8文库 > 都市小说 > 我的1982 > 第两千零一十章来让哥看看
    李忠信听完马晓的话以后,脸色有些发绿,李忠信没有想到,马晓居然说他吹牛逼的本事见长,貌似我从来不吹那玩意好不好。

    我就是说个实话,这货咋还认定我是吹牛逼了呢?

    马家堡子那边李忠信在后世的时候去过几次,也是知道那个地方在丰台区,是京城最早的火车总站,也是最早通有轨电车的地方,总之呢!那里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

    李忠信挠了挠脑袋,心中再次腹诽起来马晓,这厮这地址告诉的,要不是他知道马家堡是京城的丰台区,换个人还得和人打听这个地方。

    告诉住址就这么告诉人的,李忠信真的琢磨不明白,马晓这么大了,活得还这么愉快究竟是这么回事,要是按照这样的一种智商,恐怕应该早就被人打死了。

    李忠信微微摇了摇脑袋,拿起手机给封半山打了过去,让封半山把车开到国宾馆的外面等他,他现在就收拾收拾下楼,去找马晓。

    从国宾馆出来以后,李忠信就看到停在远处的封半山,封半山站在京城王德庆给派来的汽车前面,铁塔似的身体站得笔直,颇有一番军人的气质。

    “半山舅,这几天没看到我,是不是感觉老没意思了,成天呆着是真闹心,我这几天也是呆闹心了,这一看到你,心里面可激动了呢!”李忠信看到封半山以后,笑呵呵地对封半山说了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李忠信真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他觉得,和大佬们谈话的这几天,都要把他逼疯了。

    别的不说,这些个大佬们不让他离开国宾馆这边就是一种煎熬,在这样的一种地方,他也不能大声喧哗,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成天面对的不是大佬,就是那些个专业的谈判人士,把他的脑袋都弄得混浆浆的了。

    “我那边还成,毕竟你在这边不出来,我那边也没有什么事情,白天的时候,王德庆那边派人带我游玩京城,晚上的时候,和王德庆他们一起喝酒,倒是不算憋闷。”封半山一边给李忠信拉开车门,一边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封半山对于李忠信说的那些事情,他真就没有多想,只是把他这几天的事情和李忠信说了起来。

    这几天李忠信在这边不出来,王德庆那边也说了,在京城这边游玩一下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李忠信要出来,到时候开车赶过去就可以。

    到了晚上都不打电话,那基本上就是出不来了,所以,最近几天封半山十分放松,感觉到在京城这边很舒爽,有的吃,有的玩,有的喝,美滋滋的。

    扎心了。我的个半山舅,你说的这个话咋这么扎心呢?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李忠信坐到车上以后的第一个想法不是别的,就是感觉到扎心,心感觉到好痛。

    “忠信啊!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你早上吃没吃早饭呢?要是没有吃的话,我现在带你去吃早餐。京城这边的早餐很不错的,最近一段时间,我吃了很多个早餐,有两家相对来讲,应该是你喜欢吃的那种口味。”封半山在李忠信坐上车以后开口问了起来,毕竟李忠信到现在这个时候也是没有说吃没吃饭,想要去什么地方。

    “我早上在国宾馆这边吃过了,今天白天我约了我的中学同学,我们现在出发到马家堡那边,那个道你应该能知道。”李忠信微阖着眼睛对封半山说了起来。

    对于封半山后面的几句话,李忠信感觉到更扎心了。

    到了京城以后,他被关到了国宾馆这边,虽然好吃好喝好招待,但是,他真的不是很喜欢,到了京城这边,不吃一些京城的小吃,那真算是白来了。

    山珍海味那些东西或者说是大佬们的宴会上,各种各样的好东西都有,而且精致好吃,但是,李忠信却是食之无味,感觉没有那种吃头,跟他平时的重口比起来,这些菜只能算是还行,就是怎么吃都没有那么一种感觉。

    好容易今天和大佬们说了,必须要出去放松放松,怎么就这么难呢?

    一早上被马晓拿货怼了半天,上车了以后,封半山又给他的心狠狠地捅了两刀,李忠信觉得,出个门放松一下心情咋就这么难呢?

    李忠信坐在车里闭目养神,盘算起来看到马晓以后做什么。

    这段时间里,李忠信就是想找个同学啥的说说话,可是,马晓那货一早上的那个态度,和他好好聊天估计很困难,要不白天去什么地方溜达溜达?

    李忠信盘算了一阵以后,也没有想出来什么头绪,他觉得,这一天的美好,估计是够呛了。

    因为国宾馆和马家堡这边不算很远,这个时候的车也不是很多,李忠信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马晓说的住处,只打听了一个路人,李忠信就找到了马晓家。

    “忠信,你小子行啊!都没有用我接你就直接摸到我住的地方来了,来让哥看看,这几年不见,你小子个头到我哪了?”马晓下楼看到李忠信以后,先是在李忠信肩膀上轻轻地打了一拳,然后大咧咧地问了起来。

    “说啥呢!马晓,你啥时候比我大,成我哥了啊?还你小子个头到我哪了,你睁大眼睛好好看一看,谁的个子高。”李忠信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对于马晓见面的举动十分不爽。

    啥叫让哥来看看,我们是一年的好不好,那个时候过生日也不过,凭什么就成我的哥了。

    最让李忠信感觉到恼火的是,马晓这货最近是不是上学上的,脑袋和缺根线一样,他们两个人的个头在那里摆着呢!明摆着他比马晓的个头高一些,咋到了这货口中什么都变味了呢?

    “忠信啊!你小子不用琢磨其他的,只管管我叫哥就是了。咱们班级里面的出生年月日我在上学那会都看过,你是冬月时候的生日,比我小三个月,你不管我叫哥,难道你小子还想让我管你叫哥?你小子想什么呢?”马晓满不在乎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