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我的1982 >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磋商
    约翰·维尔逊和朴顺星以及小纯晋北他们开始联合起来以后,在借助了几个国家的国家力量,终于把联合公司的情况弄了个**不离十。

    这个联合公司是美国人琼斯创立的,这个人呢!是一个曾经拥有一家高科技公司的老板,在股灾的时候破产,一直没有东山再起。

    他是最先开始注册的,这个公司注册在巴哈马群岛,其中琼斯占据的股份最大,另外的投资人的具体情况不清楚,只是知道,这个联合公司的股东身份有很多,世界上几个发达国家都有科技公司进行的投资。

    这些公司具体是什么公司,是什么人在掌控,哪怕是美国和日本的情报部门,也是没有办法获取到的。

    因为巴哈马群岛那边的政策,就是众多国家一起制定的,就是为了保证离岸公司在这个地方的安全性。

    其中最关键的人物还是琼斯,但是,这个琼斯在从美国出发到了中国,法国,日本等等几个国家以后,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地消失不见了,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联系上他。

    琼斯搞的是离岸公司,投资人的公司注册在离岸管辖区,但投资人不用亲临当地,其业务运作可在世界各地的任何地方直接开展。

    在巴哈马群岛注册一家贸易公司,但其贸易业务的往来可以是在欧洲与美洲之间进行的,也可以在欧洲和亚洲之间进行,在业务方面,他们没有办法控制。

    因为琼斯的公司是离岸公司,他们公司的股东资料,股权比例,收益状况等,享有保密权利,可以不对外披露。

    哪怕是美国情报部门和日韩的情报部门,也只能是调查出来,联合公司和法国日本等几个高科技公司有合作。

    而那几个公司,他们也是进行了一定的调查,却是没有调查出来什么,就好像那些公司不存在一般。

    但是,那些公司的的确确有,只是和琼斯一样,找不到公司的负责人,想要控制公司的负责人,找到琼斯以及让联合公司无法运作的事情,已经泡汤了。

    他们想要冻结联合公司的账户,可是,他们却是发现了一个惊人的问题,几乎所有的国际大银行都承认这个公司,美国的大通银行、香港的汇丰银行、新加坡发展银行、法国的东方汇理银行,日本的忠信三井银行等等。

    在没有找到琼斯这个大老板之前,他们是无法对联合公司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通过一系列的调查分析,他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这个公司绝对不是普通的公司,背后应该有着巨大的能量。

    琼斯这个人,无非是这个公司推出来的一个傀儡,这个公司的背后,究竟是一种什么情况,他们这个时候也是没有的出来一个相应的结论。

    只能说这个公司是合法他,这个公司所做的商业方面的事情,只能依靠商业方面来打败,而不是通过其他的方式能够搞定的。

    以约翰·维尔逊和朴顺星以及小纯晋北为首的这些公司代表们,开始开会研究起来,怎么能够把中国稀土价格打压下去。

    “最近一段时间,国际市场上的稀土价格开始出现大幅上涨的趋势,这是一个十分不好的苗头,我们应该同心协力,对中国的矿业公司进行打压,让他们把涨起来的价格掉落回原来的价格,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保证我们的利益最大化,才能够让我们国家的利益不受到损害。

    在这里呢!我代表美国的稀土公司的同仁们和大家说这个事情,希望大家能够找出一种可行的方案来。”约翰·维尔逊作为会谈的组织者,直接把话挑明着说了出来。

    在这个事情上,已经不是约翰·维尔逊个人和奥菲斯公司的事情了,而是整个美国公司的利益所在被侵害,他们必须要出头,把这个市场秩序维系起来。

    “约翰·维尔逊先生的观点,我很赞同,对于现在高涨的稀土价格,我们公司以及我们国家高科技企业已经有了难以承受的感觉,我觉得约翰·维尔逊说得很好,要把这样的一个势头打压下去。

    很早之前,中国稀土方面是没有定价权的,哪怕是现在这个阶段也是一样,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只要我们能够团结一心,我相信,稀土的价格很快就会被打压下去的。”约翰·维尔逊刚刚发表完他的看法,小纯晋北就跳出来举双手支持起来这个事情。

    小纯晋北在这个时候已经是看出来了,这个时候必须所有的除中国以外的高科技公司联合起来,才能够让稀土的价格回落下去,哪怕是不恢复到原来的白菜价,也要恢复到能够让他们承受的价格,如果稀土按照这样的一种情况无限制的上涨,他们的公司都将会受到重挫。

    “这个事情我们也清楚,但是,现在这样的一种情况,哪怕是我们团结在了一起,也很难让那些中国矿业公司低头,因为中国矿业资源部门已经下令要对中国稀土行业进行调整,要取缔一些小的稀土公司,今后所有的中国稀土矿业,都要进行什么环保测评,一旦这个东西上去了,价格恐怕很难降低下来了。”坐在小纯晋北身边的友田佐助微皱着眉头说了起来。

    对于小纯晋北和约翰·维尔逊说的事情,友田佐助也很懂,但是,现在是要拿出来方案,而不是喊口号。

    这个时候开始谈怎么降低中国稀土的价格,必须要拿出来东西才行。

    “约翰·维尔逊先生,我们希望先听到贵公司和贵国公司的想法以及对策,毕竟这个会议是您提出来的,我想您们那边应该有接洽的办法了。”朴顺星一脸恭维之色地对约翰·维尔逊问了起来,只不过呢!他的心中却是暗骂,这个该死的美国佬,最里面说得冠冕堂皇的,还不是感觉到他们自己的利益受损了,才开始进行这样的一个会议,我们三星集团被打压的时候,怎么没有见到你们美国人出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