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我的1982 > 第六百五十二章 裁判一下
    “忠信啊!现在的天气还可以,玩两局吧!今天我们是哪一伙输了,哪一伙请客,也不能总让你一个人花钱不是。加入我们这边,我们干他们两个一把。中午我请你到我家里面吃饭,我妈今天休息,说要给我做炖牛肉。”张奇快速走到李忠信的面前,拽着李忠信便往双杠那边拉,更是抛出要请李忠信中午到家里吃炖牛肉的邀请。

    张奇总有一种想法,他们几个人关系很好,不应该总花李忠信的钱,这个时候,有钱并不能代表什么,主要还是看哥们之间的那种感情。

    张奇母亲是江城第三百货公司的一名库管,每周有两天的假期,只要不是周末,什么时间休息都可以,也正是这个原因,张奇决定邀请李忠信中午到他家里吃饭。

    他觉得,上次吃了李忠信几十串羊肉串,又接受了李忠信那么多好东西,要是一点回报没有,那就不是他做人的准则了。

    这个年代,一般人家吃顿肉都相当难,不是家家户户都能够随便吃上肉的,买肉要肉票不说,还要不菲的钱来购买。

    这个时候和后世那种肉的价格不同,猪肉这个时候是几种肉类当中最贵的,因为猪肉当中有肥油,而这些肥油能够做出来荤油。

    牛羊肉在这个时候就不行了,这个时候的牛羊肉都比较膻,大多数汉人都喜欢吃猪肉而放弃牛羊肉。

    “忠信啊!加入到我们伙,中午到我家去吃,我把我那份吃的给你,我妈做的饭菜可好吃了。还有,咱们都是一班的,你可不能叛变到二班去啊!”于雷听到张奇拉拢李忠信到他们那边的条件以后,他立刻大声地说了起来,不光是要把自己的那份午饭给李忠信,更是把这个事情提升到叛变不叛变的高度。

    在这个时代,孩子们的思想很单纯,一班的同学就是一班的同学,二班就是二班的,如果在学校,必须是一班的同学和一班的同学一起,要不然的话,那就是叛变的一种行径。

    像他们这几个邻居一起出来玩,那就不存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了,可是,于雷在这个时候却把这个事情抬了出来,他是太害怕李忠信加入到张奇王传智那边去了。

    真要是加入到张奇和王传智那边去,那就形成了三打二的一种局面,哪怕他和吴志刚两个人整体上的身体素质要好过他们其中的每一个人,但是,输的概率基本上达到了百分之百。

    输掉这次游戏,他们就要输三根冰棍,而三根双棒的冰棍就要三角钱,这个钱他们两个人要是拿出来,真的会感觉到相当肉疼的。

    八十年代初的时候,小孩子手里面一般都不会有什么钱,一周的时间,家里的大人给上个三角五角的,那已经是相当不错的家庭了。

    这大夏天的,日子相当难熬,手中有钱能够买到冰棍,总不能总是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吃就是了。

    “来我们伙吧!咱们三个干他们两个人,咱们的关系要比他们的关系铁不是,别听于雷那小子的屁话,咱们现在又没有在学校,啥叛徒不叛徒的,要是叛徒的话,于雷这小子算第一个,他是先和我再一起玩的。”

    “来我们这边,赢了他们两个人,买的冰棍都给你,明天一早上我就到你家去找你玩,顺便给你带两个大号的银灯,还有扑克条。你是知道的,我爸是印刷厂的副厂长,我妈是印刷厂的职工,家里面扑克很多的。(比一般溜溜要大上一大圈的银色溜溜)。”

    “别介,这个事情我可不答应,你们四个人两个人一伙,现在是公平竞争,你们要分出胜负来,这个事情我不拦着,可是,千万别带上我。你们也别说了,我不参加你们之间的竞争,我当裁判还行。”李忠信看到于雷和张奇在那里大声地拉他入伙,他立刻大声地说了起来。

    在这样的事情上,李忠信决定两不相帮,帮一边,那么,就会有另一边受伤,至于他们几个人究竟谈的是什么冰棍之类的赌注,那李忠信更是半丝兴趣都没有。

    至于什么银灯不银灯的,扑克条不扑克条的,李忠信更是没有任何的兴趣。

    在他现在的年龄思维里,这些东西已经是过去式了,反倒是他们几个人想要这些东西,他都会把他家里的那些东西送给他们。

    李忠信心中清楚,这些东西在小学的时候,还会有人玩,等上了初中,就没有人玩这些东西了。

    一番嬉笑打闹以后,李忠信给他们四个人做起了裁判,九局五胜制,只要有一方率先达到五局,那么,另一方就输了这场游戏。

    李忠信给他们四个人做裁判,相对来讲是比较公平公正的,比起来他们之间那种经常能够耍赖皮的裁定要好上了很多。

    为什么这样说呢!很多时候,玩这种双杠追人的游戏,明明快的那边碰到了对手,可是,对手却不承认敌人碰到了自己,上上下下的幅度太大,而且过快,很多时候没有感觉到也是正常的,这个时候,就需要裁判来进行判定了。

    四个人玩这个游戏,很多时候都互相扯皮的,对方的裁判说碰到了,而己方的人根本就不承认这样的一个事情。

    到这样的一种情况,那就是互相之间扯皮了。

    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很多人因为玩这样的游戏,和朋友闹僵,甚至以后都不来往,因为他们觉得,刷赖皮的人,人品不好,是不能深交的。

    之前于雷他们几个人玩了四局的时候进行休息,就是因为出现了争议。

    这次李忠信做裁判,他们自然都不会说什么,毕竟李忠信和下面观战的两个人,加起来是三个人,二比一的判定,是谁也不能改变的。

    在于雷和吴志刚趾高气扬地获得了最后胜利,几个人从十四中翻墙到外面的忠信食杂超市大吃了一顿冰棍以后,李忠信再次提出来,要请他们几个人出去玩一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