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我的1982 > 第十三章 买粮
    尼玛!红领巾又忘戴了。

    走到半路的李忠信郁闷地望着阴阳怪气的四月天,他很想大声地骂出口,可是,他很快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对于学校每天检查戴红领巾的事情十分无语,不带红领巾的话,检查红领巾佩戴情况的老师要扣班级的分数,扣班级的分数,就会影响班级的先进评比,谁为班级抹黑了,那就是全班的公敌。

    李忠信心中郁闷地想到,我最近也没有啥要操心的事情,咋就记不住戴红领巾呢?!!!

    打鱼和卖鱼方面由王波和董志国负责,这一周的时间里,他不用到江边操心。

    渔网的事情,冯小武和老葛已经讲明白了,如果不出太大意外的话,到周末的时候李忠信差不多能够拿到两张七十米长的挂网。

    至于和董国忠说的办理集体执照的事情,更不用李忠信操心,董国忠只要是看到王波他们打鱼的方法,这些东西他都会用最快的速度办理下来。

    八十年代和后世不一样,只要是用集体名义来做什么事情都很简单,只要是符合规则和流程,无论是工商部门还是税务部门直接开绿灯。

    李忠信郁闷地回家戴上红领巾以后,开始了又一天单调的小学生活。

    不过在这个时候,李忠信的心思却没有放在学习和玩耍上,三年级的课程,他就是闭着眼睛也能够学会,每天一到上课的时候他便直接走神,回忆后世当中发生的大事件。

    李忠信心中清楚,他的脑袋不是电脑,也没有那种存储的能力,能够把后世的大部分事情记得清清楚楚的。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现在能够想起来的一些事情,用笔在本子上用他能够看到的符号标注下来,日后会有大用。

    想到这个时候邮票日后最值钱,李忠信把购买邮票放到了当前的第一位。

    周四半天课,下午放假,李忠信拒绝了同学找他出去玩的好意,直接转回家中,准备拿手里剩下的钱到邮局那边看看,能不能淘到一些猴票和一些值钱的邮票。

    八十年代的时候,三年级的作业比后世小学一年级的作业都少,而且十分简单,无非就是新学课文当中的生字抄写一行,或者是数学题做十道,只要不傻不磨蹭,几分钟就写完了。

    可是,当李忠信刚刚写完作业准备出去邮局那边看看,居然被母亲抓了壮丁。

    家里面的大米和豆油因为这两天炖鱼都吃没了,李忠信的母亲原本是定下来去买这些东西的,可是,因为一个学生上午在学校和同学打架,下午她要走几里路到那个学生家里做家访,李忠信的太姥太姥爷的岁数大了,腿脚还不怎么好,购买粮油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两个老人去。

    二十一粮店里面负责开票的是李忠信家的邻居,孩子是李忠信母亲的学生,有着这样的一层关系,李忠信到粮店买粮不会被骗到。

    八十年代初期,江城的治安环境十分好,要说有一些治安案件发生,也是那些不良青年打架斗殴,白天小孩子买个东西什么的,根本就不会出现任何事情。

    再有就是,李忠信的母亲在第二十六小学教书好多年,从李忠信家到二十一粮店这一路上,几乎没有不认识李忠信的。

    也正是这样的一个情况,李忠信不得不走这一遭了。

    李忠信记得很清楚,他家里面所对应的粮店是二十一粮店,位置福丰街和江城煤矿机械制造厂中间位置的一个胡同,粮店的对面是江城煤矿机械制造厂的职工浴池。

    二十一粮店,在九十年代中期就已经被拆除掉,变成了楼房,李忠信只是在记忆当中有着那么一丝淡淡的印象,毕竟李忠信给家里面买粮食的时候到过粮店。

    和李忠信记忆当中的粮店一样,二十一粮店是长筒式的连体起脊平房,外面刷的是带一些黄颜色的石灰,有些掉色的蓝色大铁门是对开门的,因为经常卸面的原因,大铁门上面有一层面粉状物质,看起来脏兮兮的。

    进入其中,正对着大门的是一个带拱形小窗口的柜台,里面坐着的是粮店的工作人员(粮店开票收款的清一色是女同志),她们接过居民手中的粮证,按照居民所说要买的这个月的粮食开票。

    柜台的侧面则是一排一米高左右、七八十里米宽的大槽子,里面装着米、面、玉米面、玉米以及各种杂粮。

    每个槽子的上方都有一个白铁皮做成的上粗下细的漏斗,漏斗靠下方的位置还有一个厚铁皮拽板,拽板一拉出来,粮食就从漏斗里面漏到袋子里面。

    大槽子的边上放着称米面的称,和几个高帮沿的白铁皮做成的半圆柱形簸箕,粮店的服务员拿你开出来的票据,称出来米面或者是杂粮以后,便会告诉你到哪个槽子前面等候。

    把从家里面带来的面袋子对准漏斗,当服务员把你所需要的一种粮食称好,便会告诉你准备放粮了。

    当米、面完全进入袋子当中,讲究一点的服务员则会在漏斗上敲一下,让里面挂在筒壁上的粮食完全进入袋子里面。

    这排槽子的对面,是几个黑魆魆的大豆油桶,其中最外侧的油桶上面,则用一根白色的铁管子接出来一个带压把的计量器。

    这种计量器上有刻度,刻度对应的是一两油到一斤油,无论你需要多少油,都会从这个计量器当中压出来。

    李忠信家中的人数不多,每个人供应的是半斤豆油,一共给二斤半的豆油的量。

    李忠信对于这个时候豆油不够吃很是无语,每个家庭都一样,哪怕是做菜的时候少量的放油,也是吃不到月底的。

    正是因为豆油不够吃,八十年代的人卖肉一般都买肥肉,肥肉便宜不说,关键是油膘厚,放在锅里能够炼出来荤油。

    这些荤油都会被小心地盛放到一个小坛子当中,做饭炖菜的时候放上一些荤油,能够提升菜的香味。

    作为重生之人,他对于荤油有着一种莫名的反感,吃到嘴里面有一种古怪的味道不说,更是觉得,那种东西的胆固醇相当高,吃多了对身体是有一定影响的。

    排队,等着交粮食本,交钱,开票,再把从粮食本上撕下来的三张一厘米多宽的小票递给工作人员,一系列下来,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对于这样的一种工作效率,李忠信等的都要疯了。

    李忠信一共购买了十斤粗粮、十斤大米和二斤半的豆油,在槽子前把米和粗粮装在了两个洗干净的白面袋子里,又到油桶那里打了二斤半的豆油。

    看着那地上的东西,李忠信的脸不自觉地抽巴起来。

    他微微想了一会儿,把两个白面袋子的袋子叉地系在了一起,做成了一个能够搭到肩膀上的双搭。

    左肩倒右肩吃力地把粮油背回家以后,李忠信一头便扎到了炕里面,什么邮票和其他的事情都放到了一边。

    李忠信的心中大声地呐喊着,生活不易,我要加倍努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