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58、借宿
    气喘吁吁,谈陌扶着墙。

    他已经跑远了,趁着那少女带回来烧鸡,香味将他的气味遮掩住的那一刻,竭尽全力的朝着门口奔跑。

    在逃出来后一刻也不停,直到身体的力气有些跟不上才停下。

    谈陌这会儿还没有将身上的画皮脱下。

    这地方不方便脱下,另外他也不敢脱下。

    谈陌很怀疑,这座芍药县,此时恐怕已经不是人类所主导的县城了。尽管此时此刻街道上,商铺里有着不少人,但谈陌还是如此认为。

    因为他没看到衙役,和类似巡守的人!

    芍药县是几大家族一起向附近的反王敬献贡品,加上芍药县不是什么兵家必争之地,和反王之间的互相牵制,这才被默许中立。

    既然如此,就算衙门不存在,没有衙役,但几大家族,哪怕不联手组织私兵巡守防卫,也该在划分好地盘后,各自派护卫到处巡查才是。

    这一地,看街道上的商铺林立,以及那一座座大宅子,毫无疑问是富人居住的地段,可不见护卫巡视便算了,一座大宅子的人全都离奇身亡,只剩下一对有点不太正常的母子。隔着不远的一座宅子,则被三个未知的诡异东西给占据了。

    甚至,那三个诡异东西还模仿着大户人家,抓阄决定各自身份。

    老妇人、小少爷,还有丫鬟。

    离奇诡异至极。

    谈陌很想立刻离开这座县城,不过念及白骨子他们,他只好找个地方躲起来。那座宅子附近,他是不敢待了,谈陌便悄悄回去,在戒菩提大哥家的府邸门口留下一个标记后,随即就跑远了。

    芍药县的城门口有一座塔楼,早已经废弃,只剩下些许遮挡阳光的地方。

    谈陌爬了上去,然后就躲进了塔楼里。

    脱下画皮,和上次一样,他一脱下,这画皮就连带那一盒胭脂水粉,一块儿消失不见了。谈陌还是能感应到,不过这一次很模糊,脑海里也没有出现相关的画面,另外无论他怎么感应,这画皮和胭脂水粉也都不再出现了。

    看来这画皮和这一盒胭脂水粉,如他所猜测的,一天之内,只能出现一次。

    迎着日头,谈陌盘膝做好,然后开始念经。

    面朝太阳,心中诵经,这是一道辟邪法门。不光是佛门有,道门也有,名为金光咒,流传的比佛门的更广,几乎人尽皆知,但能掌握其要领的,却渺渺无几。

    谈陌也不知道这样做管不管用,但至少能让他心安,反正他现在是不敢随意走动了,谁知道还会不会撞上其他的妖鬼,到时候可就没现在这么好运了。

    没有让谈陌久等,很快的,白骨子他们就循着标记走来了。

    他们在那座府宅中没有查看多久。

    谈陌就从塔楼上爬下去,双手合十,招呼道:“三位师兄。”

    “小师弟,可是出什么事了?”镜虚空问道,谈陌躲到这种阳光充足到能把人晒中暑的地方,无疑是遇到什么不太好的东西了。

    谈陌便将他在那座宅子的遭遇,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只不过在提到画皮的时候,用刚好一阵异香飘来,干扰了那三人,他才借此逃了出来。

    “这芍药县看来不太对劲啊……”镜虚空木讷着脸,呢喃自语般说道。

    “确实很不对劲。”白骨子点了点头,他一脸严肃。

    “在我大哥的府中,我们并没有什么发现,也就我嫂子的精神似乎不太正常。既然如此,我们便连夜回去吧。”戒菩提想了想后如此说道,“此地不宜久留。”

    “连夜回去我知道,但我们怎么回去?”白骨子冲着戒菩提一摊手。

    戒菩提神情一滞。

    来的时候他们刚好遇到了要回来的船,可眼下远眺一眼这芍药县紧挨着的河面上,空荡荡的,不见一艘往来船只。

    “那坐马车?”戒菩提试探着问。

    “你出路费吗?”白骨子瞄他一眼。

    “南无阿弥陀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阿堵物,贫僧向来是不带在身上的。”戒菩面色一正,提口宣佛号,双手合十,缓缓说道。

    “那你大哥在出事前,给你每个月寄的银子呢?”白骨子忍不住问道。

    这些是个人财物,以前他从没跟戒菩提打听过。

    “自然是有多少用多少。上上个月在隔壁镇子订了一套袈裟,和一串上等玛瑙念珠,已经用光了。”戒菩提说到这,忽的转头,看着谈陌说道:“小师弟,我这有一套袈裟我穿不上了,不过一点也不破,你要是不嫌弃,拿去穿吧。”

    “多谢师兄。”谈陌木着脸,很诚恳的道谢。

    白骨子明知道戒菩提趁机转移话题,但他也不好说什么。可是坐马车,这就是一大笔路费,让他实在是心疼自己的钱袋子。

    于是想了想后,白骨子看着镜虚空和谈陌说道:“这马车的路费,可不便宜,我一个人事真的是承担不起。要不这样,三师弟,小师弟,你们给我打个欠条如何?我们四个人均摊?等你们日后有了银子,还给是师兄我便是。”

    镜虚空撸起袖子,装模作样的抖了抖,然后脱下鞋子,袜子顶端已经破了一个口子,这会儿脚指头钻出来左右晃动。

    “二师兄,你忍心管我要钱?”镜虚空问白骨子。

    谈陌见状,便跟着抖了抖衣袖,然后正准备脱鞋子,就见白骨子捏着鼻子,连连摆手,说道:“行了行了,小师弟都被你们带坏了。这钱,你们两个不用出了,我和五师弟平摊就是。”

    说着,白骨子一指戒菩提,说道:“五师弟,你没异议吧?”

    戒菩提对这些财物并不看重,就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没有。这一次来芍药县冒险,也是因为我的事情,无论如何,我出一部分路费,也是应该。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那我们还是坐船回去。至于今天,也不必急着赶路回去,我们先去县里的寺庙借住几天,正好问问芍药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白骨子思索片刻后说道。

    “可万一那寺庙也已经出问题了呢?”镜虚空问。

    “那么这就说明问题大了,我们很有可能来了就走不了了,就少做无谓的挣扎,安心等死吧!”白骨子斜着眼,神情不善的看着镜虚空。

    镜虚空见状,就点了点头,然后穿上了自己的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