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41、贫僧也不喜欢他
    谈陌的表情是这样的:(ΩДΩ)。

    “是带小师弟去长长见识。”莲花大师没好气的伸手朝着白骨子的光头就是一下。

    “对对对,是长见识,是长见识。”捂着头,一下子清醒过来的白骨子连忙说道。说这话的时候他龇牙咧嘴,倒吸冷气,看样子不是一般的疼。

    谈陌木着脸,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吐槽两句。

    不过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闭嘴比较好一点。

    于是继续木着脸。

    三人匆匆下了山,谈陌就看到山下有一辆马车,马车夫提了一个灯笼,一张褐色褶皱的脸在昏暗烛光下忽明忽暗,只能模糊的看到是一名上了年纪的男子。

    “莲花大师,这会儿天色还没亮,所以走得不快。这盏灯笼你们挂车厢里,若是还困,可以先睡一会儿。”马车夫见到从山上走下来三个人,就连忙上前招呼。

    “南无阿弥陀佛,有劳施主了。”莲花大师口宣佛号,谢道。

    “不敢当,不敢当,我儿子的病当初就是大师看好的,何况大师还给足了银子,大师万万不可言谢。”这马车夫听到莲花大师的感谢话,却是有些受宠若惊的诚惶诚恐。

    莲花大师见状,只好作罢,点头致意,然后接过灯笼,上了马车。

    白骨子紧随其后。

    谈陌是最后一个上车的,他看了一眼马车夫,心中对于他师兄在此地的威望,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罗湾镇上无人不知莲花僧,而其中至少有一小半人,是心怀感激。

    若不然的话,马车夫绝不会是这样一副神情。

    感谢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和感谢一个在当地威望极高的人,态度可是截然不同的。

    马车厢内,挂着一盏灯笼,也还是不太明亮。

    不过这一次的马车,晃动的不是很剧烈。

    叮铃铃——

    叮铃铃——

    那是马脖子上铜铃的声音。

    夜里赶车,是看不清楚的,有经验的马车夫,全凭感觉赶路。而在马脖子上挂一个铜铃,是提醒同样早起赶路的人,要小心留意。

    坐在马车内,莲花大师靠坐着,拿出一本经书,然后对白骨子和谈陌说道:“二师弟,小师弟,你们要是还困,就先睡会儿吧,这路途遥远,少说也要走半日功夫。”

    “哎,好嘞。”白骨子立马答应一声,然后用东西给自己背后垫了垫,感觉舒服后,就侧卧着开始打起呼噜来。

    居然是躺下就睡着了。

    谈陌这会儿没睡意,他心中一动。

    一路默诵经文,提升莲花僧好感的成功率+100%。

    于是,谈陌开始念经。

    他很清楚,自己能够在这个世界现在过得如此安生,多亏了有他师兄莲花僧。若是没有莲花僧,恐怕他现在就算能活下去,也得为自己的一日三餐愁眉苦脸。

    连自己的肚子都填不饱,更别说修行了。

    见到谈陌在轻声念经,莲花大师微微点头,也不说话,自顾自看书。

    叮铃铃——

    叮铃铃——

    这个时辰没什么人,一路过去,到了太阳照亮了天空,才在路上遇到行人,然后莲花大师让马车停下,在路边一个早饭摊点上买了四个馒头,一人一个分吃了。

    “多谢莲花大师。”马车夫再三道谢。

    莲花大师笑着说不必如此客气。

    谈陌和白骨子两人,各自抓着馒头,边啃边喝水。这里的馒头可是实心的,没有发酵,因此一口啃下去,到嘴里除了面还是面,结结实实,很是生硬,想要咽下去,还有点费力。通常吃半个馒头,喝点水,就饱了。

    所以这个馒头不光是早饭,还是中餐。

    吃不掉的半个馒头,揣衣兜里就好了。

    等吃好了后,就继续赶路。

    莲花大师看书。

    谈陌念经。

    白骨子,继续睡。

    和白骨子相处久了,才发现,白骨子也就在外院弟子面前,一副严肃无比的样子。在莲花大师面前,真的就像个孩子一样,还有点憨。

    这多半是白骨子从小就跟着莲花大师的缘故。

    嘴上叫着师兄,但授艺的人是莲花大师,真正的师父大摩僧一面也没见过,正所谓长兄如父,白骨子恐怕早就将莲花大师当成自己的父亲了。

    日过正午,又赶了一个时辰的路,马车终于停下了。

    从马车上下来,谈陌不由问道:“师兄,这是哪儿?”

    “滕王镇。”莲花大师说道。

    “那位王爷住的地方?”谈陌不由看向四周,滕王镇早期并不算宁嘉县的镇子,只因为那位滕王的到来,才叫这一个荒凉之地,成为了宁嘉县的五大镇子之一。

    以一人之力,养活一个镇子不说,甚至叫这个镇子因此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这一位郡王家中所收敛的财富之多,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谈陌目光缓缓扫过,这滕王镇确实要比罗湾镇繁华很多,传言没有夸大。罗湾镇的镇子街面,还是泥土,这地方却全是地砖。

    那是青石砖,烧制出来的。

    街道上,往来客商不断,两旁的店铺更是琳琅满目,看起来卖什么的都有。还有不少的稀罕物,是谈陌也认不出来的。

    “那我们去哪儿?”谈陌仔细想了想,这滕王镇上也没什么寺庙啊,因为那位王爷不喜欢和尚,所以禁止滕王镇上出现寺庙,早期有的两座小破庙,也被那位王爷下令给拆光了。不过这样一来,他们住哪儿就成问题了。

    经历了上次去那位张大人家一事,谈陌深深地体会到,这出门在外,是有多么不方便了。

    这滕王镇的物价没景安镇那么夸张吓人,但这地方既然如此繁荣,那么住客栈一晚上,绝对不会便宜就是了。

    莲花大师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人,能省则省,所以莲花大师是不太可能去客栈住的。

    “去滕王府。”

    莲花大师微微一笑,如此说道。

    谈陌点点头,没什么觉得不对的地方。去滕王府,以王妃的崇佛性子,让他们白住几天,再好吃好喝招待一番,自然不成问题。

    白骨子的表情变化就有点精彩了。

    他眨了眨眼,看了看他师兄莲花大师,他可是知情的,于是忍不住凑到莲花大师跟前小声说道:“可滕王爷,不喜欢和尚啊!”

    “没关系。”莲花大师似笑非笑,双手合十,“贫僧也不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