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28、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张府的排场很大,这是原本一位乡绅的,后来被张景安被抢了,占为己有。走廊上,有下人在来回奔走忙碌,将所需之物给摆放好。

    有煮熟的猪肉,还冒着热气,一股处理掉猪腥味的浓香味随风飘散开,勾得人直咽口水。

    这样的世道里,一般人别说吃口猪肉,便是喝点肉汤,都是奢望。

    那位管家走在前,一路将谈陌和他师兄莲花大师领过来。谈陌面无表情,莲花大师是不为所动,反倒是这位管家,时不时的目光投向了摆放好的猪肉上。

    这让莲花大师忍不住问道:“张大人莫不是往日里苦了你们?”

    张景安虽说是初来乍到,但张景安的有钱,在这宁嘉县是人尽皆知的。只因为他的到来,大肆采买下,叫两个镇子的物价飞涨,这是一般有钱人能办到的吗?

    而在这样的人手底下混事,又是做到了管事的职位,这可是心腹的位置,还跟一辈子没吃过猪肉似的,这就很令人费解了。

    难不成这管家还是个良善的实诚人吗?苦了自己,接济他人。

    可若真是这样一个人,也当不了张景安的心腹。

    谈陌也很奇怪,听到他师兄出声问了,就看向了这位管家。

    “张大人自然是没有苦了我们,只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近一段时日,格外想吃猪肉。说来不怕大师笑话,有时候我看那些下人们,一时间眼花之下,还把他们给看成了热气腾腾的猪头肉呢!等这段时日忙过去,我就去买头猪,好好吃上一天,想来到时候吃腻了,就不会在产生这种想法和幻觉了。”张府管家一脸无奈的说道,尽管愁眉苦脸,但却是没放在心上。

    像他这种人,自家主子的事情永远放在第一位。个人的事情,便都不重要了。

    莲花大师闻言只是点点头,却没有再问。

    谈陌听着心中一动,吃腻了这种方法,一般情况下也是可行的。只不过,这位管家只怕不是产生些许幻觉那么简单,早晚要出事。

    但他师兄莲花大师都没有开口,谈陌自然不会出声了。

    很快,法事开始了。

    张景安没有过来,倒是他的七位夫人都来了,眼下清廷崩坏,这礼法规矩也形同虚设,没人管什么三妻四妾,又或者什么样的官职才能娶多少妻妾。张景安手中有兵权,他说的话,就是规矩!

    自然,他想娶几个夫人,就娶几个。

    这七位夫人,花容月貌,各有千秋,她们在旁观法事,还带着自己的儿女。等到法事完毕,要让张景安的子女,代替张景安叩拜菩萨。

    谈陌就在一边看着。

    木着脸,按照他师兄说的,将法事程序给记下来。有些琐碎,不过并不难记。

    毕竟可能是日后吃饭的手段,谈陌自然记得格外用心。

    他师兄已经在让张景安到的子女跪拜了,谈陌便准备去记莲花大师说的那些话,而这时,冷不丁的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谈陌一惊,转过头,就看到一个面净无须的男子站在自己身后,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小和尚,你是莲花大师的师弟?”这男子问道,他一身锦衣,腰佩玉饰,眉宇间似乎有些许愁意,不过神态自然大方,还有使唤人惯了才能养出来的上位气质。

    “小僧正是。”谈陌双手合十,说道。

    只看一眼,尽管不清楚这人是谁,但无疑这人身居高位。

    “你修行几年了?”

    “三年。”

    “小和尚你不是才八岁?”这男子诧异道,他居然知道谈陌的年龄。

    谈陌木着脸,“正是,小僧五岁上山,修行至今。”

    “你能被莲花大师看中,那么我问你一个问题如何?这个问题,可是困扰我好久了。”这男子看着谈陌,很认真的说道。

    神情举止,居然完全是请教的姿态,而是在戏耍谈陌。

    谈陌见此,仍旧是木着脸,不过心中在意了几分,回应道:“小僧年幼无知,孤陋寡闻,若是说错了,还请施主勿怪!”

    还没回答,谈陌就先给自己留条后路。

    “无妨,无妨,小和尚你只管回答便是。”这男子点了点头,然后沉吟片刻,似乎是整理了一下措辞,才缓缓开口道:“小和尚,你说,假如你有一日,你在街道上,遇到了一对母女,有人在追杀她们,你是选择出手相救,还是置身事外。”

    谈陌瞧着这人的神情,想了一下,回答道:“置身事外。”

    “为何?”

    “小僧手无缚鸡之力,谈何救人?岂不是自寻死路。这是其一。”

    这男子一开始听到谈陌的回答,本来还有些丧气,但听到谈陌最后,却是不由来了兴致,连忙问道:“那这其二呢?”

    “怎知那对母女会是好人?追杀她们的,就一定是坏人呢?”谈陌木着脸,慢慢说道。

    这男子闻言一愣。

    神情呆滞,看着前方,一动不动,犹如中了定身术。

    过了片刻后,这男子突然又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只是路人,又怎知道谁善谁恶?妄自以己意决断他人,不仅是大过,更是大错!弟子受教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多谢小师父开导!”

    这男子态度无比庄重认真,朝着谈陌行了一个弟子之礼。

    这让谈陌很惊愕。

    不过他面瘫,所以这会儿看起来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这落在这男子眼中,反倒是显得谈陌很有风轻云淡的意味。

    谈陌赶紧避让开,退后几步,说道:“不敢当施主如此大礼!”

    “你当得这一礼。你若是当不得,无人能当我这一礼!”这男子肃然道,执意要继续行礼。

    谈陌倍感为难,这人一看就是大有来头,现在受他这一礼,日后这厮想起了这件事,若是觉得自己受辱了,那还不得想办法弄死他?

    人心叵测,恩怨从来都很难分清楚。

    升米恩,斗米仇。

    “小师弟,你就受他这一礼吧。”这时候,莲花大师的声音传来。

    谈陌只好站住不动了,任由这男子对着自己行礼。

    行完了礼,这男子才看向莲花大师,微笑道:“好久不见了,莲花大师。”

    “不敢当年先生的大师称呼。”莲花大师走了过来,微笑道:“张大人请贫僧给他做法事,结果人不在场,想来是迎接年先生去了吧?”

    “正是。”年先生点了点头,说道:“我听张景安说他请了莲花大师来做法事,结果莲花大师还带了一个才几岁大的小和尚过来。当听到张景安说这小和尚是大师的师弟的时候,不知为何突然心中一动,便先行一步赶来,没想到还真有收获。”

    “秋风未动蝉先觉,年先生的修为越发深厚了,贫僧就再次提前恭喜年先生修为大进。”莲花大师眼底不由闪过一丝异色,然后微微叹了口气。

    “多谢大师。法事如果做完了,就请大师先行一步。”年先生突然如此说道。

    “张府出了什么事?”莲花大师便问道。

    年先生笑了笑,然后不动声色的说道:“张景安信不过大师。”

    “既然如此,那么贫僧告辞。”

    “大师,小师父,恕不远送。我已让张景安给大师和小师父准备好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