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11、欠钱的木鱼
    “木鱼你说啥?什么老的来了?”

    “没什么。”谈陌没有详细解释一番的意思,他随口转移话题:“胖头鱼他爹来干什么?找他儿子下山去说媳妇才对,找我干什么?”

    葛小锣和葛小鼓一听,连忙摇头,然后葛小锣说道:“谁会嫁给胖头鱼啊,又黑又胖的,除非谁家姑娘眼瞎。”

    “就是就是。”葛小鼓帮腔道,胖头鱼没少仗着体重优势他两,这会儿能诋毁当然是可劲儿诋毁。

    谈陌木着脸,看着这两个小沙弥,不说话。

    他只是转移下话题,这两兄弟是直接带着这话题飞了……

    瞧见谈陌这幅样子,葛小鼓这才意识到他两是来干嘛的,于是赶紧说道:“他爹找你,好像是来找你要债的。”

    “找我要债?我什么时候欠他钱了?”谈陌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很是纳闷,别说他了,就是他穿越之前的谭家小沙弥,从来没有下过山,怎么可能和当屠户的胖头鱼他爹扯上债务关系?

    不过既然人家来都来了,白骨子又喊他过去,那么就过去一趟。要是想见着谭家被没门,妄图趁机捞一笔,那可没门!

    因为他没钱,穷的响叮当。

    莲花寺的内院,已经靠近山顶了。这外院,则是靠近山脚,附近环境,也都是较为平坦的地方。这是方便山下的人来上香,还有照顾一下这些小沙弥。

    不知道是不是养出了灵根的关系,谈陌自从醒来后,就精力格外旺盛,犹如吃了什么大补药似的。

    一路健步如飞。

    葛小鼓和葛小锣愣是没追上谈陌,被他甩出一大段。

    外院的小沙弥们正在念经,声浪一阵阵的,就像是朗朗的读书声,只不过这些相较于清脆的读书声,这念经声听起来全是拗口的音节。

    小沙弥们大多不认字,他们念经,只是记住了那发音而已。

    从早听到晚,没学会还要饿肚子,自然是都学得飞快。

    谈陌的路过,惊动了不少小沙弥。他们自然都是认得“谈陌”的,眼下谈陌七天没有出现,谈陌被收入内院的事情也早已经传遍了外院,这些小沙弥无不羡慕的看着谈陌。

    在他们看来,被收入内院,就不用了担心自己到了十四岁,会被赶下山去了。

    在莲花寺,一日三餐,顿顿吃饱。

    要是下山了,那可就要为自己的肚子整日担忧了。

    这些小沙弥大多数都是从小饿肚子长大的,来莲花寺可能是人生中第一次吃饱,尝到了吃饱的滋味,又怎么舍得离开这样的生活?

    这外院的路线,在谈陌脑海里都有,虽然有些地方他是第一次来,但一走过脑海中便浮现出相关画面,让他随之熟悉起来。

    很快的,谈陌就找到了长了一张马脸似的白骨子。

    是在一间待客的僧舍里。

    除了白骨子,还有穿着粗麻布衣的一个壮汉。这壮汉很是魁梧,坐在那儿宛如一头熊,只不过这壮汉这会儿却格外拘谨,一张粗犷的脸上小心翼翼的左看看右看看,两只满是茧子的大手看起来很不安,放在面前的桌子上,似乎是怕脏了桌子,因此又赶紧拿下来,然后放在腿上。

    只不是裤子上全是灰,手一放上去,立马拍起一阵黑灰,让白骨子忍不住微微蹙眉,不过没说什么。

    这下子,这壮汉更加拘谨了。

    谈陌从外面走了进来,把这一切都瞧得真切,他木着脸,双手合十,分别朝两人点头行礼,然后说道:“师兄,施主。”

    “不敢当,不敢当,谭少爷!”这壮汉连忙说道。

    白骨子见到谈陌来了,就点点头算是回应:“这位是朱施主是山下镇子上的屠户,你也该有点印象,他给你家送过几次肉。”

    “对对对,就是这样。”胖头鱼他爹朱屠户连忙接过话茬,“我见过一次谭少爷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有一次我送的肉你爹不满意,要少给钱,我不乐意就争吵起来,然后你爹让工人把我给赶了出去。”

    谈陌听到这,好像明白在他穿越之前,谭胆大和胖头鱼这两个性格按理说不会冲突在一起的小屁孩,会死活不对付了。

    和着胖头鱼在给他爹报仇雪恨?

    于是谈陌点了点头,他脑袋里其实没这记忆,不过听这位朱屠户说的煞有介事,那么就当是真的好了。

    看到谈陌点头,白骨子才接着说道:“朱屠户在你上山后,陆陆续续的,又给你家送了几次肉,你爹都是一个月给一次钱。然后,这个月出了意外,而你爹上个月的肉钱,还没给朱屠户。”

    谈陌这下子听明白了,原来还真是找他要债来了。

    不过,他是真的没钱啊!

    他一个八岁的小沙弥哪来的钱?

    于是,谈陌只好跟白骨子坦明自己没钱,然后疯狂暗示白骨子,想跟他借点钱。

    白骨子听了后点点头,像是听懂了谈陌的话里之意,却没有拿钱出来给谈陌的意思,而是看着朱屠户问道:“小师弟他家欠了你多少银子?”

    在罗湾镇一带,这清廷的银子铜钱还是很好使的,另外一些其他地方的银元也可以在这里流通,就是某些反王印刷出来的银票,在这里无法使用。

    “一共十五两银。若是给铜钱的话,得给二十五两银子份的铜钱。”朱屠户眉头一挑,知道有戏,于是连忙说道。他来要债,也没指望谈陌给钱,他早就打听到谈陌将谭家的家业全都捐给莲花寺了,所以他的目的很明确,是来找莲花寺的和尚们要钱的!

    白骨子听了这话,一愣后脱口而出道:“这铜钱,又不值钱了?”

    “是啊,前一阵子有个大官战败了,带着人逃到了罗湾镇,镇子上一下子涌进来一大堆的银子铜钱,不光是铜钱不值钱了,这银子也比以前不值钱。若不然,我也不会张口要十五两银子了。”朱屠户听了,忍不住连连叹气。

    这世道乱,他手里的肉也就不好卖出去了!

    还得担心被讹诈强抢!

    白骨子跟着叹口气,然后说道:“住持说了,这笔账直接算在莲花寺身上。连同寺内上个月的三净肉钱,一块儿给你。”

    “多谢莲花大师!多谢白骨子大师!还有多谢谭少爷!”一听到自己能拿到钱了,朱屠户连忙道谢,挨个都谢了一遍。

    谈陌便双手合十还了一礼。

    等到白骨子送走了朱屠户,白骨子就对谈陌说道:“小师弟,师兄说了,这笔钱不是帮你出,而是算他借你的。要还的,还得算利息。现在银子贬值了,这利息也得改改,要调高一点。”

    谈陌:“……”

    他能说句脏话压压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