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8、不祥
    谈陌止住了自己的动作,目光盯着前方,这地方光线很不好,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也看不清有什么,只是一片很朦胧的淡黑色。

    就在刚才,谈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那方的水域当中,突然出现了水声。

    不是水流动的声音,而是有人趟水过来搅动水流产生的声响。

    哗啦、哗啦。

    谈陌木着脸,心里头这会儿其实已经很慌张了。因为镜虚空说的很明白,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

    而且,高僧什么的,还拿那些鬼没辙!

    比如那个叫做青眼的鬼。

    谭少河就是因这个鬼而死,甚至连累了一家子,都被这个鬼给杀了。而他,因为拜入莲花寺门下,有前人留下的规定,才幸免一死。

    不然的话,无论他躲到哪儿,恐怕都要被这个鬼找到。

    最终不过是早死或者晚死的结局。

    这白骨莲花供奉的地方,如此不太正常,谈陌这会儿难免会想东想西,胡思乱想起来。毕竟,莲花大师可没说清楚这里到底有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那边都没什么动静,谈陌才放下心来,觉得可能是某种较为强壮的鱼类跳出了水面,于是继续念经。

    他念的是,是如是心咒。

    这是咒,也是经文。通篇百十来字,念起来很拗口,不过习惯了也就那样。

    因为在没穿越前,有学过一阵子音乐的经历,谈陌在昨天,闲来无事下将如是心咒给编好了谱子,能够哼唱起来。

    带着节奏感的诵经声从谈陌口中发出,他沉下心神,可冷不丁的,他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一道白色影子。

    就在那淡黑色的水域中,静静飘荡着。

    哗啦、哗啦。

    那种搅动水流的声音再次出现。

    谈陌木着脸,强自镇定。只不过,无意识间,他口中的诵经声越来越响亮。原本是在轻轻哼唱,这会儿是在高声念诵了。

    编好的曲调,已然没了。

    看了好一会儿,那白色的影子突然就没了。

    “是光线变化折射造成的?”谈陌心中想到,然后正要继续念经,但冷不丁的,他感觉有点冷,头皮上还有点湿乎乎的。

    滴答,滴答。

    不知何时,他头上的溶洞顶部开始渗水。

    一滴一滴,滴在他的光头上。

    谈陌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因为手抬的太快,一下子碰到了什么很柔软的东西,这让谈陌忍不住抬头,然后,他就看到一张白色的人脸,倒垂着,和他近在咫尺。

    滴答。

    从这白色人脸上滴下来一滴水,正好落在谈陌的额头,水珠被炸碎,飞溅开,还有一些顺着鼻梁往下淌。

    腥腥的,还有一点细微的臭味。

    一瞬间,彻骨寒。

    ……

    “第几天了?”莲花大师放下了手中的经文,侧头问白骨子。

    白骨子是他最先收下的,所以相处时间最久,莲花大师和白骨子的关系也最亲近。

    莲花大师代师收徒,因此哪怕白骨子嘴上称呼莲花大师为住持师兄,但心底里将莲花大师当做师父来对待,非常恭敬。

    “师兄,第三天了。”白骨子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莲花大师缓缓点头,然后想了想,说道:“准备的辟谷之物,都是可以吃得少,却能让一个人保证一天精力的食物。七天时间不如厕,也不成问题。不过,从这第五天开始,那些东西就要出来了啊……”

    说到这,莲花大师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凡人造就灵根,本就是逆天之举,困难重重,也是应该。像那任家镇上,以尸葬灵穴,来让子孙后辈催生灵根的方法,耗时长久不说,还容易遭人破坏。而一旦被破坏,后辈就要承受反噬,霉运连连。小师弟能拜入我莲花寺是他的运气,祭祀白骨莲花就能成就灵根,相比尸葬灵穴之法容易了岂止十倍?”白骨子说道。

    莲花大师点点头,白骨子说的他自然清楚,不过他想说的,并不是白骨子这意思。他一心想要壮大莲花寺,只可惜有血脉的终究是少数,并且那些人也都看不上他的白骨莲花,所以只能从普通人中挑选。

    可正如白骨子说的,如祭祀白骨莲花,已经是造就灵根当中最上乘的了,成功率最高,然而到目前为止,寺里能修行的,还是只有六个。

    他,白骨子,镜虚空,钟神秀,空门鬼,戒菩提。

    只有六个人,如何光大莲花寺?

    最终,莲花大师双手合十,没有再说什么,闭上双眼,轻声念起经来。

    白骨子见到莲花大师开始每日的功课了,就准备告辞,不过突然想到了什么,在犹豫了下后,他忍不住开口问道:“师兄,王妃和你到底什么关系?怎么我看小郡主的面相,有些相似师兄你年轻时候的样子。”

    白骨子跟了莲花大师十几年,很清楚莲花大师当初长什么样。

    只不过后来为了突破,修了一门禁忌之术,这才导致面相大变,从丰神俊朗的白袍小僧,变成了现在这一副尖嘴猴腮的样子。

    “猜到了,就藏心里。不然……”莲花大师面无表情,眼也不睁的说道。

    “是,师兄,我一定保密,不然会给寺里招来杀生之祸啊!”白骨子连忙点头。

    “不,以贫僧的修为,那位王爷派兵围剿也不惧。贫僧的意思是,从现在起,如果素素不来了,贫僧见你一次就打一次!”说着话,莲花大师睁开眼,目光紧盯着白骨子。

    白骨子真恨不得扇自己一嘴巴,没事问这个干嘛,这下好了,以后一旦那位王妃不来,他师兄就得怀疑是他多嘴说出去了。

    于是连忙保证,赌咒发誓说自己不会乱嚼舌根。

    ……

    谈陌紧抓着那颗白骨舍利,眼下除了这东西外,他所修的三本经文,全都派不上用场了。

    哗啦、哗啦。

    水流的响动突然出现了。

    来了。

    那东西又来了!

    谈陌的神经瞬间紧绷,五指骨关节,因为紧抓着那颗白骨舍利,这会儿已经发白。

    突然,谈陌感觉到了一股恶意。

    随着那恶意的出现,他的呼吸一瞬间都出现了问题。

    无法呼吸,也无法动弹。

    但谈陌却是松了口气,因为这恶意是他手里的白骨舍利释放出来的!

    那水流被搅动的声响,逐渐轻了下去。

    谈陌不敢放松,也不敢眨眼,紧盯着前方。

    隐隐约约的,他看到那里出现了一道身影,站在那片水域中,一动不动,似乎也在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