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 > 第019章.劫后余生
    天边出现鱼白,雄鸡高啼。

    “喔喔喔——”

    这清晨时候,团团围坐在屋里的钟家众人,才算松了口气。

    从半夜那会出了事到现在,谁都没敢睡觉,男女各自都拿了棍棒和菜刀,聚集在老二家的砖瓦房里,点了灯烛以后又特意接了满桶的童子尿,谁都没敢睡觉。

    提心吊胆的靠着,终于听到了象征天亮的雄鸡报晓的高啼声响。

    屋内。

    钟家众人泄气般的叹声出现:“好歹天亮了!”谁都怕出意外。

    毕竟院子里那滩撒发着腥臊恶臭,仿佛烂泥般的东西还摆在那,昨晚听到的刺耳猫叫声,以及沉声怒叱为‘妖孽’之类的词汇,更是让他们脑子里都记忆尤甚!

    只有钟彭氏这位老太太脸色铁青,拄着拐杖坐在椅子上默不作声。

    似是完全怒极。

    当她扫过旁边还眼圈红红的钟家女眷,便缓缓开口道:“这事要报官!”

    握着拐杖的手微微用力:“妖不妖的这种事咱们不懂…”钟彭氏铁青的脸上带起异样的红晕:“可这东西是我亲弟弟领来的,害命,县衙里的老爷总得管吧?”

    这声音如同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可老太太却没有丝毫动容之色。

    她的心凉!

    因为院外那东西,的确就是彭松阳,她的亲弟弟领到钟家来的!

    如果不是昨晚出现的江湖游侠,当即诛杀了那头害命的妖孽,哪怕死了,她还有什么脸面去地底,去见那死前都要为了家里开垦田亩,辛苦大半辈子的老头子?

    不过屋里的钟家众人没敢多说话,或者说这次劫后余生又能多说些什么?

    人生堪比大起大落!

    昨日孩子满月酒的流水席,还有堪比仙人的师傅过来捧场。

    到了晚上,就有妖怪潜入院落让他们命悬一线,差点全家十余口人都要交代在这刚建成还没多少年的祖宅里——这如果都不算是劫后余生,那还算什么劫后余生?

    钟彭氏看着他们没有回答的模样,生冷的嗓音没有丝毫变动:“莫非有人害命,还不能报官么?”她看着面前的钟家三兄弟和两个女婿,漠然的开口道:“去汲水县城的路你们都是熟的,这时候还用我亲自过去吗?”手里的拐杖还用力点着脚下的铺砖。

    两个女婿这时候没敢抬头,能结亲自然都是性格相仿的实诚人:“全听三位哥哥的安排!”不管怎么说,女婿在某些事情的处理上,还属于是不能随便乱说话的外人。

    但当这句话说完以后,事情的重担显然就推到了钟家这哥仨的面前。

    气氛有些僵硬。

    老大钟谦鞍毕竟是名义上的钟家族长:“我这就准备去出门报官!”

    钟彭氏却冷哼道:“等天完全亮了再给我走!”又扭头看着旁边的两个女婿:“你们二人带着枣儿和杏儿先回家,然后再跟你大哥跑一趟行么?”两人都顺路。

    毕竟是女婿同样没有拒绝的道理:“全听娘的!”他们也不想留在这。

    谁知道会不会还有危险?

    钟彭氏又对着老二钟谦靬和老三钟谦鞱安排道:“你俩等会,给我去请村里的耆老和里长过来,顺便通知家里的长工!”语气微顿,她看着窗外渐亮的天色,还是语气低落道:“走之前…都给我去家里的祠堂,陪我给你们当爹的上柱香,能行吧?”

    这事追究起来毕竟是她娘家做的恶,在老头子活着的时候就受过打压,刚死了才月余的功夫竟差点出大事,还是她本人点头允许自家亲弟弟,将那个东西领进门。

    现在铁青的脸色下和心中怒火的深处,实际上还有深深的自责和愧疚。

    众人都听的出来。

    等稍后天色亮了些许,便摇醒还在昏昏睡着的孩子起身。

    没敢去看院落里那滩漆黑腥臭的烂泥,快步来到祠堂里,看着面前木桌上摆着的老爷子的牌位,个个心里都五味杂陈了起来——昨个晚上的事情真是越想越害怕!

    万一真出点什么事,他们现在哪里还有给自家老爷子上香磕头的机会?

    钟家哥仨和俩女婿。

    以及妯娌姑嫂和孩子们,将长香插在香炉里以后,认真的磕头跪拜。

    等这些都完事以后,钟彭氏才挥手道:“该忙的就都去忙吧!”她看着那些儿媳:“你们带着孩子去旁边院子里避避!”语气微顿:“我单独在这和老头子聊会!”

    旁边人还想再劝:“这里怕还不安生…”但没有拗过她。

    只得离开。

    祠堂的房门关上,钟彭氏的眼泪立刻就下来了:“…这事都怪我!”

    她亲自捻起长香用火石点着,插进香炉里固定:“怪我鬼迷心窍!”说着话眼里的泪水就滑落下来:“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娘家的兄弟呢?!”

    祠堂内回荡她哽咽的哭声,连在牌位前飘着的钟诚都默然的没有话说。

    能说什么?

    这事的确怪不得她,谁能想到自家亲弟弟能领进来个妖怪?

    如果钟诚还活着的时候都会想到自家孩子的未来,选择和县城里的彭家和解——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有仇有怨,为了孩子的发展还不能忍气吞声,和气生财?

    钟诚来到自家婆娘的旁边轻轻叹气:“这事怎么还能怪你呢?”

    语气微顿。

    他知道对方根本听不到他说的话:“等香火攒够了我给你托个梦行吗?”勉强笑笑:“你说你就这脾气,啥事都往自己身上揽,我这老头子办啥事还能是对的啊?”

    可说话间,钟诚的语气愈发低落了几分:“毕竟你也听不到…”

    这没办法。

    系统规则的限制就是如此,他这个玩家又能如何呢?

    钟诚看向桌上自己摆放着的那张牌位:“或许…终归有办法!”想到之前占卜和托梦时候出现的那股冥冥中的特殊联系,他的心里多了几分特殊的猜测。

    但这个猜测,需要验证的机会:“就看这机会给还是不给了!”

    钟诚轻叹。

    坐在自家婆娘旁边,还是轻声安慰:“这次危机,倒是收获了不少好东西!”语气很温和的似是对方能听到自己的话:“让我看看都有些什么,能用上什么。”

    思维沟通系统,眼前的视网膜上瞬间弹出对话框。

    【叮!您因诛杀妖物获得阴德+10点!】

    【叮!您获得香火+50点!】

    【叮!您获得香火+10点!】

    【叮!您获得香火+10点!】

    【叮!您获得香火+10点!】

    【叮!您获得香火……】

    ……

    这是昨夜出现的阴德和香火,以及刚才多出的香火值。

    钟诚的脸色平静。

    看着系统对话框上的描述:“原来阴德是诛杀妖物才能获得的?”

    微微皱眉:“这倒是出乎预料了!”他曾经猜想过,以为需要行善积德之类的大事,例如修桥补路和不带目的的做善事和治病救人,才能积累下阴德来。

    现在从对话框上推理出来的方式竟然是诛杀妖物,钟诚的心中有点感觉棘手:“难办!”昨晚出现的妖物,看着似乎被孙老汉杀的如此轻巧,但不想想这位名曰落魄侠客的老汉,就算落魄那同样也是侠客,在年轻那会还掺和过造反的那种侠客!

    ps:明天两更!今天合同邮递过去了!我对不起妹子读者阿阳你啊!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