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 > 第011章.前夜
    院落里,老大钟谦鞍和这个老汉聊得极为愉快。

    简直可以说颇为投缘。

    他当然看不到,祠堂那边的窗后,自家老爹瞪着他那漆黑的脸。

    但对于面前这位老汉,心里还生出了几分敬佩:“只要孙二哥愿意来我们钟家,那肯定管吃管住,每月还能带顿荤的咋样?”当即拍板就决定用这老汉当长工!

    怎么说都快六十多岁的人了,种地的本事那能差得了哪里去?

    双方你情我愿之下又多聊了两句。

    这位孙老汉才很客套的起身告辞道:“如此俺就不打扰东家了…”

    老大钟谦鞍连忙摆手:“孙二哥不要这样说,我们钟家以前同样是贫苦出身,哪里是喜欢别人非要称呼东家的人?”至少在他看来,自己家和地主家还有很大区别。

    不过这话说得让面前的孙老汉更是感慨:“东家真是仁厚啊。”

    没多说。

    他拱手道:“等明个清早,俺就来上工!”然后就转身离开。

    这都是刚才已经谈妥的事情,老大钟谦鞍在院门前吆喝:“孙二哥明天过来上工,家里管饭!”见对方又作揖应声,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重新回到院里。

    虽说就简单的交谈几句,却能看得出这位孙二哥性格非常踏实。

    乡下农户就喜欢这种朴实的人。

    而且看手掌,连虎口都有老茧,不伺候庄稼哪里能磨得出来?

    连工钱要的都不多,关键还是管吃管住,每年春节那会给30天放个冬假,回老家过个团圆年就成,毕竟家里的老小还等着他捎钱回去,不能不近人情不是?

    何况春节那会又不是农忙的时候,便是给个50来天的假都没啥关系!

    老大钟谦鞍喜滋滋的进了钟彭氏住的土胚房。

    这事当然要汇报。

    推门进去:“好事啊娘!”他很是高兴的说道:“刚才找了个长工!”

    钟彭氏还在床头拿着针线,借着窗户那边的阳光,给刚出生的乖孙绣着小褂:“你们在院子里说话时我倒是听了。”她点点头:“听说话看来是个实诚人。”

    老大钟谦鞍很是肯定的拍着胸脯道:“那肯定的实诚人!”

    他很满意。

    就是在祠堂里的钟诚恨不得拍他脑瓜子:“我看你这兔崽子是实诚人吧?”

    自家孩子是典型的实诚人,从数据面板上的性格就能看得出来——但钟诚真的没打算把他们给培养成铁憨憨,和别人交流的时候,被人三言两语就把话给套了个干净!

    寻常人也就算了,顶多吃点闷亏,但眼前这自称孙老汉的能一样?

    落魄侠客!

    说穿了就是落魄的黑道分子,还是随时能拔刀杀人的那种主!

    和这种人交心,反正钟诚自己是绝对不敢的,顶多高高的捧起来敬着,也绝对不会有什么真交情。

    毕竟谁能知道这种人,会不会因为点啥事就翻脸,哪怕翻脸不了和别人产生冲突,导致了人命的官司,最后县衙里追究起来,查到交情好的话还不得来场严刑拷打?

    若是遇到做的过的县衙老爷,安上个同谋的罪名都有可能的!

    没人会嫌功劳多!

    而且这人连虎口都布满老茧,单说干农活能成这样?

    以他对前世武侠小说的粗略理解都能猜的出来:“这是真玩命的高手啊!”

    心里的那股闷气顿时又涌上来了:“这群小兔崽子是真让人不省心!”撇了眼自家生前住着的那间土胚房,叹了口气:“你这事整的,你这老太婆也看不出来么?!”

    事已至此,没办法再多说些什么丧气话,该怎么办还需要小心行事。

    俗话说船到桥头自然直。

    至少刚刚来到钟家的那个落魄侠客,没必要非得闹得不愉快。

    自家孩子的性格毕竟不错,以钟诚的推测来估计,只要双方都能保持克制,那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小,顶多就是这位落魄侠客要先慢慢学怎么种地了!

    但只要干活麻利点不惹什么乱子,钟家众人同样不会多说些什么话。

    这原因很简单。

    地主和长工的关系,并非是简单的雇佣或剥削的结构。

    还很复杂。

    怎么说地里的庄稼都要靠长工来打理,有点琐碎的小事当东家的都不会多说。

    如果说多了或说重了,这当长工的暗地里使点坏,导致田亩里的庄稼减产,最后拍拍屁股就一走了之,承受这些没必要损失的那还不是当东家的地主?

    钟诚心里盘算:“刚好这次系统商城刷新,来了三本种田类型的技能书…”这是能给种田类技能直接增加等级的好东西:“老大的话安装两本,直接能升到五级,老二的话安装一本升级到四级,这样家里有俩带头的,那些长工自然就没有糊弄的可能!”

    老三还要照顾牲口,又要照顾刚下月子的媳妇和孩子,种田这方面交给两个哥哥,分配起来倒是合理,还能在这段时间,先在家安排安排满月酒的事。

    怎么说长工都找的差不多了,他们老钟家没必要把劳动力都堆在地里。

    又是数天过去。

    临近满月酒的时日,钟家愈发的忙碌起来。

    这段时间里,钟诚的担忧并没有成为现实,那个被老大钟谦鞍雇佣进来的长工安分的很,连同四个附近村里找来的长工,不管农活还是杂活,干的都颇为认真。

    并且伺候庄稼的活计都很娴熟,看着就知道是好些年的庄稼人。

    不过三五天。

    整个钟家就都知道,这孙二哥踏实肯干的很。

    连同平日里的性格不怎么爱说话,但只要开口就说的很在理中肯,老大钟谦鞍直接就拍板让他成了工头——既然能干活,还能如此卖力,哪里还能不好好的提拔?

    钟诚把这些看在眼里,心里同样缓缓的松了口气:“没意外就好!”

    他就怕出现意外。

    只要开头没闹腾起来,这位落魄侠客看来是真的想换个活法。

    毕竟系统任务就叫改头换面,明说不想继续江湖生活,想彻底的换个活法,或许安心当些许年的长工,踏踏实实的过了日子以后,任务自然而然的就能完成。

    反正钟诚不认为这任务,真的要来个改头换面字面上的意思,对吧?

    这又不是前世那个科技侧的世界!

    再说。

    熬过去这段时间,钟家慢慢的发展起来,怎么都好说。

    满月酒在即,院落里已经有亲戚过来打算帮忙,还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当贺礼,还没两三天的功夫,专门用来放置杂物和礼物的土胚房里就被塞得满满当当。

    不过所有人都认为理所应当,谁让家里的孩子以后绝对能出息的了呢?

    满月酒前夜。

    钟家门前来的两辆马车,叩开院门后却打破了这股气氛。

    为首的是个富态微胖的中年人,穿着绸缎的衣裳,身后跟着六个短身打扮的小厮:“这里可是靠山村钟家?”他叩开门后笑着拱手:“还请说声县城彭家来客!”

    院落里还拄着拐杖的钟彭氏脸色顿时僵硬:“县城彭家?!”

    手臂颤抖。

    以至于连那拐杖都摔落在地上:“不许进来!”她的神色趋于愤怒:“我家老头子没的时候都没人过来,过苦日子的时候都没人过来,现在来做什么?!”

    只是门外,那个富态的中年人却抢身进来:“帮帮咱家吧!”

    语气微顿又喊道:“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