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青仙问道 > 第16章 济世堂
    这次顾青在官衙没有见到徐知州,大抵在徐知州眼里,顾青如何有才都不重要。

    顾青更大在于象征意义,那是方老对徐知州的支持,有这一点都足够了。

    而且江城的典史暂时空缺着,所以顾青连名义上的上官都没有。

    顾青问了手下的捕快才知道,在典史空缺的这段日子,东城和北城的捕头都是十天半月才来一次官衙,其余日子都自己逍遥。

    城里一般的治安问题,向来也是由他们指定的一个副手来解决。

    由于顾青初来乍到,因此没有下什么特别的命令,让他们之前怎样做,以后还是怎样做。

    顾青接着到处转了一会,遇到陌生的人,总会聊上几句,衙门的消息是四处透风的,因此大家认出顾青,都很给面子,顾青了解到不少八卦。大概到了午饭前,顾青回到捕快房,有一位年长的捕快来找他,他叫戚三,在一众捕快里很有威望。

    许是知晓顾青的背景,一进来很是恭敬,然后拿出一个小袋子。

    他又向顾青请教了几件小事,才毕恭毕敬的告辞。

    等他走后,顾青拆开袋子,里面不是他以为的银子,而是金豆子,小袋子里面的金豆子大概有二三十粒,份量不少了。

    这个世界的金银比例接近一比十。

    不过在江城,十两银子几乎换不到一两金子,得出十二三两的价钱才行,因为江城商业发达,流入的白银很多,金子反而少见,自然要比别的地方更稀缺一些。

    现在江城市面上流通的金子越来越少,大都是拿来做私藏的,流通的货币都是以银子为主。

    据传万通钱庄打算在江城铸造银币,类似铜钱一样,只是这一直没有得到官府的允许,虽然万通钱庄背后有很多权贵在参股。

    顾青从刚才戚三的话里知晓,以后每个月都有这样的孝敬,南城的富裕果然非同一般,顾青一个月都能分到这些钱,看来衙门里大大小小的人物,都有所分润。

    加起来,必定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南城的商铺必定都有些背景,可这份钱显然是心甘情愿交出的,因为江城除了交通便利吸引商家外,连商税都比别的地方低一些。

    据说跟十年前的江城知州有关,那位现在已经做到户部尚书。

    除了这些小道消息外,顾青总算弄清楚方老的地位。

    方老的父亲曾是江城最后一任节度使,节度使在帝国建立之前是有实无名的诸侯,帝国建立后,多番削弱节度使的权力,经过上百年,中枢派出的知州才完全取代了节度使的权力。

    饶是如此,那些世镇一方的节度使家族仍旧在地方有很大的影响力,官员要治理地方,不得不倚重这些家族。

    何况方老本身还带过兵打过仗,虽然解甲归田,却仍有儿孙和故旧做官为将,影响力亦不小。

    像方家这样的地方豪族,自是能延续很久。

    即使明面上没有过去的威望,但影响力绝对渗透进了江城的方方面面,可是顾青根据和方老的谈话,显然方老也是不知陆狸来历的。

    真是谜一样的女人。

    随着陆狸离去的日子越久,顾青反是没有淡忘对方,而是不断在脑海里浮出对方的影子来。

    他又有些想念小红,想起那首送别的曲子。

    不知为何,顾青有些舍不得这个世界,大概是从前他知道自己必定离去,因此早已做好心理准备,而这个世界,他不知道自己能呆多久,会终于何时。

    果然,人都不喜欢预定的结果。

    顾青出去吃午饭,南城的商铺多,馆子也不少,顾青打算慢慢尝一遍,随便选了一家人不多不少的馆子,酒菜很快上好。

    这家店的菜肴不算很特别,可是味道还成,顾青吃得很干净。

    当然,他现在只要吃饭,大多时候都吃得很干净,因为很容易饿。

    顾青吃完了,准备付钱,可是酒保怎么都不敢收。

    顾青心知是自己这一身缁衣的缘故,亦不强求,直接离开,酒保也松了一口气,真收了钱,他这份工作肯定没了。

    因为衣服百吃一顿,顾青不由想起了还没去那间裁缝店取衣服。差点就忘了这件事。

    他有时候记性很好,有时候又迷迷糊糊。

    特殊的经历,让他成了这个样子。

    因为不懂得遗忘,将会很痛苦。

    裁缝店依旧在,只是见到一身缁衣的顾青后,裁缝几乎不敢相认,看到腰牌后,裁缝才接受这个事实。

    早就听说来了一位新捕头,可裁缝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竟是前次的那位出手大方的客人,他懊悔不已,错过一个抱大腿的机会。

    裁缝很狗腿地将顾青的衣服装好,袋子上都绣着银丝边,还免费附赠了一条很华丽的腰带,最后送出门时,还很恋恋不舍,说是自己最好的手艺还没完全展现出来,如果顾青要做秋天的衣服一定要来找他。

    顾青甚至清楚,裁缝绝不会再收他一个铜子。

    裁缝做了这么久生意,知州老爷的夫人来买衣服,讨好肯定是要讨好的,但他绝不会这样狗腿,毕竟顾青这个位置才是管他们这些人的。

    县官不如现管,放在任何世界,都有道理。

    顾青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毕竟他早已习惯各种身份的转变,裁缝的阿谀奉承,只是勾起了他从前一些记忆,转眼风吹云散。

    不过因为之前饭馆和裁缝店的事,顾青于是找了个角落,换上新衣裳,他不想去药铺也如此引人注目。

    顾青选择了最大的一家药铺——“济世堂”。

    南城药铺的生意向来很好,因为旁边河上画舫的女子很有钱,且十分爱惜身体。

    毕竟做这一行的女子,身体就是本钱。

    有病看病,没病买些滋养补品,总不会有错。

    “济世堂”的药最有保障,因此生意最好。顾青没有用官面的身份进去,自然排了一会队。

    不过也没等多久,很快他前面只有一个女子。

    因为离得近,顾青清楚听到大夫给这个女子开的药方,他眉头一蹙,这些药都没问题,皆是补品,但这个大夫为何要害这个女人呢?

    顾青很清楚,这些补药合在一起后,就是剧毒。

    如果仅是慢性毒药,还可以理解大夫是庸医,显然情况不是这样。一般而言,大夫开出的补方绝不会犯下这样的错。

    毕竟他们开的补方,是否有用另说,但前提一定是不会吃死人。有经验的大夫,开出的方子,至少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顾青决定帮一下她,因为他还看到了女子拿出的荷包,上面绣着一只猫,跟陆狸船上的图案一般无二。当女子付了钱,转身准备去另一边拿药,顾青看清她的模样,神色不由一变。

    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