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青仙问道 > 第8章 木头佛像
    顾青住的河边也是城郊,但在城南,走进城便是繁华热闹的商业街道,一排排商铺琳琅满目,生意亦好得出奇。

    这倒是不奇怪,外面的河边有那么多画舫女子,正是商铺消费的主力人群。顾青依稀记得,其中有几家商铺背后便是陆狸住过的院子。

    他感觉陆狸的财富即使不是江半城,占个五分之一或者六分之一,应该是没问题的。

    至于陆狸在其他地方还有什么产业,顾青更不清楚。

    要保住这样大的产业,可不是人脉和能力就能做到的,还得有武力威慑。

    尤其是得了刚象的一些记忆后,顾青更清楚那些拥有超凡武力的门派跟世俗有着紧密的联系,只是不为普通人知晓。

    他们对自己的称呼亦不是武侠小说中的江湖人或者武人之类,而是修行者。

    修行者的世界既和普通人的世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却又截然不同,三教九流,乃至于庙堂之中,金銮之上,都有修行者在施加影响,但修行者并非为了功名利禄而活。

    无论是刚象出身的金刚寺,亦或者天绝观,在拥有庞大的世俗产业的同时,核心的弟子并不涉及俗务,如非必要,甚至都不参与世俗的事。

    只是如看不见的手,稳稳掌控着属于他们的势力。

    可是陆狸到底是什么来头,顾青没法判断,仅从小红赠送他的红鱼匕首来看,陆狸在修行者中,亦非等闲。

    这样的匕首,落在顾青手中都能刺破刚象的防御,虽说有刚象身受重伤的缘故,那也很是不凡了,足以凭此驱使一位厉害的修行高手。

    在刚象的记忆中,功夫越高,能对他们起到帮助的外物就越罕见,每一样能用得上的超凡事物,都能引起修行者的贪婪和觊觎。

    金刚寺之所以被那剑客屠灭,便是因为金刚寺内有一件灵物,对于修行者大有帮助。

    至于那件灵物是什么,以当时刚象的身份尚不清楚。

    但刚象知晓天绝观有一件灵物,那是一张供奉在天绝观祖师殿里的一张黄纸。

    自从天绝观成立以来,经历过数次危机,都靠那张黄纸化险为夷。

    可是除了观主和长老外,没人知晓那黄纸有什么威力。

    刚象偷偷见过一次,当时他的感觉就是像是普通人溺水一样,无法呼吸,若是离得近了,怕是直接会把性命交代掉。

    这也是刚象显露功夫后,匆忙逃离天绝观的另一个原因。

    因为修行者的存在,更让顾青绝了做生意的心思,如果他拿出惊世骇俗的发明,并不能保住,反而容易招灾惹祸。

    至于考取功名,蝇营狗苟去做官,那也没啥意思,他现在只想不断提升混元童子功,延年益寿。

    修炼混元童子功是他许多世以来,真正觉得有乐趣的事。

    大概是经历过太多次身体恶化,现在每天都能感觉到身体一点一点变好,筋骨血肉生出扎实的力量,有种说不出的充实感。

    如果有一天不练功,他反倒是会不舒服,如同那些健身爱好者。

    经历过初始的痛苦后,便很容易乐在其中。

    人类,到底是渴望进步的,无论是哪一方面。

    顾青走进裁缝铺,试了两三件,更觉得之前的衣服有些普通了,浪费他一身好相貌。

    毫不在意花了三十两银子,让裁缝量体裁衣,金钱的作用下,人的办事效率往往很高。

    这家的裁缝本来对顾青的相貌颇有些妒忌,可是在顾青穿上他竭尽全力做出的衣服后,忽地觉得顾青无比顺眼,大概那三十两银子的加成也功不可没。

    顾青又拿出银子,让裁缝照着他的尺寸多做几件不同的样式出来。

    至于这几件,倒是不用很赶,他过两日来取即可。

    算是时间,离晚饭还早,顾青便穿着新衣去了东大街。

    东大街以古玩字画居多,附近还有文庙,此世亦有儒家圣人,只是大家都叫他夫子,至于姓名,倒是无人知晓。

    只知他在很早就教化百姓,传下种种经典,由他留下的经典渐渐衍生出释道儒三教来。

    儒家得其纯,道家得其高,佛家得其博。

    顾青却以为,这位夫子说不定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呢。

    若是他早来几千年,夫子岂不是他。

    但顾青向来对这些事没兴趣。

    倒是见过某人在河边感慨逝者如斯夫,为宗周王孙时,也向那位守藏室史借过书,更遇到过一些赴汤蹈火、死不旋踵的人。

    顾青有些明白他们,又难以成为他们。

    到现在,都成了他懒得翻起的记忆。

    顾青喜欢遗忘,如果不学会遗忘,他早已成为疯子。

    或者说,他早已疯过,但是没用。

    只有淡忘,能让顾青过得舒服。

    顾青走遍了东大街,也没看到那个游方道士,如果不是小红临走前也提过,顾青真以为陆狸在耍他。

    这不奇怪,顾青见过太多人,他了解陆狸的性情里有狡黠的一面。

    正常的男子,大概都会喜欢陆狸这样的。倒不是因为陆狸的性格多么好,只是因为她有钱,还长得好看,出手又那么大方。

    可是相比之下,顾青更亲近小红一点。

    陆狸太神秘了,趋利避害的本能,让顾青觉得太过靠近陆狸是一件危险的事,故而陆狸离开,顾青心里多少有些松口气,同时也绝不再靠近陆狸在城里那些院落。

    顾青一边想着事,一边估摸着时间,该回去了。

    晚上想来是一顿大餐,顾青都留着肚子。可是无意间,顾青瞥到一家古玩店里摆放的木头佛像。

    怪他眼力太好,那佛像也就三寸,还是让在街上的他瞧得清楚。

    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顾青细细思索,突然想到了刚象记忆里天绝观中那张黄纸。

    黄纸和佛像差着十万八千里,可是为何让顾青将两者联系起来呢?

    这种感觉太过微妙。

    顾青于是走进古玩店。

    他知道,如果想在古玩店买下一件东西,最好不要表现得你很在意。其实很多时候古董的价值不但在于故事,也在于买家的重视程度。

    可惜这家古玩店的掌柜也是个厉害的人,他面带着微笑,却始终没有招呼顾青,而是让顾青慢慢看。

    因为他看到顾青本来是个过路的行人,突然又进了店里。

    古玩店向来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掌柜觉得今天虽然没喜鹊叫,但肯定运气好,这一单十有八九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