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青仙问道 > 第7章 混元童子功
    顾青先是在院子内外转了一圈,清除掉和尚留下的痕迹,又找了一些草木灰,掩盖气味。从和尚最后的记忆里,顾青得知他是走的水路,因此天绝观的道士一时半会应该是排查不到这里来。

    第二天一大早,顾青去了城里,买下一堆杂货,回来时从杂货中选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捣鼓半天,终于制出一些药粉来。

    他挖了好几个坑,去掉和尚的衣物,将和尚放进其中一个坑里,用刀子在和尚尸体割出许多口子,然后将药粉一点点洒在上面,逐渐地尸体被药粉腐蚀掉,顾青再移栽了一些植物在每个坑里。

    又把和尚的衣物割成碎条放在火盆里烧掉。

    前前后后将处理再次处理一遍,确信没有什么破绽后,才开始休息。那混元童子功肯定不能默写出来,因此顾青又回忆了两三遍。

    此前他获得和尚记忆的能力,来得确实有点奇怪,也不知是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但顾青没打算立即找要死的人去尝试,以后有机会再说。

    他也不是很吃惊,毕竟他经历过太多离奇古怪的事。

    接下来几日,顾青买了一些青竹、藤萝种在院子里,他懂园艺,因此不大不小的宅院给他整理得绿意盎然。

    过段时间,他打算再挖个池塘,种满荷花。

    再在院子后开辟一块小菜田,虽不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却也优哉游哉。

    杂事安排妥当后,顾青才开始修行混元童子功。

    他对人体经络十分熟悉,又博学多识,加上刚象的一些记忆,花了一日时间,混元童子功就开始入门。

    这门武功共有七层,刚象练了数十年,才第四层,已经算一个厉害的高手。不过自来练成混元童子功第七层的,最少都有一百岁,那还得是自小开始修炼。

    而且必须得是童子之身,一旦破身,功夫再难精进。

    不过顾青隐约觉得这混元童子功并不完整,道家强调“孤阴不生,孤阳不长”,混元童子功似乎大违此理。

    只是他是第一次学武功,因此也不好做下判断。

    混元童子功最让他看重的便是修炼之人可以延年益寿,修炼这门功夫,更有种种妙处。

    第一层能让常人拥有数千斤的力气,皮肤坚硬,筋骨强健。

    第二层更让人有九牛二虎之力,冲锋陷阵,无往不利。

    第三层时,功夫由外入内,生出滋养脏腑的内劲,这一层也最关键,因为混元童子功最开始两层是外功,修炼之后,难免身上会有些暗伤,到了第三层生出内劲后,便可以温养脏腑,达到养生延年的功效。而且如此一来,亦可以少掉许多顾忌,能施展一些爆发力极强的杀招。

    第四层,内劲凝聚如蛇,打通百脉,劲力心随意转,这时候内劲也成了淡金色,能够覆盖体表,刀剑不伤。只是眼睛、双耳、下阴这些地方仍是罩门。之前要不是刚象身受重伤,不敢太过发力,免得伤上加伤,而且小瞧了顾青,没有毫无顾忌爆发童子功,顾青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而且刚象也想不到顾青有红鱼这等神兵利刃,若是普通的匕首,根本刺穿不了刚象心口。

    可以说第四层的混元童子功,足以横行一方,藐视王法。

    至于混元童子功第四层以后的心法,刚象却没有得到,那是由天绝观掌门才能掌握的机密,刚象潜伏数十年,都没寻到机会。

    这也是刚象逃离天绝观的另一个原因。

    而且据刚象观察,如今天绝观的掌门枯眉亦没有突破到第六层,而枯眉迈入第五层已经有二十个年头。

    足见这门功夫到后面修炼难度之高。

    刚象还有大仇要报,自不会死守在天绝观。

    虽然刚象已经查出那剑客仇人早在数年前就给人杀掉,但后人还在,如果不是天绝观追得太紧,刚象早就去杀了那剑客的后人。

    混元童子功似乎极为适合顾青,他虽然才上手,可是每修炼一次,都可以看到进步,力气越来越大,当然每日消耗的食物亦是不少。

    混元童子功前两层都是外功,需要大肆消耗力气,然后再以呼吸法搬运气血,因此顾青干脆自己来挖池塘,引水。

    甚至还把院子都翻新了一遍。

    每日的劳作,都算是修炼。

    如果不是附近没有那种货运码头,顾青都有兴趣去当苦力,顺便还能挣点钱。

    好在他有陆狸给的那五千两银子,否则每日的吃食,都能让他不得不再找个生计。

    不过他住在河边,每日钓一些鱼虾,亦能补充部分气血消耗。

    他深知鱼虾营养,对身体的好处更胜过家畜的肉,故而每天都出去钓鱼,顺便看看风景,陶冶情操。

    只是顾青钓技高超,每次选点和制作的鱼饵都十分独特,因此他每次钓鱼,旁人若是离他不远,往往一天都难有收获。除非跟顾青选同一个位置。

    这一日,一个跟顾青斗了十来天的老者终于沉不住气,来到顾青身边。

    原来其他人见顾青钓技,早就选了别的河段去,只有这个老人十分执拗,非要和顾青比试一番。

    结果十来天都没收获。

    住这附近的人,都不缺那几条鱼,钓鱼更多是为了修心养性。

    因此大多数见到顾青的钓技后,只是赞叹,倒没有驱赶顾青的意思,何况顾青也住附近,谁知道是什么来头,没必要为一点小事弄出过节。

    “后生,你是怎么钓这么多鱼的?”老者沉不住气问道。

    顾青道:“位置选得好,然后鱼饵也还行,再加上一点小技巧,就足以丰收。”

    他接着笑了笑,说道:“要不,今天你在这里钓,我到别的地方去。”

    老者有些意外,他钓不到鱼有些生气,倒不至于要赶走顾青,见顾青主动相让,反倒是不好意思了。

    他道:“我不是小气,只是觉得你这钓鱼的本事也太厉害了,有点好奇。”

    顾青道:“你想学啊,我教你便是。”

    老者更是意外,他平生见过不少人,有一技之长,都藏着掖着,生怕外人知晓。哪有像顾青这样的。

    顾青是真不在意这些,他会的东西太多了,也乐于教人。

    当然,前提是不会给他惹来麻烦。

    接下来他一点点跟老者讲解钓鱼的技巧,以及分辨天象、水流以及诸多其他因素对钓鱼的影响。

    老者听得津津有味,最后他叹服道:“原来钓鱼竟是这门大的学问,竟包括天文地理、阴阳五行,带兵打仗的人都不用学这么多。你倒是厉害。”

    其实顾青说的,他还真听得懂,但要学会,还是挺不容易的,而且得多闲的人,才会在钓鱼的技巧上,花费那么多心思。

    他对顾青倒是更好奇了。

    接下来几日,两人都一起钓鱼,顾青不吝讲解,老者跟顾青愈发熟络,顾青大约也猜到对方是致仕的官员,却也不以为意。

    这天老者邀请顾青去他家做客,顾青也不拒绝。只是想着他衣服就两套,穿得很旧了,因此打算入城买一套衣服,顺便去东大街瞧瞧能碰到所谓的游方道士不。

    正是要入城,他才想起这件事,否则都快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