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吞噬亿万个自己 > 2035:溶洞,暗河,巧合???
    如果真是墓地,那墓主定然身份不凡,否则搞不出这么大的阵仗,毕竟这又不是现代,没有蓝翔挖掘机。

    轰隆,轰隆……

    就在这时,他忍不住左右看了看,声音是从周围传来的,具体是哪里不确定,但在这空旷的地方显得有些空洞渗人。

    “不会是那群盗墓贼激发了什么机关吧?”

    古青暗暗嘀咕,转身看了看后面:“我应该没走错方向,毕竟朝有风的地方走八成是没错的。”

    ……

    “果然是个大墓。”

    女子看着面前一幕,忍不住叹然:“而且墓主生前定然身份尊贵,否则怎么搞得出这么大的阵仗?”

    男子低声笑了笑,附和道:“这次多亏了师妹,咱们可算发达了。”

    追杀古青不过是泄愤,而面前的大墓则是重利,他们自然分得清孰轻孰重,如果真的得到这墓地的财富,说一句赚翻了都不为过。

    所以,在女子点名了那少年人的身份后,二人不约而同的把古青的事情抛到了脑后,把注意力放在了眼下。

    少年攥紧手里的罗盘,余光扫了圈周围,尤其是在这两个邪王宗的人身上顿了顿,心里开始盘算起来如何脱身。

    方才,二人一言不合,直接拍死了盗墓贼中那几个带头的老大,然后以死亡逼迫剩下的人听从命令。

    目的……无非是探路石而已。

    须知这种地下大墓,机关陷阱是必备的,有些墓主搞出的机关,甚至能安然平稳运转上千年都不稀奇。

    墓主不但会防普通人,同样对于武者这种特殊的存在,也会给予更大的侧重,各种阴损的机关,毒气等等,就算是武者异于常人,也免不了栽跟头。

    所以,想要探索古墓,必须要有懂得这方面门道的人选,更需要大量的探路石,否则一不小心就……呵呵。

    就算侥幸活下来,按照这俩人的行事风格来看,等用不上他们的时候,对方自然不会吝啬手段,直接把他们杀掉,以防止消息走漏。

    少年不想死,所以他必须要思考脱身之策,其依仗无非是自己懂得的东西,比如……风水秘术。

    不过,到底能不能成,还得看老天爷这次给不给机会。

    ——

    古青好奇的凑了过去,用脚踢了踢散乱的骨头,目光落在那个硕大的头骨上,不禁惊异喃喃:“这是什么玩意?”

    很像是牛头骨,但又不是完全一样,而且根据这头骨后延伸的粗大的脊椎骨来看,这玩意绝不是牛这种动物。

    谁家的牛只有两条腿,两个翅膀,还有……鳞片?

    古青仔细翻了翻骨头,发现这玩意虽然不知死了多少年,但就残留的骨头坚硬度而言,比寻常精铁还要来的结实。

    他全力之下,骨头表面只留下几分微不可查的痕迹,这份力道如果去碰铁块的话,虽然不至于捏成面团,但古青足以留下寸许印痕。

    很强!

    古青踹断杂七杂八的骨头,单就提着那根粗大的脊骨连着头骨,挥舞了几下,发现手感还可以,在如今状况下还算是一把趁手的武器。

    “轰隆……”

    莫名又传来了一阵沉闷中带着重重回音的巨响,古青对此已经习惯了,扛起武器继续朝前探索。

    到头了。

    不久之后,古青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打量着面前的……桥?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就在桥下面的暗河边,桥也不知道是什么木料做的,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挺结实,没半点腐朽的迹象。

    真正让古青纳闷的,不在于这点,而是这桥上镶嵌的东西。

    侧面,被留出了条条诡异复杂的纹路,这些纹路又被填充上了能发光的材料,而某些纹路交错的地方,更是被嵌上一块块好似宝石的东西。

    装饰?

    不像!

    这玩意给他的感觉,更像是……某种封印。

    “这不是墓,而是封印?”古青脑袋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心底有种遁逃的悚然绝望感觉。

    很危险!

    这是【危机感应】给他的信号。

    不过……古青看了看来时的路,他总觉得相比于那黑布隆冬的未知,还是这个桥靠谱点。

    “桥,封印?”他暗暗咧嘴,自己脑洞也是挺大,这玩意能封印什么?封印河神?还是水鬼?

    他捏了捏手里的骨头,一步一步的朝桥旁靠近着,不断勾头看着桥两边,是否有什么隐藏的威胁。

    左边,是个宫殿,没什么奇怪的。

    右边,是???卧槽!!!

    古青瞪大眼睛,忍不住爬了上去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什么东西?这不科学吧?”

    从刚来这个世界不久,他就明白这里不讲科学,但许多年过去,古青还是清楚这个世界还是遵循某些东西的。

    比如,人有五脏六腑,人是走路的不会飞……诸如此类,最起码还是跟曾经的世界有共同之处的。

    可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

    悬空的宫殿……

    不只是宫殿,确切的说,古青脚下这块地方就是悬空的。左边是宫殿,右边被一刀切过,平滑无比,什么都没有。

    入目所见,只有一望无际的黑暗虚无,仿佛置身于虚空。

    咕噜~

    古青吞了吞口水,再转头看向这座宫殿时,脸上已经充斥着无与伦比的凝重,他隐隐有些明白,自己好像误打误撞,来了个不得了的地方。

    从河底掉下,是溶洞暗河,顺着空气流动的方向走,看到一座桥,一座宫殿以及无尽虚空。

    种种荒谬让他有些混乱,眼下所见所闻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古青如今的情况就好像是之前异世界中,那些离云派弟子。

    眼界,见识,经验。

    这些东西完全卡死了他的思路,让他如无头苍蝇般,根本没办法捋出一个清晰的脉络头绪。

    吼……

    就在这时,古青陡然感应到冥冥中似有大恐怖,见他头也不回撒丫子就蹿了回去,钻到河岸边,一溜烟藏到了桥洞之下。

    咆哮声引动的声势极为浩大,纵然躲在桥洞,古青依旧能感受到耳畔呜呜的呼啸声,好似能震碎人的耳膜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