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吞噬亿万个自己 > 2021:赌不起
    不论是离云派的弟子,还是陈远文,亦或者李洪这些老江湖,其实都被眼界所限制了,只不过后者走南闯北,多有见识经验,所以相对而言限制少了些,可是这些弟子……

    说句不好听的,在这种时代,能出老家几百里,都算是颇有见识了。

    这些弟子或许比古青战斗力强,但要论见识和经验,眼界这些东西,差了远不止几倍。

    没有经验,就无法对一件事情进行更深层次的判断,这一点是极为致命的。

    连续两天的赶路,一行人终于回到了离云派。

    事情确实如古青所预料的那样,被下毒的一群倒霉蛋,好像找到了爹娘一样,押着陈远文的弟子,嗷嗷叫的在离云派掌门面前状告他们的恶劣行径。

    掌门也很无奈,旁人不清楚,但他跟陈远文相识这么多年,又怎能不知道这厮的秉性?做出这种举动,他一点也不意外。

    不过这事儿,能明说吗?

    更何况如今还有霸刀门的人在这呢。

    掌门咳嗽一声,打断了底下人的哭诉,招来一人低声耳语:“先把他们带到后面,师弟且处理一下。”

    “我晓得。”

    这人会意点头,招呼其他离云派的人,把他们带出大殿,不过片刻,殿内便只剩下掌门,李洪等寥寥数人。

    掌门苦笑着命人奉上茶水,相继落座后,不由长叹一声:“让客人见笑了,家门不幸,闹出了这等笑话,真是愧对祖师爷。”

    “哪里哪里,很正常嘛。”

    李洪顺势接口:“谁家也遭不住出几个败类,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掌门老脸一抖,他怎么寻思着,对方这是在指桑骂槐?

    表面上骂的是这些弟子,可这些人不就是陈远文指使的吗?

    陈远文不是离云派的人吗?

    可人家又没有点名说白,明知是暗讽,但掌门还不能发作,不然的话,他离云派的脸还要不要了?

    李洪清了清嗓子,立刻转移话题拉到正事儿上:“徐掌门,我们此行前来,是因为……”

    半晌,将这件事原委徐徐道出,李洪这才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清茶润了下喉咙。

    徐掌门的眉毛逐渐皱起,这事儿照这么说的话,其实错在陈远文身上是跑不了了,按理说赔了秘籍,赎回陈远文这事儿也就了结了。

    不过,因为霸刀门还制止了陈远文弟子行凶残害同门,也算是掺和进了这件事儿里面,保不齐他们事后会宣扬出去。

    如此一来,如果仅仅赔偿秘籍,恐怕还不够呢。必须得加点筹码,让霸刀门的人闭上嘴巴。

    “对了,还有一事要说。”李洪忽然一拍额头,佯装恍然的看了看四周,声音陡然放低了几分。

    徐掌门见状,心里不禁有些纳闷,难不成这厮是想暗中独吞补偿?

    据他所知,李洪不是这种人啊。

    不过,他还是依言摆手,让其他人先退了出去,等到殿内只剩三人时,才将目光转向李洪,示意他接着说。

    谁知,李洪却看向古青,这让徐掌门更为疑惑,难不成接下来的事儿,是要这个小家伙说?

    “徐掌门,在下霸刀门新晋弟子古青。”

    古青也不怯场,拱手做了个揖,朗声说道:“不知徐掌门可清楚,【龙魔渡厄刀】也就是【修罗元屠】这本秘籍,是陈远文何处得来?”

    “这个……”

    徐掌门低下头回忆了一番,沉吟着回道:“他说是外出办事时偶然寻得,老夫觉得这本秘籍实属不凡。

    所以,不久后与你们霸刀门的掌门联系,定下了这次较量赌局。至于详细过程,他并未与我细说,怎么?有问题吗?”

    古青眯了眯眼睛,不动声色的接着问:“他当时去办什么事了?不知徐掌门可方便透露?”

    徐掌门回答的很痛快:“倒也没什么,只是他要下山为门派置办些衣物等东西而已。”

    古青眼底划过一丝精芒:“什么地方?”

    “清水镇。”

    “但是晚辈若说,在古铜镇看到他了,掌门信吗?”

    “不可能。”徐掌门皱眉否认,因为从地图来看,霸刀门,离云派和玄意门,是类似三角的位置。

    而清水镇所处之地则在三角之外,也就是反方向。古铜镇则在霸刀门跟玄意门之间,这两个地方差的太远了,不是一点半点的远。

    于情于理,陈远文都没有出现古铜镇的可能性,什么理由都说不通。

    除非……

    徐掌门忽的抬起头,目光锁死在古青脸上,眉宇中充斥着一抹挥之不去的阴沉。

    除非,这是个局。

    若真是如此,那一切都能说得通了。陈远文得到的这本不逊于镇派绝学的刀谱秘籍,并非偶然所获,而是另有来头。

    古铜镇的位置……

    霸刀门现在都找上门了,除此之外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玄意门。

    如果以此推演,那么接下来陈远文会‘出事’,导致他离云派对霸刀门宣战。

    届时,只要玄意门寻个合适的时机加入,名曰‘劝架’,实则‘搅混水’,这么一来的话两虎相斗必有一伤,对于玄意门而言,无疑是个当渔翁的好时机。

    徐掌门想透了,但旋即他就质疑起来——这到底是真是假?

    陈远文的秉性他是知道的,干出点什么腌臜事一点也不意外,可这是涉及到宗派生存安危,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古青恰逢其实的吐出一句话,悠悠传入他耳中:“徐掌门,须知老祖宗留下的一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值得一提的是,古青在‘掌门’‘老祖宗’这几个字词上,有意无意的加重了几分语气。

    耐人寻味~

    但老于世故的徐掌门,却听出了他话里蕴含的另一重意思。

    徐掌门忽然醒悟了过来,真假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他不可能去赌这件事的真假,不可能用离云派的存亡,去赌陈远文的忠诚。

    非要赌?

    赢了什么都没有,但若是输掉的话,那连带葬送的可还有离云派百年基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