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吞噬亿万个自己 > 2020:我给你讲道理
    不管如何,既然掌门师兄让他听古青的,那就照办便是,掌门定有自己的思量,而且古青也肯定有过人之处。

    李洪指着不远处两团人,低声说道:“为了避免出事,我把他们分开制住了。现在要怎么办?”

    “哪边是陈远文的弟子?”古青眯缝着眼睛,悄然扫过他们。

    李洪指了指:“左边,人少的。”

    古青朝那边看了眼,随之朝右边走去,来到这群人面前蹲下:“你们也不必气恼,这是在救你们的小命。”

    一人冷笑:“呵呵,如果救我们,那不如放开我们把那几个畜生杀了。”

    “杀了,然后呢?”

    古青拔了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淡淡的说道:“无非是回到离云派请罪,然后说出这些人的罪证?

    或许离云派的掌门会相信尔等的说辞,或许不会怪罪你们,但你们有没有想过,这群人身后站着陈远文?

    陈远文在离云派有没有盟友?你们这般一番作为,直接把陈远文这一派系置于死地,你觉得他的盟友会放过你们吗?

    对付另外派系,他们或许力不从心,可若是要泄愤,碾死你们这些小卒子,会费多大的功夫?”

    有人脸上的愤怒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思索的表情:“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放过他们,然后一同回到宗派,言明他们的罪过后,让掌门再做定夺?”

    没人是傻子,他们自然也不是,只不过之前被下毒这件事引起的愤怒淹没了理智而已,此刻冷静下来才感觉自己这边做事的不妥之处。

    “没错。”

    古青摊了摊手,说道:“原本你们才是苦主,如果你们杀了这几个,那就轮到他们是苦主了,毕竟死者为大嘛~”

    此言一出,众人不禁面面相觑,陷入了难言的沉默。

    他们都想明白了,可不就是古青说的这个理儿嘛?

    古青看了看他们,接着说道:“而且若是杀了他们,事情更为麻烦,远不止你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为了搞清楚事情真相,离云派定然要赎回陈远文,你们觉得陈远文会如实交代吗?除非他不想活了才这么说。

    届时,离云派的掌门,到底是相信你们,还是相信他呢?论地位,论实力,哪样你们比得上他?

    无论如何,到最后他肯定是不会死的,只要他不死,你们自然有的受了,除非离开离云派,否则的话陈远文有的是办法整治你们。”

    “掌门明察秋毫,绝不会……”

    “掌门就不是人了?是人就不可能无所不知,查无遗漏。”古青打断他的话,翻了个白眼不屑的说道:“接着听我说完。

    如果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必须要找个背黑锅的,你们还不够资格,所以陈远文最大的目标就是我们霸刀门。

    只要他一口咬死,不管是真是假,离云派定然会借此来我霸刀门兴师问罪,无非是闹一波相互扯皮,到最后定然不了了之。

    既然是不了了之,那自然就不会再提起秘籍这件事,也就是说陈远文又间接的立了一功,到那时候你们觉得他还会受到惩罚吗?”

    “……”众人在古青的注视下,不自觉的低下脑袋。

    太真实了……真实到让人哭泣。

    快意恩仇?红颜知己?

    扬名立万?潇洒自在?

    抱歉,不存在的。江湖这个东西,说白了就是社会,真以为人人都是小说主角?顶着光环各种作都无所谓?

    这些倒霉的离云派弟子,就是如此悲催,明明吃了亏,却还得强忍着憋屈。

    实话很伤人,不过古青觉得,对于他们而言,虽然伤人但也算是当头棒喝,起码比送了小命强。

    “你放开我们吧,我们不会再发疯了。”

    一女子苦笑着说道:“阁下一席话,让我等茅塞顿开,此言无异于救下我等性命,在下感激不尽。”

    “知道就好。”古青拍拍手,上前解开他们的绳子。

    收拾了一番,该包扎的包扎,该休息的休息,等到第二天,一行人终于再度启程,押着陈远文的几名弟子,声势浩荡的赶向离云派。

    走在路上。

    二人骑着马,落在后面地上交流,李洪问:“你的计划是什么?”

    古青低声说道:“副掌门,还不好说,主要没见过离云派的人,不清楚他们掌门的性格,眼下只能以稳妥为主。”

    李洪皱了皱眉,沉吟着问道:“你之前劝说他们的话,虽然听着很有道理,但为什么我总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古青微微一笑:“因为我只说出了他们那么做的坏处,却并未说出那么做的好处。言利不言弊,言弊不言利,自然听着有些不对劲。”

    “……”

    李洪无言以对,经古青这么一说,他才彻底转过弯来,原来真正的原因在这儿,怪不得他老是觉得别扭。

    假如这些倒霉蛋杀了陈远文的弟子,其实也并非只有坏处,好处也有不少,而且若是操作好的话,未尝不能逆转局势。

    可惜,就连李洪这种老江湖,一时半会都没从古青的语言陷阱中跳出来,更何况这些堪称江湖菜鸟的萌新?

    良久,李洪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暗叹江湖辈有人才出,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没几个简单的货色。

    古青望了望前面这些人,低语:“副掌门,待到离云派的时候,先莫要谈及此事,有些话还是让自家人说出来,可信度更高一些。”

    “自然。”李洪若有所思。

    他现在真的有些期待,接下来古青要怎么做,李洪不自觉有些佩服掌门,怪不得会特意传讯让他莫要小觑此子。

    如今李洪明白了,此子心机城府,都是一等一的深。

    别的不说,就之前那一席看似有理有据,实则暗藏祸心的话,可就不是一般人能说得出的。

    交谈并未持续太久,稍稍解了疑惑,李洪便果断收声,策马来到人群前,在前头带路。

    古青磕了下马腹,跟着人群,微微低下头遮住眼中闪烁的异色:“信息传达缓慢的时代,经验和眼界这种东西,真是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