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吞噬亿万个自己 > 2004:演戏,循循善诱
    他听罢,未然一叹:“啧啧,你这种头脑,足以去谋个更好的地位,何以落得这个地步?”

    古青呵呵一笑:“人各有志罢了,脑子用多了,死的早。”

    “五天。”他给出了一个期限。

    “不够,半个月。”

    “最多十天。”

    “好。对了,我还有个问题。”

    “说。”

    “我怎么称呼你?”

    “叫我老王就行。”

    “好。”

    ……

    翌日。

    古青如平常一样,睡到了下午,才换上衣服,慢悠悠的来到武馆准备打扫卫生。

    陈家老四,全名叫陈清风,今年十六岁,比现在的古青大两岁,虽然性格有些倨傲不好相处,但为人却不坏。

    最主要的是,陈清风还是一个做事非常认真的家伙,每天武馆下课后,他都要多练习半个时辰左右,才会收拾东西回去。

    古青也往往这个时候会来武馆,一来二去的二人也算打个脸熟,不过也仅仅只是脸熟而已,彼此的对话加起来连二十个字都没有。

    今天,如往常一样,陈清风沉默的在角落练习着馆主教导的技巧,见到古青过来,便停止了练习,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奈何没等他出门,伴随着一阵瓦片碎裂声,一道黑影冲破房顶,瞬间袭向陈清风,他甚至连反击都未曾做到,便直接失去了意识。

    老王提着他的后颈,跟提着一只小鸡一样,冲古青点点头,甩手间一道破空声响起,偌大的道场瞬间分裂成两半,尘烟弥漫,瓦砾纷飞……

    古青站在废墟前,无语的看着这一切,忽然回过神,酝酿了一下情绪,一把丢掉手里的水桶,仓惶朝外奔去,满脸惊慌的胡乱叫喊着。

    “救命啊,快来人啊。”

    “怎么回事?”

    “该死,到底怎么了?”

    “道场塌了?”

    “里面没人吧?”

    不多时,武馆的人便争先来到道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馆主宋天成龙行虎步的走来,眯眼扫过废墟,而后转头看着古青:“小古,说一说到底这么回事?”

    古青颤着声,结结巴巴的回答:“我也不知道,只是刚刚过来,准备打扫道场的时候,忽然道场房顶便被冲破了,一个人冲了进来,抓走了陈清风……”

    “陈清风?”宋天成脸色微变,他忽然想起这段时间陈家发生的事情,心头蓦得升起一股阴云。

    武馆的大师兄忽然急声问:“那人长什么样子看清了吗?”

    古青打了个哆嗦,低声说道:“没,没有,动作太快了,我只看到一条黑影,然后道场就塌了。”

    说着,他指了指水桶和一地的水渍:“当时我就在那,还没进门呢。我在等陈清风收拾东西出来,然后再准备打扫。可是陈清风刚刚走到门口,就,就……”

    “废物。”大师兄恼怒的骂了一声。

    宋子怡噘着嘴,替古青打抱不平:“喂,师兄你有点过分吧。古青也不是外人,他又不是习武之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目力。

    而且,看看道场现在的样子,那掳走陈清风的绝对是强者,就算换成你在这,怕也看不到其他什么,古青能保住小命就已经不错了好吗。”

    大师兄苦笑道:“师妹,你……唉,如今的事实是,陈清风在武馆失踪,陈家不一定会善罢甘休啊。”

    宋子怡撇撇嘴,不屑的说道:“陈家他能如何?自家老三在屋里死了都不知道,就算他们在这,能拦住对方不成?”

    “把我交出去吧。”

    古青挠挠头,有些颓然的说道:“我似乎是唯一的目击者,如果把我交给陈家,武馆或许能摆脱一些责任。”

    大师兄闻言,眼底不禁划过一丝精芒,正待出言将古青的话钉死,却见宋天成浓眉一皱,沉声喝道:“胡闹。”

    他看了眼古青,长叹道:“你只是无名小卒,能抵得上多少斤两?待陈家人来后,无须紧张,把事情经过说于他们便是。

    陈家这段时间事情不少,老夫大不了帮他一把,陈清风终归是我武馆弟子,那家伙胆敢在老夫这里生事,自绕不过他。”

    事关陈家,在这一亩三分地算不上什么小事。

    这次官府的人来的比陈家的人还快的多,当头那位大人,正是昨天古青在桃花斋看到的那位。

    “你便是目击者?”

    这人仔细看了看那片废墟,复而来到人前,对古青微微一笑,温言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莫要紧张,且予我细细道来。”

    宋天成笑了笑,做了个手势,边走边说:“刘大人,还是等苦主的家人来后再说吧,且随老夫进屋稍等片刻,可好?”

    “也好,就依宋馆主便是。”刘大人沉吟一番,还是点点头,吩咐衙役看好此地,这才跟着宋天成进了前院正堂。

    这次,没有等太长时间,仅仅前后脚的功夫,陈家人便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其家主,也就是陈清风的老爹陈绪坤,望着废墟良久,脸色阴沉的好似能滴下水一样,好一会儿才背着手来到正堂,与几人打了照面。

    陈家老大陈堃,指了指古青说道:“你且道来,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一丝一毫都莫要忽略。”

    古青低眉顺眼,一板一眼的复述了一遍经过:“事情是这样的……”

    期间不时有人问些问题,古青或有答案,但多数都以‘不知道’‘没看清’等回复。

    虽然明知古青身为一个普通人,在经历如此事件后还能如此镇定,且复述一番已经实属不易。

    但堂中气氛还是逐渐冷了下来。

    看着沉默的几人,古青忽然结结巴巴的说道:“我觉得,那人应该不会杀陈公子。”

    “哦?”刘大人讶然挑眉,不由问道:“这是何故?你为何如此认为?”

    古青说道:“因为,对方掳走了陈公子,却并未当场杀了他。我感觉他似乎是为了某种东西而来,恐怕过不了多久,对方就会传信给陈家主。”

    “有理。”

    刘大人欣然点头,看向陈绪坤:“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根据得到的线索来看,对方的目的很可能便是陈三公子此次走商时,带回来的某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