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儒道封神 > 0001 我来救你
    三月桃花飞,微风过处,瓣瓣桃花环绕在白衣少年的身边。

    观津县县院红墙下,铺着笔墨纸砚的书案边,十六岁的张一念缓缓抬头,唇角的血迹比桃花更艳。

    红墙、桃花、黄纸、少年,一应入画,只是在少年的眼底,恍惚有一抹茫然。

    “我……怎么回来了?”

    此前一瞬,少年张一念的印象还停留在恨少十二书峰之上,那个他滞留了一万年的地方。

    然而,在他合上恨少十二书峰最后一本书的时候,天摇地动,书峰崩塌,一个恍惚之间,神思居然回到了这具身体里。

    回到了汉皇朝清河郡观津县的县院前院之中。

    回到……不,是回来了……

    ……

    县院前院外围的木栅栏边上,站着一群观津县的百姓围观。

    不知道多少人看着张一念,满脸惋惜。

    “张一念看来是没法争得试贴、经义、书法三连冠了,他已经垮了……”

    “换了谁谁都会垮!去年他岳父亡故之前,治病欠下了高利贷,这几日催债的堵了门,吵闹不休,本就心力交瘁,刚刚又惊闻未婚妻袁沉鱼被人掳走,说是要卖到窑子抵债。他哪能不垮?”

    “谁让他试贴、经义已经夺冠?谁让他的对手是观津窦家呢?”

    “嘘——少说两句,小心祸从口出……”

    ……观津窦家。

    这四个字眼,顺风飘入张一念的耳畔,他眼神微动,今日所得噩耗驱散重回观津县的迷茫,只剩下心底的怨愤。

    半月之前,观津县令和县院联合发布公告,为迎接太后寿诞,特别举办一次文比,夺冠者除能得到赴京为太后进献诗词歌赋祝寿的荣耀之外,还能额外获得县院圣文庙降下的道心。

    有资格参加文比的,至少也是观津县的童生读书人,对于他们来说,祝寿的荣耀或许还在其次,天降道心却是难以抗拒的吸引。

    道心,乃天降!

    商末纣王无道,致使妖蛮借机入侵,天下大乱,周文王造周易,挥师东进,挽狂澜于大厦将倾,灭商逐蛮,铸就周王朝,人族昌盛;此后天地清气横生,百家争鸣,百家学子引天地清气入体,铸就道心,以为进身之道。

    但春秋战国之后,秦始皇一统天下,焚书坑儒,百家经学大都陷入低谷,天地清气随之低迷,天下学子想要自行铸就道心,难上加难。

    为开天下争学之风,统领人族经学的圣文宫颁下法旨,以才取人,以学授徒,能识百字者授以童生虚名,能于县院诸科考试中夺得三优者,天降道心,铺就进学之路。

    童生但凡得到道心,获授秀才道位,见官不跪,逢役可免。

    秀才通过郡国郡院考试,获授举人道位,即可出入郡府,入仕为官。

    举人通过圣文宫和皇朝的联合考试,获授进士道位之外,或可跻身高位,或可受国家奉养,追逐更高的圣道。

    一切的基础,都在于在县院考试之中夺得三优,获取道心。

    这一年,县院考试之期还不到,这次的文比,等于给了童生们额外获取天降道心的一次机会。

    张一念,志在必得。

    他幼年双亲亡故,寄居在未婚妻家长大;未婚妻家贫寒,岳母早年病死之后,岳父在观津工坊做工,未婚妻袁沉鱼替人缝补衣物补贴家用,生活不易。

    半年前,他在县院才名初显之际,岳父却是在工坊受了伤,断了一条腿,工坊坊主赔了一点钱之后就不再管了,他和袁沉鱼为了给岳父治病,借了高利贷,最终却也没能留住岳父的命。

    他只想早早考取秀才,乃至举人、进士,以便能够借此早早还上欠款,能够改善他和袁沉鱼的生活。

    这次文比前两场,他不但接连夺优,而且成绩高居榜首,只待今日书法比试再度夺冠,就能得到天降道心。

    不曾想,他的异军突起,得罪了窦家。

    观津窦家!

    当朝窦太后就是从观津县走出去的,观津窦家一门,全都是窦太后的远亲。

    窦家也有一位童生参加这次的文比,而窦家迫切希望,能够借祝寿的名义,将这名童生送到京城窦太后的面前。

    据说,窦家的这一希望,也得到了窦太后的首肯。

    原因很简单,因窦太后之名,窦家的确也有一些子弟在京城为官,但同样因为窦太后之名,外界普遍认为,窦家子弟的官职全部都是幸进,与真才实学无关。

    如果观津窦家能够送出一名文比之中胜出的童生,无疑能让窦家文名大涨。

    窦家童生窦如龙,颇有才名,但在张一念面前,却终究略输一筹。

    试贴和经义两科,窦如龙一科优一科良,几乎没希望通过三连冠夺得天降道心。

    唯一的机会就是张一念在书法一科败北,获取县院加试,才有希望扳平成绩,继而才有可能胜出。

    窦如龙成败就看今天!

    昨天夜里袁沉鱼还说,催债之人数月不曾登门,偏偏赶在文比之间密集催讨,让人怀疑是不是有幕后推手,今天袁沉鱼本人居然又出了事。

    谁人掳走了袁沉鱼?谁要把袁沉鱼卖进窑子?

    袁沉鱼这一辈子完了!整个家……都完了!

    晴天霹雳一般的打击,让张一念的心神俱碎,当场身陨,灵魂却在恨少十二书峰重生。

    恨少十二书峰,乃是十二座建造了无数藏书阁的山峰,地处无尽云海之上。

    云海深邃,犹如迷宫,人亡家破的张一念初临之时,曾经想要找过出路,想要找到回观津县的路,去救可怜的袁沉鱼,但他在云海之中绕来绕去,却怎么也绕不出去。

    最终,他还是绝望了……

    更让他绝望的是,哪怕不饮不食,不眠不休,跳崖撞墙,他都死不成。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万念俱灰之际,张一念拿起了恨少十二书峰上的书……

    恨少十二书峰之上的书,有些来自前朝,有些居然出自后世。

    这些书,前朝千载,后世万年,包罗万象,无所不有。

    这一读,就是万年。

    诸子百家,他烂熟于心。

    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他倒背如流。

    天文地理,物理化学,他的认知超越汉皇朝千年万年……

    张一念读万卷书,学万般技艺,天地清气无形凝结于丹田之中,铸就揽胜道心,其自身境界一路攀升,直达圣前。

    圣前,乃是成圣之前的最后一道壁障。

    只需跨越这道壁障,张一念就能成为圣人!

    当他读完恨少十二书峰之上最后一本书,准备潜心思考,破境成圣的时候,天崩地裂,神魂重回观津县院的文笔现场,重新复活……

    稍稍静下心来,张一念内视丹田,察觉到揽胜道心还在,只是不知为何,道心力量受到了无形压制,其境界留在圣前,但却只能发挥出大概百分之一的能力。

    但,这也足够了!

    至少,救下袁沉鱼,绝无问题!

    恨少十二书峰之上,他曾经看过一本后世修订的书籍——《观津县志》。

    书中有段记载,说景帝六年,有个地痞误杀无辜,被县令下狱治罪;为减轻罪责,自供景帝四年受人指使,伙同他人绑架袁沉鱼藏匿于县城西郊破庙之中,准备卖入窑子,下午申时发现,袁沉鱼已于未时上吊自杀,所以沉尸枯井脱罪……

    此时不过上午巳时,离未时还有足足两个时辰!

    “……既然上天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绝不能让悲剧继续!”

    张一念目光之中隐隐闪过一道寒光:“沉鱼别怕,我来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