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超级唱作人 > 第三章 这废材还有未婚妻?
    “好的,我知道了。”高歌心中淌过一丝暖流。

    “没事就出来坐坐,房间里空气不流通,呆久了不好……等我烧几个菜就准备吃饭了……今天想喝什么汤?”

    老太太一边罗嗦着,一边又怕儿子嫌她罗嗦,转身离开去准备晚饭。

    看到老太太瘦弱单薄的背影,还有灯光下极其刺眼的丝丝银发,高歌一个没忍住,眼眶就红了。

    “妈!晚饭我来做吧。”

    “嗯?”老太太回头,奇怪地看了一眼儿子。你娘年纪是大了,可耳不背啊,用得着这么大声?

    听到高歌说他要做饭,老太太就更惊奇了。

    高家祖传,男不下厨房。老高更是从小教育高歌:做好男人的事情,做饭洗衣打扫卫生这类家务活不要插手。

    老太太上上下下将高歌打量了一遍,似乎想确认自己儿子没有被外星人捉去改造。

    看着高歌肯定以及坚定的眼神,老太太乐了,“好啊,今天我就尝尝我儿子做的菜。”

    “那您就瞧好吧!”高歌一挽袖子,看起来还蛮像那么回事。

    穿过客厅的时候,高歌看见了这个世界的父亲。

    高爸爸正在客厅看书喝茶。

    老头儿刚彻底退下来没多久,在家还习惯性地穿着西装。个子很高,肩膀很宽,天生的衣服架子,在这一点上高歌得到了很好的遗传。

    一头花白的短发精神至极,面容清癯,即便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也难掩曾经上位者的气势。

    记忆中,高歌从小就比较害怕父亲,尽管高爸爸从未动手打过他,甚至连稍带严厉的呵斥都极少极少。也许是因为在他印象里,父亲总是一脸严肃刻板的表情,干什么都是一丝不苟,给人感觉严厉有余,亲和力不足。

    “爸。”高歌站住了,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嗯,”高爸爸看了高歌一眼,“不能喝酒以后就尽量别喝。来,陪我喝杯茶。”

    “爸你喝吧,我去做饭。”

    说完,高歌直奔厨房。

    做饭?

    高爸爸疑惑的目光投向妻子身上。

    “别看我,攀攀自己说要试试的。”

    不愧是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丈夫一个眼神,高妈妈立刻就能就明白。老头儿这是以为她强迫儿子下厨呢。

    高爸爸微不可查地摇摇头,视线又转回书上,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出言反驳。

    高妈妈在丈夫对面坐了下来,开始熟稔地烧水清洗茶杯。

    “要我说啊,男人会做饭,有什么不好?要想留住心,先要留住胃。这话放你们男人身上适用,放女人身上也适用啊!”

    “嗯,适用。”高爸爸缓缓点头,视线却没离开过手中的书。

    高妈妈对丈夫的敷衍丝毫不以为意,手里动作不停,嘴上自顾自地继续感叹道:

    “哎呀,攀攀真是长大了,懂得孝敬父母了。你知道对门老李家的丫头,小琴?比攀攀也小不了两岁,都这么大人了,在家什么事都不干,天天玩到凌晨两三点,白天一觉睡到中午。这样怎么嫁的出去你说,真是的,我一点都看不惯!”

    “嗯,看不惯。”高爸爸点头,视线还是没离开手中的书,一只手却仿佛长了眼睛似的,准确无误地端起妻子刚刚斟满的茶杯。

    “哎,你这人,”高妈妈不满地啧了一声,“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到啦,”高爸爸抿了口茶,咂咂嘴巴,“人家又不把女儿嫁给你儿子,你看不惯有什么用。”

    “也不知道攀攀将来会娶个什么样的老婆……”高妈妈叹了口气,端到嘴边的茶杯又放了回去。

    高歌的个人感情问题一直是父母的一块心病,仅次于对他事业的忧心程度。或者说这是所有中式家庭的通病:上学的时候不允许子女谈恋爱,毕业了就催他们结婚,结婚了就催生孩子。

    对于别的家庭来说,父母可能是习惯性地催促,心里并不一定真的着急。

    可是高歌的父母不同。

    高爸爸今年69岁,比高妈妈大两岁。他们算是晚婚,婚后生了个女儿,也就是高歌的姐姐。可小姑娘打出生就心脏不好,13岁那年没挺过去,夭折了。

    高妈妈40岁才又怀了高歌。高龄产妇,老来得子,又是独子,所以这家伙自打出生起,就比别家孩子更得娇宠。

    这也是他为什么已经27岁了,还能宅在家里啃老的一大因素。

    眼看高爸爸即将迈入70岁,按祖辈自嘲的话来说,已经是黄土都埋到鼻子了。

    这个时候要是还不把高歌,这根高家独苗苗的人生大事安排好,二老就是彻底埋入黄土了,又怎么能走得安心!

    见妻子旧事重提,高爸爸也淡定不下去了。

    “要不,我跟老沈联系联系?”

    “老沈家?”高妈妈楞了一下,犹疑道:“你说那事儿?”

    高爸爸点头,“两个孩子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这种事老沈他们作为女方,总不好主动提出来。”

    “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别说攀攀他们年轻人,搁我身上我都接受不了,”高妈妈神情犹豫不定,“要不还是算了吧,我总觉得这事不怎么靠谱……”

    啪!老头儿把茶杯用力往茶盘上一放。

    “怎么就不靠谱了,我们家老爷子和沈家老爷子那是过命的交情,互相给对方挡过子弹的。沈家老爷子也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的长辈,就算二老已经过世,不能亲眼见证,可我就不信他沈国良敢背这个不孝的骂名!”

    “嘁!”高妈妈不屑道:“莹莹她妈什么样的人我不清楚?老沈再怎么孝子,在朱月芬面前也得老虎变小猫。”

    高爸爸赶苍蝇似的挥挥手,拿起茶杯喝茶。

    “你还不信?那我问你,老沈家要是真不拿这个当回事,你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高爸爸咽下茶水,舔了舔嘴唇,又干咽了一下,颓然道:“你都说是一张老脸啦,能值几个钱。”

    “那你联系吧,我不管了。”

    老太太气得扔下老头儿一个人纠结,起身去厨房给高歌帮忙。

    老头儿思忖片刻,突然牙关一咬,掏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就拨了出去。

    ……

    高歌正在厨房忙得像个陀螺似的转个不停,没注意客厅父母间的谈话。

    作为一个幼年丧母的孩子,他的厨艺早就被锻炼出来了。虽说比不上专业大厨,但几个家常菜也能做得色香味俱全。

    一家三口,还有两个老人,高歌没有做太多菜。

    炖鸡蛋羹一大碗,爽滑好下喉,适合老人家吃;茄子切成细长条,跟豆角炒一盘豆角茄子;空心菜便宜又常见,高妈妈每天早上都会去买一大捆,水嫩香脆,爆炒一大盘;青椒肉丝是高歌百吃不腻也最拿手的菜式,同样来一盘;再简单弄个菜心神仙汤,清淡却不失鲜香;最后用小碟盛点油炸豌豆,给老头儿下酒。

    四菜一汤还有下酒菜碟,不甚丰盛却足够三人一顿吃的,没什么硬菜却充分满足了两个老人的饮食需求,再加上高歌还算过得去的刀功和炒功。

    完美!

    高妈妈进到厨房准备帮忙,却发现儿子已经在取围裙了。

    “哟,闻起来还蛮香的嘛!要不要我帮忙?”老太太夸张地耸了耸鼻子。

    “不用,已经做好了。”高歌取下围裙,一看老太太正准备往外端菜,忙把老人家拦下来,“您出去等着吧,我来就行。”

    “好好好!”高妈妈也不矫情,顺着儿子往外推的手势就退了出来。那跃上眉梢的喜悦,却是如何也掩盖不了的。

    饭菜上桌。

    高歌给老头儿倒了一小杯白酒,给自己和老太太盛了小半碗清汤,端着碗,却没有动筷子。

    在儿子期盼的目光中,老太太喝了口汤,老头儿舀了一勺鸡蛋羹尝了尝。

    “嗯!不错,这鸡蛋羹炖得有水平。”老头儿说。

    老太太眉开眼笑,眼睛眯缝得跟抬头纹都分不清了。

    “好吃就多吃点!”高歌道。

    明明是其乐融融的温馨场面,可高歌却觉得鼻头直发酸。

    为自己。

    也为这具身体的原主人。

    破天荒地,高歌一家居然将四菜一汤吃了个干干净净。老头儿还想趁老太太不注意,偷偷再点一点白酒,结果被眼尖的老伴儿给逮了个正着。

    吃完饭,老太太拒绝了高歌洗碗的请求,坚决要求自己洗,还一本正经地给儿子传授经验:做饭洗碗你只能干一样,哪怕以后娶媳妇了也要这么做,知道吗!

    高歌还能怎么样,聆听教诲,然后去陪老头儿喝茶。

    高歌坐下来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顿觉唇齿留香,淡淡的苦涩味道刺激着味蕾,回味无穷。

    “我已经跟你沈叔叔约好了,明天晚上,一起吃个便饭。”

    “哦。”高歌茫然点头,脑海中开始回忆:这个沈叔叔何许人也?

    “明天穿得正式一点,精神一点,对人要有礼貌。”

    “哦。”高歌再次点头。

    “莹莹也有几年没见了,这丫头呢,小性子是有点,但你是男人嘛,应该有容人的肚量。”

    “呃……”

    老头儿前面说的还好。高歌一时半会想不起这位沈叔叔是谁,不过去吃个饭,正式一点,礼貌一点,都是人之常情。可是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直接让高歌喷了。

    “毕竟是你的未婚妻。”

    “未……未婚妻?”

    噗!

    高歌一口茶水直接喷了。

    这废材还有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