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皇天战尊 > 第七百一十二章 灰暗色湖泊
    剑冢尽头。

    阳炎看着横亘在前面的一面坚硬如铁的石壁,陷入了沉思。

    这面石壁极为特殊的地方在于,其表面写满了字,而且是同一个字——

    藏!

    但每一个“藏”字风格均不同,不但笔画形态各有不同,深浅程度也大不一样。

    即使是同一个字,其中每一个笔画都大相径庭,就好像不同人写的字拆成一笔一划,然后再重新组合成一个完整的字。

    更让人在意的是,阳炎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这些“藏”字的每一个笔画都蕴藏着一种剑意。

    有的锋芒毕露,看一眼都会刺痛眼睛;有的沉稳内敛,看似平凡实则暗藏杀机;还有的逍遥如风,随心所欲,等等。

    林林总总,阳炎分辨出来的剑意就上百种不一样的,还有一些剑意比较淡或是比较相似的,但几乎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剑意存在超过两个笔画。

    尤其每一个“藏”字的笔画之间,蕴藏的剑意截然不同,连相似的都没有。

    以阳炎的眼力加上合理的推测,他通过观摩石壁,得出了两条结论。

    一、虽然每个“藏”字笔画之间存在差异,但应该是由同一人书写成的。

    也就是说,每一个藏字就代表着一个来到这里并且留下完整字迹的人。

    二、藏字总共十七个笔画,每个笔画代表一种剑意,这是对入剑冢者的考验。

    意味着,他必须要用十七种不同的剑意在这面石壁上刻下一个完整的“藏”字,才能够得到藏剑神诀!

    阳炎一开始的预感并没有错,剑冢主人费那么大劲收集众多强大尊者人物的佩剑,埋葬剑冢之内,并不是吃饱了撑的。

    若没有参悟外面那些尊者剑坟的剑意,阳炎即使来到这里,也唯有望而却步了。

    轰!

    阳炎冲天而起,到达石壁最顶端时,并指为剑,剑气激射而出,迅速挥动,开始书写了起来。

    无双剑意、生命剑意、不屈剑意、傲然剑意、杀伐剑意、轻灵剑意、逍遥剑意、……唯心剑意!

    瞬息之间,十七种不同的剑意在阳炎指尖不断转换,娴熟自如,没有半分滞涩。

    整个过程不超出两个呼吸,行云流水。

    踏!

    阳炎轻飘飘地落在地上,衣袂翻飞。

    石壁最顶端出现了一个凌驾于所有字迹之上的“藏”字,笔走龙蛇,栩栩如生,十七种不同的剑意光华流转,耀耀生辉,霸气盎然,仿若君临天下!

    “好字!”冰若言由衷地赞叹道,眼神之中流露出些许异彩。

    方才那一刻的炎儿,真的很像曾经的他!

    一样的骄傲!

    一样的潇洒!

    一样的风华无双!

    她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误以为是他回来了,阳炎落地的声音响起,她才将思绪拉回现实。

    阳炎抬头看着那个闪耀的“藏”字,满意地点了点头,望向师尊。

    冰若言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虽然她对《藏剑神诀》没有兴趣,但和阳炎一起留名这种事,她是不会拒绝的。

    微微一笑,幽香的清风划过阳炎鼻尖,冰若言就像是乘风归去的九天神女一般,起舞飞天,来到与阳炎齐平的位置。

    洁白无瑕的修长玉指点缀虚空,紧靠着“藏”字,一个一般大小,就连每一个笔画深度都一模一样的字浮现出来,与它齐平。

    呼!

    香风轻拂,冰若言在阳炎旁边飘然落下,美眸含笑,声若天音“为师的字怎么样?”

    “……呃。”阳炎一直盯着她书写的过程,面无表情,眼神却逐渐微妙起来,此刻听此一问,竟不知该如何作答才是。

    冰若言的字自然是非常美观的,每一笔每一画,都妙到毫颠,蕴藏的剑意更是浑然天成,深不可测,恐怕剑冢主人再世,也很难挑出任何一点瑕疵。

    更难能可贵的是,她的每一种剑意都与阳炎的不同,却偏偏能与他书写的“藏”字相得益彰,若说他的“藏”在某个眼光非常毒辣的人眼中尚有微小不足的话,现在则不存在了。

    或者说,那点不足已经被完美地转化为了优点。

    这两个字,一个有着君临天下的皇者气概,一个有着超脱凡俗的天仙之美,交相辉映。

    齐临石壁之巅,超越众生,给人一种错觉,仿佛这并不是字,而是一对比翼双飞的神仙眷侣。

    阳炎无语的是,冰若言刻下的并非是“藏”字,而是“劍”字,比起两个“藏”字,显然这两个字更加相配了。

    但问题是,那么多前人都是写的“藏”字,师尊你写个“劍”字能获得认可么?

    就算不纠结字形,论笔画,“劍”字才十五画,还少了两画呢!

    若是叶雨凝敢这么皮一下,阳炎少不得要狠狠斥责她一番,但对象是自己师尊,阳炎也只能无语凝噎了。

    他心如明镜,冰若言写这个“劍”字并不是为了《藏剑神诀》,纯粹是兴趣使然。

    “咦?这是什么?”这时,一道悦耳动听的声音在另一边响起,阳炎微微扭过头,水念予正睁着水灵灵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石壁。

    殊途同归,她也走到了这里,比阳炎二人也就慢了一刻钟左右。

    左右扫了一眼,只有她一人,阳炎问道“你把雨凝送出去了?”

    水念予点了点头道“死寂之气太凶了,怕她承受不住。”

    阳炎了然,水念予拉了拉他的衣袖,催促着说道“你还没告诉我,这上面怎么那么多奇怪的字呢?”

    “用十七种不同的剑意在上面刻画一个‘藏’字,就可以见到《藏剑神诀》的传承,你要不要试试?”不知为何,素来不喜理会他人的冰若言,竟是在阳炎之前开口说了出来。

    “这样啊。”水念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目光很快就被石壁顶端那两个耀眼夺目的字吸引了过去。

    无它,这两字不但意境非同凡响,太完美无瑕,也太特立独行了!

    “这两字是你们写的吗?”水念予扭头望向阳炎,眼睛里闪着光。

    不知为何,阳炎总有不好的预感,警惕地问道“你欲做甚?”

    “石壁刻字,不一定要写‘藏’字的。”水念予歪了歪脑袋,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当然不是!”阳炎严厉否决她不知从哪里得出来的结论。

    水念予指了指那个最特立独行的“劍”字,轻笑道“你师尊不就写了别的字?”

    阳炎淡淡道“师尊对《藏剑神诀》无意,你难道也是?”

    “我不是。”水念予摇头,眨了眨眼道“但是你怎么知道一定要写‘藏’字而不能是其他的字呢?我觉得,只要不少于十七种剑意就可以了。”

    阳炎顿时一愣,是啊,剑冢主人留下《藏剑神诀》作为传承,立此石壁是为了考校后人的天赋和悟性。

    从尊者剑坟中领悟十七种不同的剑意,这才是重点,至于写的什么字貌似不是太需要关注的点。

    阳炎发现自己走入了思维误区,因为前面的人都写的是“藏”字,就下意识地认为必须写“藏”字才有用,但事实上,真是如此么?

    就在阳炎沉思之时,水念予已经腾空而起,来到石壁最高处,葱白玉指似跳舞般地挥动着。

    少许,与“藏”“劍”齐平,紧贴着“劍”字向右多出了两个灵动飘逸的字。

    “神”!

    还有“訣”!

    如同精灵一般,让人一眼看去,就心生欢喜。

    “怎么样?”水念予雀跃的声音打断了阳炎的沉思。

    抬头往上一看,阳炎眼角微微一抽,他内心想法已经无法简单形容了。

    这两个女子,全都不按套路出牌,甚至一个比一个难以捉摸,师尊开创了一个新流派,但少了两笔画。

    水念予不甘示弱,不但将新流派发扬光大,一个人写两字,还正好多出了两笔画。

    这简直了!

    要不是她们彼此气氛和谐,又非喜欢争相斗妍的寻常女子,阳炎都要以为她们在暗自较劲了。

    不过好在,并没有让阳炎无语多久,片刻之后,石壁缓缓下降,竟是沉入了地底,露出了背后隐藏的洞窟。

    倏然,一股极其浓郁的死寂之气如同山峡决堤一般倾泄出来,阳炎瞳孔收缩了下,下意识地拉着二女往后退去。

    待这股死寂之气宣泄开来,三人重新靠近洞窟,看到里面的景象时,都不由得微微心惊。

    洞窟里面,有着一片不知深浅的灰暗色湖泊,周围弥漫着的死寂之气不知比洞窟外面的剑冢浓郁了多少,死寂之意压迫得人心脏悸动不已。

    三人都非常清楚,那湖泊里的可不是真的水,而是浓郁到极致已经凝化成液体的死寂之气,整个灰暗色湖面半点生机也无。

    阳炎脸色微沉,看了一眼二女,凝重道“《藏剑神诀》只怕就在这湖底。”

    “要下去么?”水念予咬了咬红唇,向后阳炎递去一个问询的眼神。

    不是害怕,她连鬼气本源都不惧,自然也不会被这灰暗色湖泊吓到,她担心的是阳炎。

    毕竟,他的修为比自己要低了很多,而且这灰暗色湖泊让她有种非常危险的触动,一旦进入,她!恐怕就顾不上阳炎了。

    阳炎目光凝视着看似风平浪静的灰暗色湖泊,坚定道“我们下去。”

    水念予眼神闪烁着,听到旁边的冰若言轻声道“我陪你下去。”

    她便也不再犹豫,率先朝着灰暗色湖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