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克里木方面军
    事实证明经过斯大林格勒是正确的。

    这不只是因为弹药补给的问题,更是增加了一百余辆半履带装甲车。

    卡拉什尼科夫特地赶到车站找到了舒尔卡。

    “舒尔卡同志!”卡拉什尼科夫给舒尔卡递上了一个沉重的水壶另外又塞了两包烟到舒尔卡的口袋里,然后拥抱了舒尔卡一下,高兴的说道“听说你们要经过这里赶往克里木,我马上就赶来了!”

    “谢谢,卡拉什尼科夫!”舒尔卡回答着扬了扬水壶,他当然知道水壶里装的是沃特加。

    卡拉什尼科夫是从基层军队出来的,知道烟、酒是军队里必不可少的东西。

    “你不会把你的配给全给我了吧!”舒尔卡笑道。

    “当然不会,舒尔卡同志!”卡拉什尼科夫回答,然后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说道“别让别人知道,我们这有喝不完的沃特加!”

    这完全在舒尔卡的意料之中,要知道这里是斯大林格勒,一座以斯大林名字命名的城市,而且还在后方目前没有遭到德军的攻击,再加上卡拉什尼科夫等人又在拖拉机厂……拖拉机厂是苏联最大的国营企业,里头的工人都高人一等,就更不用说那些科学家了。

    但是,舒尔卡知道这些情况只是暂时的。

    “要有些准备,卡拉什尼科夫同志!”舒尔卡说。

    “准备什么?”卡拉什尼科夫疑惑的问。

    “还能准备什么?敌人的进攻!”

    卡拉什尼科夫愣了下,然后突然笑了起来“拜托,舒尔卡同志,这里是斯大林格勒……而且我们已经在反攻了,不是吗?”

    “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卡拉什尼科夫同志!”舒尔卡回答。

    “什么意思?”卡拉什尼科夫问“你是说德国人会进攻斯大林格勒?”

    这时哨声响了起来,列车员挥动了手中的红旗示意所有人上车。

    舒尔卡没有回答卡拉什尼科夫,只是拥抱了他一下然后就返回列车了。

    卡拉什尼科夫向舒尔卡挥了挥手,愣愣的看着火车缓缓开走。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的话,卡拉什尼科夫只会把它当作笑话。但说这话的却是舒尔卡,几乎没有错过的舒尔卡。

    列车再次启程,在黄昏中驶上了开往高加索的铁路,不久周围的天色就暗了下来,只剩下火车前刻意调暗的车灯光线。

    就像舒尔卡想的那样,列车从后方绕一圈就安全多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麦赫利斯这个最高统帅部代表手中的权力,当然其中有一部份原因是军情紧急……舒尔卡认为更重要的还是前者,因为如果说军情紧急其它方向也同样在战斗,此时也一样军情紧急。

    无论如何,一路上几乎所有的列车都在为近卫坦克第1旅让路,据说有的已经在路上等了几小时就等近卫坦克第旅的列车通过。

    这让舒尔卡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尤其是在他们看着铁路旁苦哈哈的在冰雪中等待的苏军士兵。

    第二天,当天色大亮时近卫坦克第1旅已经赶到了捷姆留克斯基。

    前来迎接麦赫利斯的是一名中将,他带着一众军官在火车站等着,见麦赫利斯下车赶忙迎了上来挺身敬礼道“很高兴见到您,麦赫利斯同志,我们已经按照最高统帅部的命令集结军队了!”

    在近卫坦克第1旅赶往高加索的时候,最高统帅部已在高加索地区组建反击部队。

    实际上不能说是“组建”,而是将高加索方面军一部与驻守克里木的滨海集团军一起合成了克里木方面军。

    这位前来迎接麦赫利斯的中将就是克里木方面军司令科兹洛夫中将(原为高加索方面军司令)。

    麦赫利斯点了点头,挺着胸膛一边整理自己的武装带一边胸有成竹的问“准备得怎么样呢?”

    “第44集团军已经集结完毕,第51集团军还在准备中!”科兹洛夫中将回答“另外我们也按您的命令与海军和空军取得了联系!”

    “很好!”麦赫利斯回答了声,然后就头也不回的钻进了停在面前的美式吉普车,在前后警卫的护送下往指挥部开去。

    这再次让舒尔卡无语。

    如果是战斗经验丰富的指挥员的话,这时候最关心的应该是前线的战况,更应该与科兹洛夫搭同一辆车然后马上询问细节……但麦赫利斯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慨念。

    不过这似乎也正常,靠打小报告做政治工作上位的他,当然不会知道这些。

    舒尔卡注意到科兹洛夫也皱了皱眉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然后扬了扬头和部下一起上车跟上。

    舒尔卡等人当然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他们等忙着将装备从火车上卸下来,然后再开往指定的军营。

    军营设在捷姆留克斯基以西的一个工厂里。

    此时的苏军已不能在野外宿营,尤其是坦克部队,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德军的侦察机马上就会发现它们甚至大慨的数清有多少辆坦克。

    卡图科夫对这场战斗有些不习惯,因为与往常一样他很清闲……不是他想闲,而是他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只知道克里木方向传来一阵阵炮声,偶尔还有几架德军飞机飞到上空引起防空部队一阵激战。

    (注高加索地区与克里木只隔着一道几公里宽的刻赤海峡,最窄处45公里)

    这让卡图科夫焦燥不安,他在指挥部里踱来踱去,然后实在忍不住把舒尔卡叫来。

    “他没有联系你吗?”卡图科夫问。

    “不,没有,上校同志!”

    “这不对劲!”卡图科夫着急的说“他应该知道没有你,他无法打赢这场战役!”

    “我不知道,上校!”舒尔卡回答。

    “他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的!”卡图科夫压低声音说道。

    舒尔卡也很无奈,他总不能没事也去找麦赫利斯吧。

    后来舒尔卡才知道,麦赫利斯现在之所以不需要他,是因为这段时间正在做他擅长的事……铲除异已安插自己的亲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