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增援
    铁路补给被苏军掐断后,反应最大的就是第四坦克集团军霍普纳上将。

    第四坦克集团军的补给主要依靠铁路。

    这一点是勿庸置疑的,公路运输有运输量小,汽车本身就消耗燃油,以及公路常常会被积雪堵塞等缺点,铁路则可以大量运输。

    此时苏军占领特维尔大桥后马上就截断了铁路以及另一条公路,只留下一条公路还能勉强运输……之所以用“勉强”,是因为苏联空军与此同时抓紧了对这条仅存的运输线的轰炸,这使第四坦克集团军的运输雪上加霜。

    霍普纳第一时间就将电话打到狼穴,因为他知道这时再与库比勒交流已经没有意义了。

    “元首阁下!”霍普纳对希特勒说“我们的士兵正在英勇的抵挡着俄国人的进攻,他们在零下四十几度的严寒下坚持在第一线,他们没有退缩,即便每天都有人被冻死。但是……我们就要没有子弹和炮弹了,汽车和坦克也没有足够的燃油,他们在用刺刀和牙齿与敌人作战,所以伤亡十分惨重,大量的坦克因为非战斗因素被抛弃!”

    霍普纳很聪明,他知道不能说“撤退”,也不能说部队有多困难,他换了一种说法,把第四坦克集团军形容成正在英勇抵抗的部队。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任何人在零下四十几度的情况下坚持作战都可以说“英勇”,只不过霍普纳没敢说的是非战斗减员有相当一部份是德军士兵正在向苏军投降,而且人数还有增长的趋势。

    这一点都不奇怪,这样的极寒、这样的补给,更重要的还是许多德军此时已相信他们无法取得这场战役甚至这场战争的胜利。

    于是,在欧洲普遍存在的“如果无法改变战局投降也不可耻”的思想下,投降就顺理成章了。

    “我知道,将军!”希特勒回答“放心,你们很快就会得到你需要的补给,俄国人不会在特维尔呆太久的!不,应该说,他们会永远呆在特维尔!”

    挂上电话后,希特勒马上就联系上了库比勒。

    “你指挥着一个集团军,却让敌人一个旅穿插进我们的咽喉要道!”希特勒说“第四坦克集团军的士兵正在英勇奋战,但他们却因为你的失误缺乏弹药陷入危险中,你要对此负责,中将!”

    库比勒心下一阵无奈。

    他的确指挥一个集团军,问题是自己的对手并非只有穿插进特维尔的这个旅。

    更何况,因为缺乏弹药、补给而陷入危险的并不只是第四坦克集团军面临的问题,整支德军都处在这样的危险中,包括库比勒的部队也是。

    但库比勒当然不能这么反驳希特勒。

    “是,元首阁下!”库比勒回答“我会把他们消灭掉恢复运输!”

    “你打算怎么做?”希特勒问。

    库比勒没想到希特勒会这么问,因为在此之前即便是希特勒也不会干涉到前线具体战术指挥的问题。

    库比勒看了看地图,就回答道“我会派第29步兵团增援特维尔大桥,元首阁下!”

    “只是一个步兵团?”希特勒反问。

    “我们没有多余的兵力了!”库比勒回答。

    “据我所知,将军!”希特勒说“你的第六装甲师就在特维尔不远的地方!”

    “可这是城市巷战,元首阁下!”库比勒回答“这样的战斗不适合坦克作战,另外俄国人还有新式装备……”

    “忘了他们的新式装备!”希特勒不耐烦的打断了库比勒的话“我们总有要面对的一天,中将!我们不能因为敌人有新式装备就放弃与他们战斗!”

    库比勒闻言不由无语,因为希特勒这话的确有道理。

    至少听起来有道理,但现实中……应该获取更多的这款新式装备的信息,尝试找到其弱点再放心的与其战斗,而不是一无所知再次把坦克部队往前推。

    “至于是否合适装甲部队战斗!”希特勒说“如果不合适的话,为什么俄国人坦克合适?他们就是用装甲部队拿下特维尔大桥的!”

    库比勒无言以对。

    这属于军事上的问题,苏军使用的坦克是装甲厚速度慢的“玛蒂尔达”坦克,这坦克本来就没有多少机动性,所以进入城市巷战虽然有困难,但至少在机动性上的损失并不是很大。

    更重要的还是,苏军其实是有火箭筒辅助其坦克部队才能在巷战中拥有这么强的战斗力然后一路势如破竹占领了特维尔大桥。

    但如果反过来。

    机动出色而防御平平的德军坦克进行巷战那就明显不合适,尤其还是敌人手中有射程较远、穿深奇高的新式装备。

    库比勒知道这些,但他却没法向希特勒解释。

    事实上,希特勒有时也并非完全不知道,而是有意选择看不到。

    就像指挥非洲军团的隆美尔向希特勒诉苦时一样,希特勒同样也是装作看不到,而摆出一大堆毫无意义的数据说服隆美尔,让他相信他拥有的已经够多了。

    “无论如何!”最后希特勒下了结论“一定要恢复运输并保证铁路通畅,明白吗?这关系到第四坦克集团军乃至整条防线的安危!”

    “是,元首阁下!”

    放下电话后,库比勒就有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他花了几分钟思考了一番,如果当初他没有故意拖延时间让俄军深入的话,情况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库比勒认为结果不会改变。

    因为俄军还是会离开河道攻击城市内的任何一个部位,而这些部位甚至都是随机的,只有一点是固定的,那就是特维尔大桥。

    所以,内部空虚的德军很难将其封锁住,顶多就是多争取点时间在特维尔大桥上的防御更严密些。

    想到这库比勒心里就好过了些,因为至少这个结果不是因为自己的错误判断造成的。

    这时副官从指挥部外面色紧张的走了进来,报告道“将军,我们知道这支敌人的番号了,它就是近卫坦克第1旅,也就是之前的坦克第四旅!”

    “什么?它是近卫坦克第1旅?”库比勒闻言吃惊的抬起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