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燃烧瓶
    苏军战机第一时间飞过近卫坦克第1旅上空。

    这是装甲部队作战的先决条件……坦克虽然有火力、防护和机动的优点,但同时也有目标大反应笨拙的缺点,这使其会成为敌人飞机很好的目标,甚至说是靶子也不为过。

    这也是德军重视空军发展的原因之一,制空权是“闪电战”的先决条件。

    因此,德国“闪电战”在二战后期玩不转,不仅是因为德军损失惨重素质下降,更是因为德国空军在美国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的大批量投入下已经丢失了制空权。

    一旦失去了制空权,装甲部队的机动就是个笑话,他们总是在赶往目标的路上就被炸毁一大半,等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残兵败将无力战斗了。

    此时苏联空军占据优势,同时最高统帅部也很看重特维尔愿意为近卫坦克第1旅提供空中援助,卡图科夫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二十余架苏军战机在特维尔上空甚至西面实施掩护,另外还有大约一百架战机待命,一旦德军战机出动马上就会遭到苏军战机的拦截。

    在这基础上,近卫坦克第1旅第一时间就对铁路发起炮击。

    其实苏军一直都可以轰炸德军铁路。

    比如远程炮火、轰炸机轰炸等等。

    无奈的是此时的莫斯科白天长晚上短,一天十五小时是黑夜。

    而且德军组织起大量的苏军百姓做劳役,铁路是随炸随修,所以用炮火和轰炸机封锁效果都不好,尤其是德国空军虽然处于下风却占据单架素质优势……德国空军处于下风是因为天气寒冷、燃油不足等因素导致升空率大大降低,他们在战机性能、飞行员素质等方面依旧有优势。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铁路距离特维尔只有两百米,而且还在特维尔大桥下方……铁路是在河道上修建的。

    苏军坦克甚至轻型迫击炮都能轻易将其炸断。

    更糟的还是德军无法维修,任何派上来维修的人都毫无疑问的会被苏军火力压制。

    于是,德军的运输很干脆的被切断。

    最悲惨的其实还是那些被布署在特维尔大桥桥洞里的德军。

    他们大多是机枪兵和狙击手,还有反坦克炮兵,他们下去时是用绳索吊运至桥洞里的。

    但桥面被占领就意味着他们的退路没了,而桥洞距离河道又有几十米的距离,如果河道里的是河水还好,往下一跳就能逃脱了,但那却是封冻的冰面。

    于是,桥洞里的德军就陷入进退不得的窘境。

    演员探出头去往下方望了望,“砰”的一声,一发子弹飞射上来就将他的帽子打飞,它撞到桥面反弹一下然后朝反方向滚了一段距离就掉到桥下。

    周围的战士们“哄”的一声笑了起来。

    “快去追你的帽子,奥库涅夫!”

    “听说你习惯把马盒烟藏在帽子里?

    ……

    这的确是演员的习惯,原因是气温太低如果还像往常一样将马盒烟放在铁盒里并装在上衣口袋的话,其结果通常是被冻得根本无法打开。

    这对于演员来说是无法容忍的。

    所以他就将烟丝用个小布袋装着并放进帽子上层。

    用他的话说,这样既可以保暖又可以时刻感受到烟草的味道,更重要的还是随时想抽烟都不用担心烟丝会被冻得像冰块一样碎成粉末。

    此时的演员就后悔莫及了,眼睁睁的看着藏有烟丝的帽子飞到桥下消失不见踪影。

    “这些婊子养的!”演员恨得直咬牙。

    他迟疑了下,然后飞快的跑向马车……马车是近卫坦克第1旅的标准配置,大约是每连配一到几辆运送补给。

    马车在别的地方或许是低级配置,但在苏联的冬天却并非如此。

    原因是汽车需要燃油,在低温下会被冻住很难启动,并且在厚厚的积雪中轮子会陷住无法动弹等等。

    这时反而是马车更方便的,因为它只需要将轮子换成雪橇,然后就可以在马匹的拖动下跑得飞快,甚至因为使用雪橇所以载重量还不低。

    演员从马车里取出一个燃烧瓶,用“子弹打火机”点燃了,然后飞快的探出身去往下方桥洞里一甩,“蓬”的一声,桥洞里就燃起了一团大火。

    惨叫声随之而起,桥洞里的德军士兵避无可避……一开始他们还能躲到桥洞的另一头,但火势会在弹药箱之间蔓延。

    其实更重要的还是那些被点燃的德军士兵,被火焰包围的他们在极端痛苦的情况下早已失去理智,那时的人总是条件反射的奔向自己的战友希望能得到帮助,于是很快就到处都是火头,其间还有弹药爆炸的声音。

    部份德军士兵承受不住痛苦,干脆从桥洞一跃而下,然后“叭”的一声摔到了河道的冰面上。

    舒尔卡没能看清他们摔死的样子,因为他们身上的火焰依旧在燃烧,能看到的只有一团团黑烟。

    这倒是给其它人提了个醒。

    在此之前苏军要攻击桥洞里的敌人也不容易,因为会像演员之前那样,一探头瞄准就被下方的敌人“叭”的一枪……尤其像这种就在正下方的目标还不容易瞄准,因为一不小心自己会摔到桥下。

    但如果像演员那样投掷燃烧瓶就简单多了。

    于是其它人二话不说,从马车里拿过燃烧瓶点燃了就接二连三的往下方的桥洞下方投掷。

    这其间有些德军着急的大喊“不不,别这么干,我们投降!”

    但这无济于事,执行穿插任务的苏军不留俘虏,他们没有精力也没有条件收容俘虏,俘虏不仅会分散士兵们的精力,还会存在许多不确定的危险,比如天色黑下来的时候,再比如德军进攻的时候。

    于是,一个个燃烧瓶投了下去,惨叫一阵阵的响了起来,很快整座桥就到处都是火焰和浓烟,以及一个个带着火头的德军士兵从桥洞跃下。

    这残忍的一幕使附近的德军看了都心惊胆战。

    “这是他们应得的!”指导员在舒尔卡身边说“这就是侵略者的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