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三百零八章 上校
    舒尔卡愣愣的望了一眼阿纳托利医生,暗道怪不得他一叫就能将内务部上校叫来而且还调了一支部队,这或许就是阿纳托利所说的“解决方法”吧!

    “不不……”切尔内采夫上校看着舒尔卡恍然大悟的神色,就摇头说道“不像你想的那样,舒尔卡同志,我不是因为我父亲才认识你的!事实上,我父亲是因为我认识你的!”

    舒尔卡闻言不由一阵疑惑。

    “我是内务部第251师的,舒尔卡同志!”切尔内采夫上校上前拥抱了舒尔卡一下,笑道“还没想起来吗?”

    舒尔卡不由“哦”了一声,说道“我们一起战斗过!”

    “何止一起战斗过!”切尔内采夫说“你还救过我的命!”

    被切尔内采夫上校这么一说舒尔卡就反应过来了,那天他的确救过一名军官,只不过因为天色太黑而且战情紧急,他甚至都没看清对方是个上校。

    “你是那名受伤的军官?”舒尔卡说。

    “是的!”切尔内采夫上校点了点头“你总算想起来了!”

    “他浑身是血的被抬了回来!”阿纳托利医生接嘴道“是我把他左臂里的子弹取出来的,然后他告诉我是你救了他!”

    说着阿纳托利医生也上前拥抱了舒尔卡一下,说道“谢谢你,舒尔卡同志,你救了我唯一的儿子!”

    “你也救了我,阿纳托利医生!”舒尔卡回答“所以,我们扯平了!”

    阿纳托利医生不由笑了起来,他感叹着摇了摇头,说道“知道吗,舒尔卡同志,有时我真希望他能像你一样!”

    说着就瞪了切尔内采夫上校一眼。

    切尔内采夫上校不由尴尬的笑了下,说道“可以让我们单独谈谈吗,爸爸!”

    阿纳托利医生没说什么,拍了拍舒尔卡的肩膀就出去了。

    “我认为你不能再呆在医院里了,舒尔卡同志!”切尔内采夫上校说“很明显,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暗杀行动!他们的目标是除掉你,以此来打击我们的士气和战斗下去的信心!除此之外,我想他们更担心的是你将来有可能在战场上对他们构成更大的威胁!”

    舒尔卡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原因的话,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暗杀一名少尉。

    “来一支吗?”切尔内采夫上校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问“医生没有说你不能抽吧!”

    “当然!”舒尔卡接过香烟然后凑到切尔内采夫上校面前将其点燃。

    “你准备怎么做,上校?”舒尔卡问“我是说,那些伤员!”

    “很简单!”切尔内采夫上校回答“检查他们的伤势,重点是轻伤员!”

    舒尔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间谍要混进来的话必须自伤或互伤,而这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有经验的医生能根据伤势大慨的判断出他们是在多远的距离下被打伤的。

    另外还可以调查他们是在什么情况下负伤的,有哪些证人等等。

    当然,他们并不一定都是间谍,有可能为了逃避战争而这么做。

    但这对内务部的人来说什么区别,反正逃兵也是要被处决的。

    “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舒尔卡问。

    “当然!”

    “我希望你不要这么做,上校!”舒尔卡说。

    切尔内采夫上校疑惑的望向舒尔卡,问“为什么?”

    “因为其它人是无辜的,上校!”舒尔卡解释道“暗杀我的那四个人可能是他们所有人。”

    “但也有可能还有其它同党!”

    “是的!”舒尔卡说“但为了这个可能,为了那一、两个叛徒,值得影响士气吗?”

    “影响士气?”

    “我是说,如果有人是无辜的!”舒尔卡说“他在战场上英勇作战,但却伤口却很像自伤,同时也没有足够的证据……那么他就会被当作叛徒!这样一来前线的士兵会怎么想?他们在战场上要面对死亡,回到后方在医院还要小心伤口没什么疑问!”

    闻言切尔内采夫上校不由沉默了。

    舒尔卡说的这种情况的确很有可能发生,因为战场上什么奇怪的事都有,就像之前一个被迫击炮炮弹直接命中却活下来的那个伤员一样。

    “我的意思是,我们不值得为了可能存在的叛徒这么做!”舒尔卡说“他们的阴谋已经败露了,我只要转移到其它地方,即便还有叛徒藏在其中他们也失去作用……他们能继续发挥作用的可能微乎其微,而我们却为此自乱阵脚甚至有可能影响到全军!”

    切尔内采夫上校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事实上,这不仅仅只是舒尔卡的观点,切尔内采夫上校也收到类似这样的命令。

    最高统帅部早就知道军队内部混进许多被德军利用的叛徒,但内务部却没有什么大动作。

    这不符合内务部的风格,如果是在其它时候,只怕早就查得满城风雨、鸡犬不宁了。

    但现在是非常时期。

    在前线战士与德国人正打得紧张的时候,如果内务部却在翻箱倒柜的审查自己的士兵自己的军队……这不仅会影响士气甚至还会造成某种程度的反弹。

    所以,这段时间其实内务部一直在压抑自己。

    “那么,你的意思是……”

    “我该出院了!”舒尔卡说“只要我离开这,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

    “不,舒尔卡同志!”切尔内采夫说“你应该继续养伤!”

    “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舒尔卡说“而且,医院并不比战场安全多少!”

    “我可以安排你去其它地方!”切尔内采夫说“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认为任何地方都没有坦克第四……不,应该是近卫坦克第一旅安全!”舒尔卡说。

    这倒是真的,近卫坦克第一旅中大多数都是知根知底的战友,许多人从布列斯特要塞起就在部队里,有没有被俘所有人都知道。

    想了想,切尔内采夫就点了点头,回答道“他们在斯大林格勒,我马上为你安排行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