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求救
    第二天,残酷的战斗依旧在继续。

    舒尔卡感觉他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只是在战壕中机械的躲避着炮弹,从战壕中探出身一次又一次扣动扳机将敌人打倒。

    战士们甚至不需要他命令,他们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甚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应该抱着炸药包与敌人的坦克同归于尽。

    所有人全都置身于一场狂野的血战中,炮弹爆炸,弹片和子弹不断的收割着进攻的敌人,撕裂生者与死者的。

    有时舒尔卡忍不住思考一些问题

    人类怎么可能禁得起这么残酷的战斗?

    在这样的地狱里哪里才是藏身之所?

    这里每个生命都经历了十几年或二十几年的成长,难道这些成长为的就是在这里迎接一发子弹?

    这些问题当然找不到答案。

    舒尔卡只知道,这里所有的人,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民人,眼神里都透着杀意、带着仇恨、还有一种像机器似的冰冷。

    几发炮弹在战壕边炸开,舒尔卡猫了下身然后就习惯性的沿着战壕机动,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已经被敌人盯上。

    正跑着舒尔卡突然被拉住,原来是一名伤员扯住了他。

    定睛一看,是拉里诺维奇……那个在基辅被地雷炸伤手臂又回到部队的士兵。

    “连长同志!”拉里诺维奇惊慌得大叫“救救我,救救我……”

    舒尔卡探出身去打了一发子弹,乘着换弹药的间隙观察了下他的伤势,他的两条腿被炮弹炸断,身上也到处是伤口,此时正努力的用绷带和衣袖为自己的断腿包扎止血。

    舒尔卡不禁为这个小伙子的求生所震憾,在这种剧痛下他居然还有力气做这些,在最后一刻攥住舒尔卡希望能保住性命……也许他已经习惯性的把舒尔卡当作自己的救星,以为舒尔卡能像上次一样救他。

    但舒尔卡却知道这是毫无意义的,这样的伤势,除非是马上在医院手术,否则没有人能生存下来。

    “抱歉,拉里诺维奇!”舒尔卡着,然后扯掉了拉里诺维奇抓住自己裤腿的手。

    “连长同志,连长同志……”拉里诺维奇着急得大喊。

    或者他并没有大喊,那只是舒尔卡脑袋里回响的声音,因为舒尔卡发现就算是炮弹在身边爆炸开他也依旧能听到这叫声。

    舒尔卡永远也忘不了拉里诺维奇眼里的失望,或者可以说绝望,从希望到绝望。

    但舒尔卡无法停下来帮助他,他不能为了一个必死无疑的伤员浪费时间,否则整条防线都有可能因为出现火力缺口而被敌人突破。

    舒尔卡放声大喊将一发发子弹射向敌人。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为了驱赶心中的恐惧?

    是为了躲避拉里诺维奇的眼神?

    是为了掩饰对他的愧疚?

    也许三者都有。

    舒尔卡想丢下枪放声大哭一场,但他却不能这样做,他必须得继续战斗,脚下踩着战友的尸体,从他们身上抽出手榴弹摸出子弹。

    战斗总算停了下来,德军再次丢下大片的尸体从阵地前退了下去。

    舒尔卡愣了一会儿,然后就发了疯似的跑到拉里诺维奇的位置。

    原本躺在战壕里的他靠在战壕壁上,他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从怀里掏出马盒烟准备给自己卷上一根,但他甚至连这个都无法做到……他无力打开马盒烟的盖子,正努力的样子就是他最后的姿势。

    舒尔卡默默的从他手里取过马盒烟,打了开来,取过报纸小心翼翼的卷上一根,叼在嘴里点燃了之后再塞进拉里诺维奇嘴里。

    “这不怪你,舒尔卡同志!”指导员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就在舒尔卡不远处。

    舒尔卡没有回答,只是愣愣的坐在拉里诺维奇旁边。

    对部队来说舒尔卡或许没错,但对拉里诺维奇来说并非如此。

    “我们还剩三十一人!”普卡雷夫报告“其中超过一半人负伤!”

    这里所说的“负伤”指的都不是轻伤了,而是会不同程度影响战斗的伤。

    舒尔卡点了点头。

    指导员给舒尔卡递上了一根烟,说道“听说了吗?就在我们旁边的会让站……”

    “嗯!”舒尔卡点了点头。

    会让站就是在铁路上火车相互会让的车站,是个起到列车调度作用的地方。

    “一个排28人!”指导员说“他们挡住德国人20辆坦克以及至少两个连的德军步兵的冲锋,整整四个小时!”

    28勇士?

    舒尔卡在现代就听过这件事,他们流传后世的一句著名的话,就是指导员克洛奇科夫在牺牲前喊的一句话“伟大的苏联土地辽阔,但已经无路可退,背后就是莫斯科!”

    “你是想告诉我什么呢?”舒尔卡反问“让我们做好成为英雄的准备吗?”

    “我们有其它选择吗?”指导员反问。

    的确,舒尔卡没得选择,指导员以及其它人也都没得选择。

    舒尔卡甚至还能理解为什么不撤退。

    舒尔卡是过来人,他可以站在历史的高度上看待这场战场,所以他很清楚德国人的进攻是强弩之末无法打到莫斯科,或是即便打到莫斯科也无力占领它。

    但罗科索夫斯基不知道,加夫里洛夫少校不知道,朱可夫也不知道……

    因为他们不知道,所以只能死死的在前线上顶住敌人的进攻,一步都不后退。

    舒尔卡又能怎么做呢?

    告诉他们德国人后继乏力?或是告诉他们寒流马上就要来了?

    不,这么做的话要么会被他们当作疯子,要么就会被看成是怯战逃跑的借口。

    于是舒尔卡就只能呆在这最前线,眼睁睁的看着战友一个个倒下,看着死亡一步步朝自己迫近。

    “知道我最后的愿望是什么吗?”指导员靠在战壕壁上仰头吐了一口烟雾“离这里两里有一个湖,我以前经常在那游泳,真希望还能游一次,只可惜它已经冻上了……”

    “我们后方有个湖?”舒尔卡闻言不由瞪大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