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战斗
    战斗几乎是刚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

    反坦克步枪在一声声枪响中接二连三的射出子弹,几辆轻型坦克停了下来……或许是因为被反坦克枪击中要害部位发生故障,又或许是乘员被杀伤无法正常前进。

    但这只是其中几辆而已,其它坦克依旧带着德军士兵气势汹汹的涌进了苏军防线。

    似乎是商量好的,敌我双方都开始朝敌人投掷手榴弹,随着“轰轰”的一阵轰响,防线前就乱七八糟的炸成一团。

    在这方面德军显然更占便宜,因为手榴弹若是掷进战壕在半封闭的空间里伤害更大。

    就像现在这样,德军甩过来的手榴弹在战壕里一排排炸开将苏军战士炸倒,而苏军甩出去的手榴弹则有许多被坦克挡住,炸开的弹片也同样如此。

    一枚手榴弹甩到舒尔卡身边,“嗦嗦”的冒着青烟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那一刻舒尔卡什么也没想,一翻身就往后滚出战壕。

    战壕外虽然危险,但比起有手榴弹的战壕却要安全许多。

    至于捡起手榴弹回抛……舒尔卡在射击时就注意到他们在拉弦之后会等一会儿再将手榴弹甩出。

    这是老兵的做法,新兵通常是一拉弦就迫不及待的甩,而这也会给敌人回抛的机会。

    眼前的德军显然是前者,所以舒尔卡根本就没有将其回抛的念头。

    果然,舒尔卡刚刚翻过战壕就只听“轰”的一声爆响,手榴弹在战壕里炸起一堆尘土。

    舒尔卡一翻身重新滚入战壕,在手榴弹的硝烟中再次探出身来朝敌人射击。

    “砰”的一声,就击中一名握着手榴弹准备投掷的德军士兵。

    目标不过三十几米,舒尔卡甚至都不需要瞄准就命中他的手臂。

    冒着青烟的手榴弹掉在地上,那名德军士兵赶忙换一支手将其捡起,正要重新将它抛出但却来不及了……

    一声爆响,手榴弹在半人高的位置炸开,弹片四处飞射将周围四、五名德军炸倒在地。

    “砰!”舒尔卡又打出一发子弹,刚从坦克后冒出头的德军士兵就被打倒在地。

    那是一名冲锋枪手。

    战场有句话叫“冲锋枪加手榴弹,近战金不换”,冲锋枪在近距离作战能造成的伤害一点都不比手榴弹差,一举手就是横扫一片。

    一梭机枪子弹飞射过来,舒尔卡赶忙缩回脑袋然后顺手捡起战壕里的两枚手榴弹拉燃了弦就接连抛了出去。

    一名德军恰在这时冲上了战壕前沿端着冲锋枪对准舒尔卡……舒尔卡一把抓着他的脚就将其从光滑的雪面上拖了下来。

    “哒哒哒”冲锋枪子弹几乎是贴着舒尔卡的头皮飞了过去。

    掉进战壕的德军冲锋枪手还想挣扎,却被舒尔卡一枪托砸晕了过去。

    真实的战场远比描绘的要混乱得多,某种度上可以说敌我双方都没有了章法,互相间只想着用尽一切方法杀死对方,用一种简单而又原始的方式。

    坦克“隆隆”的开了上来,履带带着冰雪和泥土唰唰的往战壕里掉,一名战士瞪大着双眼,拉燃了一捆集束手榴弹举向坦克底盘,一动不动。

    “轰”的一声,就在坦克辗过他头顶的战壕时,手雷响了,坦克悬在战壕上履带断裂悬在空中,底部冒出一股浓烟。

    几名德军士兵冲进了战壕,将刺刀扎进一名战士的胸膛,他们正想将枪口转向其它方向,却发现尸体旁一个炸药包正冒着青烟。

    很快,到处都是互相撕打的德军和苏军,他们用刺刀、用铁锹,甚至用牙齿互相搏斗,虽然彼此不认识但却无所不用其极的要对方性命。

    而这种搏斗很快也起到了作用……德军步兵无法跟上越过战壕继续前进的坦克。

    事实上,坦克即便停下来也没用,因为敌我双方混战在一起分不出彼此。

    于是,这就给防御纵深的战士炸毁坦克的机会,他们沿着战壕从坦克死角靠近目标,然后将燃烧瓶抛上去或者用炸药包直接将其炸毁。

    终于,德军的进攻又一次被打了回去,进攻的二十几辆德军坦克全部都留在了防线上,其中一部份还燃烧着火焰冒着黑烟。

    而此时的战士们,已个个都是硝烟和血迹几乎不成人形了。

    舒尔卡将刺刀狠狠插进一名德军士兵的颈部,然后将他身下被掐着脖子的指导员拖了出来。

    指导员捂着脖子剧烈咳嗽着,然后干呕起来,过了好一阵才一边抹着脸上的鲜血一边抱怨道“拜托,舒尔卡,下次可以不要这么干吗?”

    “什么?”舒尔卡问“你的意思是不要救你吗,指导员同志?”

    “不,舒尔卡同志!”指导员指指脸上的鲜血“我的意思是,你在这种情况下完全不需要用刺刀在他脖子上来一下……”

    指导员踢了一脚德军士兵的士兵让它翻了过来。

    这时舒尔卡才发现,刚才一刺刀扎穿了德军士兵的脖子,于是鲜血喷酒出来糊了指导员一脸。

    事实上,还不只如此。

    指导员的脖子被掐着,正张大嘴努力呼吸,结果就有鲜血往他嘴里猛灌……

    舒尔卡突然明白指导员刚才为什么一阵干呕了。

    “你一定喝了不少吧,指导员同志?”舒尔卡笑了起来“味道怎么样?”

    “不不!”指导员回答“不像你想的那样!”

    指导员嘴上虽然否认,但回避的眼神却暴露了。

    “这没什么,指导员同志!”另一边的老兵说道“我们就应该喝他们的血,吃他们的肉!”

    “是的!”演员回答道“指导员这是在向我们亲身示范!”

    说着就呵呵笑了起来,但笑声很快就变成一声呻呤,他左肩被弹片击中,此时医护兵正在为他包扎。

    “连长同志!”列昂耶夫问了声“能知道我们要守到什么时候吗?”

    “当然!”舒尔卡坐了下来靠在战壕壁上,回答“守到敌人撤出苏联!”

    战士们不由一愣,然后就呵呵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