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狙击手
    第333团随后就布署在结合部后方,阵地的左边是1073团,右边是1075团。

    此时的第333团的阵线有些奇怪,其战壕大体是一个以坦克掩体为支撑点围成一个马蹄形,也就是围绕着结合部形成一个包围圈。每个方向安排了8到10辆坦克……两翼安排8辆,正面安排10辆,这样正面就显然更宽一些,防守着大约一公里的宽度。

    之所以这么安排,是希望将口袋张大一点吸引更多的德军进入包围圈。

    其余的坦克就用作预备队,他们与其它坦克一样都被隐藏在坦克掩体里……这种坦克掩体就没法偷懒了,必须将下方的冻土往下挖,甚至还要构筑像之前所说的,坦克往前开一步就能进行射击往后退一步就躲进战壕的梯式掩体。

    做完这些后再在坦克掩体上方履盖一层帆布,就算是步兵走到跟前都不一定能发现什么,就更不用说飞在天上高速通过的德军飞行员了。

    “德国人没有发现我们的布署吧?”指导员探出头朝外望,却被舒尔卡一把拉了回来。

    “小心狙击手!”舒尔卡说“我们刚才进攻时就发现德国狙击手在雪地里潜伏,我们为此还损失了几个人!”

    “是的,指导员同志!”老兵说“弗兰茨(指德国人)受过专业的狙击训练,他们在几百米外能轻松的将子弹送进目标!”

    “何况你能看出什么呢?”舒尔卡说“探出头去能看出德国人有没有发现我们的布署吗?”

    指导员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军帽,回答“那只是习惯性动作,舒尔卡同志!谢谢你提醒!”

    这时“砰”的一声枪响,接着战壕处就传来一声惨叫,不远处一名苏军士兵抓着自己带血的右手……那支右手已经从手掌根部被打掉了几根手指。

    那是1073团的战士,第333团的马蹄形防线位于接合部也就是与两个团的防线重合,舒尔卡的三连位于与第1073团的结合处。

    “你说得对,舒尔卡同志!”指导员心有余悸的收回了目光“他们的确在外面布有狙击手!”

    舒尔卡只是笑了一下,战斗经验不丰富的指导员完全没有意识到一点,在战场上尤其是在战壕里想要被敌人击中手掌打掉几根手指是十分不容易的……因为手总是在脑袋下方,而且脑袋的面积要比手大得多。

    也就是说,如果能击中手的话,那么瞄准脑袋会容易得多。

    会出现这种现像就只有一种可能这名士兵有意将手伸出去让敌人“击中”,由此他就能成为一名伤员不需要再战斗下去。

    这是一种逃避责任的很有效的方式,因为它相比起其它的自残等方式更难甚至可以说无法被发现。

    舒尔卡没有点破。

    这原本算不上什么大事,舒尔卡知道,那名士兵肯定是被眼前的局势给吓坏了……德军是苏军的几倍,而且还有大量的坦克,它们还拥有制空权。

    另一方面,则是之前的战斗打得很惨烈,他们是用步兵抱着炸药包和手榴弹之类的东西近身将德军的坦克炸回去,这可以从战壕前后都有德军坦克残骸可以看得出来,这意味着的德军坦克已经越过了苏军的战壕。

    因此,不可避免的会有些士兵在这种情况下胆怯退缩,他们选择“牺牲”自己的右手换取性命。

    但是舒尔卡却知道,如果不制止这种情况的话,就会有更多的人选择这么做,进而就会影响全军的士气。

    想了想,舒尔卡摘下帽子在指导员疑惑的目光中撕掉帽子上的五角星,将帽子戴在头上后再将白色斗蓬帽翻了上来包住军帽……接着小心翼翼拿起枪缓缓探出头去。

    舒尔卡没有变换位置,因为战壕上的任何一点都可能有人都有可能被敌人关注,第一次变化位置没有太大的意义,那只是对自己的某种心理安慰而已。

    战场上一片雪白,鲜血和尸体都已经被天上飘落的雪花覆盖,一眼望去就连坦克残骸都成为大自然的一部份与周围连成一体,就更不用说精心隐藏在其中的德军狙击手了。

    舒尔卡就这么等着,一动不动,透过准星盯着前方的战场,并估计着刚才那声枪响的大慨方向。

    这时“砰”的一声,枪声又响了,战壕中又传来一声惨叫。

    很明显,那是另一名伸出手来“有意受伤”的。

    舒尔卡相信,德军狙击手这是明知道苏军士兵的意图而配合的“帮忙”……他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打断某个士兵的手指,而且籍此达到一种心理战的作用打击苏军的士气。

    简单的说,如果苏军士兵伸出手而德军不理会,那么接着就不会有多少苏军士兵伸手当然也就不会有人再希望以这个方式当逃兵了。

    但是,如果德军狙击手对苏军士兵“有求必应”,那么这种逃兵方式很快就会扩散甚至影响到全军。

    就像舒尔卡之前说的,这无疑会是对苏军士气的一种打击。

    但这名德军狙击手很快就要为这一枪后悔了,因为舒尔卡已经看到了他枪口冒出的青烟,即便这道青烟在雪白的背景下并不明显,而且很快就被寒风吹走。

    如果舒尔卡没有做好准备注视的是其它方向的话,此时只怕依旧无法发现他。

    但事实并非如此,舒尔卡之前就找准了他的大慨位置并等着。

    于是,青烟一闪之后舒尔卡马上就知道了他的确切位置。

    枪口,毛瑟步枪的长度,角度……

    舒尔卡将准星对准青烟后大慨一米左右的距离,然后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对面传来一声惨叫。

    舒尔卡击中了他,但并没有击中要害,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击中要害,因为雪白一片根本就不知道人在哪里。

    不过这很快就不是问题了,受伤的德军狙击手因为剧痛忍不住动了一下,这一动就彻底的暴露了自己,于是舒尔卡紧接着又打出一发子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