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家人
    祝各位兄弟元宵快乐!

    舒尔卡喜欢这种感觉,喜欢从战场九死一生回来后有人在车站等着自己迎接自己的感觉,这让他感觉自己像是有了一个家有了一个归宿。

    不过舒尔卡似乎的确有一个家,因为在瓦尔拉莎之后,两名中年人就出现在舒尔卡面前。

    舒尔卡几乎有些认不出他们了,但在中年妇人一边掉着泪一边喊着舒尔卡时,舒尔卡就想起了自己曾经见过他们一次。

    那是在沃洛科拉姆斯克,他们在构筑战壕,区别是那时他们浑身泥浆而此时却穿着一身干净的衣服。

    是的,他们就是舒尔卡的父母。

    舒尔卡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瓦尔拉莎。

    瓦尔拉莎笑了起来“看看你,吃惊成这样!他们是英雄的母亲,也是我采访的对像,所以我们就提前认识了!”

    “是的,舒尔卡!”母亲握着舒尔卡的手,眼里含着泪但脸上却是笑容“少校同志招待了我们,她是个好同志!只不过,她一直没告诉我们……”

    “塔西娅大婶!”瓦尔拉莎赶忙打断了母亲的话。

    于是舒尔卡就知道母亲没说完的话的意思了瓦尔拉莎一直没有告诉她和舒尔卡的关系,或者也可以说,瓦尔拉莎自己都不确定与舒尔卡的关系所以也不知道怎么说。

    直到舒尔卡刚才下车的那一刻。

    后来舒尔卡才知道,当时父母还着实被吓得不轻,因为招待他们的居然是个少校,虽然她是个记者,但少校这军衔在此时的苏军中可不一般。

    所以,这段时间他们一直有些战战兢兢的,不知道是犯了什么错或是其它什么,直到舒尔卡下车抱着瓦尔拉莎转了一圈,他们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父亲甚至还偷偷的将舒尔卡拉到一边,竖着拇指赞了一声“我说舒尔卡,眼光不错,比你爸爸厉害多了!”

    说着就哈哈笑了起来。

    “少尉同志!”这时普卡雷夫向舒尔卡这方向叫了声。

    “我该走了!”舒尔卡说,然后舒尔卡感激的握着瓦尔拉莎的手,说道“谢谢你,瓦尔拉莎,帮我照顾好他们!”

    “我会的!”瓦尔拉莎似乎很愿意这么做“我们相处得很好!”

    舒尔卡再次拥抱了下父母,然后就转身跟着部队离开了。

    离开时,舒尔卡隐隐听到瓦尔拉莎在向父母解释“他是军人,祖国需要他……”

    “我们知道,少校同志!”

    是的,此时是德军向莫斯科全面进攻的时候,莫斯科正在危急时期,没有人能有假期,尤其舒尔卡还是个连长,是“突围英雄”!

    舒尔卡心里有些沉甸甸的,有了家人的感觉的确很好,但离别的滋味却不好受……舒尔卡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种感觉,他还以为自己在父母面前会有陌生感甚至会尴尬。

    但事实却是另一回事。

    或许这是因为战争的压力,又或许是因为血浓于水,再或者是自己这个身体的本能。

    舒尔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些似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他们一切都好。

    爬上了来接他们的汽车,舒尔卡的心情才有些平复下来。

    “大婶和大叔都好吗?”演员问了声。

    “是的!”舒尔卡回答。

    想起演员是自己的同乡,于是就问了声“你的家人呢,奥库涅夫同志?”

    演员一愣,然后有些担忧的回答道“我问过塔西娅大婶,他们也很久没有见面了!”

    舒尔卡知道这个,苏军对构筑工事的百姓的组织很混乱,他们总是哪里需要人用手朝着人头点点然后就用汽车带走了。

    所以,百姓开始还是以村镇或地区为单位,但很快就被拆得四分五裂。

    “别担心,奥库涅夫!”舒尔卡说“他们会没事的!”

    演员点了点头,脸上表现出一些无奈。

    看得出来,演员很想去找他们或是打听他们的情况,但战争却让他们无法离开一步。

    或许是因为两人的对话影响到其它人,舒尔卡发现车厢里气氛有些不一样,战士们个个都低着头想着心事。

    演员则默默的掏出旧报纸将其揉皱然后熟练的裹上烟丝……

    舒尔卡发现,自己似乎是个很幸运的人,至少他知道父母在莫斯科,而且很安全。

    第32军和坦克第四旅很顺利的从特维乐撤了回来。

    据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为了阻止德军的追击他们离开前还将几座大桥都炸毁了。

    不过舒尔卡却得到一个意外的消息。

    “卡图科夫上校撑不住了!”加夫里洛夫少校说。

    “什么?”闻言舒尔卡不由大吃一惊。

    “不不,不是那个意思!”加夫里洛夫少校笑了起来“是肾病!卡图科夫同志得了严重的肾病……事实上,他一直坚持指挥,得知战斗胜利时他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现在正在医院里治疗!”

    闻言舒尔卡不由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卡图科夫可是打到柏林的人,将来还会成为装甲兵元帅。

    对于卡图科夫有严重的肾病舒尔卡也有所了解,这次手术他应该会切除一个肾,往后他就是“带着一个肾上战场的指挥官”。

    坦克第四旅被秘密安排到了火车站附近的地下兵营,他们甚至在城外绕了一圈进驻另一个兵营之后再绕了回来。

    这是为了保密。

    因为据说此时连莫斯科都潜伏着许多德军间谍,他们日夜不停的监视着苏军的动向。

    舒尔卡相信这些间谍里有相当一部份是苏联人,德国情报机构很懂得利用游击队以及俘虏……就像之前所说的,俘虏有把柄在德军手里,不得不为德军打探消息。

    而这些被放回来的俘虏甚至还在部队里,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被俘虏过。

    因此保密就成了一种必要的手段,尤其是做为机动部队的坦克第四旅……如果他们的行踪被敌人掌握,就很有可能遭到德空军的轰炸。

    而以此时坦克第四旅的坦克数量,只需要被轰炸一次,只怕就会失去战斗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