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俘虏
    于是装甲列车又被苏军“缴获”了一次。

    “缴获”的过程有些尴尬……苏军以为舒尔卡等人是穿上苏联军装的德国人。

    带兵上来的是一名骑兵中尉,他带着一个连将装甲列车团团围住,其中还有几个人骑着战马,战马和骑士浑身是泥浆的血渍,看起来应该像是从沼泽地突进来的。

    骑兵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中还是能起到快速机动的作用,比如坦克难以穿过的沼泽,再比如雪地,同时马匹在冰封时期也可以成为一种很好的运输工具,这也是苏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保持骑兵编制的原因之一。

    “打开车门!”骑兵中尉威风凛凛的冲着装甲列车喊道,同时一拉马头让战马站立起来长嘶一声,就像要用马蹄将装甲列车踢开似的。

    “同志,别开枪!”舒尔卡无比委屈的喊道“我们是自己人……”

    老兵和演员推开车门。

    外面的骑兵看到他们一身苏式军装不由一愣,都把目光投向他们的中尉。

    “别被他们骗了!”骑兵中尉大喊“他们是德国人,只不过穿上我们的军装而已!放下枪,你们这些混蛋,别想把我当傻瓜!”

    “放下枪!”骑兵们跟着高喊“举起手一个个出来!”

    无奈之下舒尔卡只能命令部下放下枪。

    舒尔卡举着手走出去解释道“我们是坦克第四旅的……”

    “闭上你的嘴,你这个走狗!”骑兵中尉根本就不听舒尔卡解释。

    “我有证件!”舒尔卡说“在我的上衣口袋里!”

    一名骑兵上前从舒尔卡上衣口袋里掏出军官证,翻开了用手电筒照了下,就说道“他的确有证件,上面写着是第333团,坦克第四旅……”

    “坦克第四旅此时正在特维尔的另一边!”骑兵中尉说“证件不能代表什么,难道你们没听说过德国人的勃兰芬堡部队吗?他们甚至还有家人,并且还有详细的履历……”

    骑兵中尉这么一说舒尔卡知道无法说服这个固执而又愚蠢的骑兵中尉了,因为任何能证明自己身份的都东西都可以被认为是勃兰芬堡部队伪造的。

    然后,更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

    一名骑兵问“我们该怎么处置他们!”

    骑兵中尉想了想,就回答道“我们在突围,没有留俘虏的条件,他们杀了我们那么多同志……你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舒尔卡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望着这个“高高在上”的骑兵中尉。

    他知道这家伙或许是因为自己的部队在突围中伤亡惨重所以失去了理智,但也不能就这样轻率的将有可能是自己人的“俘虏”处死吧!

    就在这时,拿着证件的那名骑兵看了看证件,然后又照了照舒尔卡的脸,接着吃惊的说道“中尉同志,他们是自己人……”

    “我说了,他们是敌人!”骑兵中尉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

    “不,我认得他!”骑兵说“他是舒尔卡,是‘突围英雄’,我在报纸上见过他的照片!”

    这一来所有人就都没有声音了。

    “是的,他就是突围英雄!”指导员站了出来“就像你们听到的,我们是坦克第四旅第333机械化步兵团的,我们从克林赶来帮助增援你们;我们冒着生命危险穿过伏尔加河大桥;我们从敌人手里缴获了这列装甲列车一路打到这里……但是,却要被你们枪毙了?!”

    骑兵中尉似乎直到此时才清醒了些,他从马上跳了下来,从骑兵手里接过军官证翻开看了看,接着问骑兵“你确定他就是‘突围英雄’?”

    “是的!”骑兵点了点头,然后望了望舒尔卡和指导员,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捅了大娄子了。

    骑兵中尉尴尬的将证件递还给舒尔卡,说道“对不起,同志,你知道的……”

    “不,我不知道!”舒尔卡从骑兵中尉手里夺过了证件,咬牙切齿的问“现在,我们可以拿回自己的武器了吗,中尉同志?”

    “当然!”骑兵中尉点了点头。

    指导员则施施然的走了上去,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本子和钢笔,用冷冷的语气问“您的姓名,中尉同志!”

    骑兵中尉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就像树枝上的积雪一样。

    “这是个误会,指导员同志!”骑兵中尉身形都矮了半截“德国人很狡猾……”

    “姓名?”指导员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骑兵中尉的话。

    “伊里伊奇,指导员同志!”骑兵中尉无奈的回答。

    “部队番号?”指导员继续冷冷问着。

    ……

    舒尔卡知道,指导员这是动了真怒。

    所以,这个骑兵中尉从这一刻起,他的前途就堪忧了。

    “我想我需要感谢你!”舒尔卡走向那名认了他的骑兵“否则这会儿我们很可能已经成为冰冷的尸体了!”

    “这是应该的,少尉同志!”骑兵回答“少尉同志,不知道我是否能为伊里伊奇中尉求个情?”

    “可以!”舒尔卡回答“但不会有用的!”

    看着骑兵疑惑的眼神,舒尔卡就解释道“就算指导员同志愿意放过他,别人也不愿意放过他的,明白吗?”

    骑兵没说话,他知道舒尔卡说得对,伊里伊奇中尉犯的错已足够他上军事法庭了。

    部队像潮水般的涌向特维尔,德军在苏军的两面夹击下全线崩溃,前方很快就传来了两军会师的消息。

    欢呼声很快就响彻整个特维尔。

    舒尔卡回到了装甲列车里,和指导员互相点起了一根烟,然后望着窗外依旧有一声没一声的炮火,一阵疲惫感从心里油然而生。

    如果说,以前身处在战火中的他一直处在恐惧和挣扎中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厌倦了。

    他厌倦了这种杀戮,厌倦了这种危险,更厌倦这种有如野兽般的残酷。

    但是,他无力与这个世界抗争,只能一次一次又一次的随波逐流走向前方。

    舒尔卡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他只知道,生存对他来说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