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掩盖
    第三天凌晨,舒尔卡等人在民房中睡得正香,鼾声此起彼伏,这其中尤其是阿列克大叔,睡在坦克舱里头的他就算是隔着坦克的装甲也能将鼾声传出来……事实上,坦克没有盖上舱盖,这也有点像是一个大型扩音器让鼾声更大了。

    这时突然一声炮弹的呼啸在村中炸开。

    没有人理会它,就算被惊醒也是转个身继续睡,原因是这几天流弹打进村庄的情况并不少见,战士们已经习惯了。

    接着又是一发,又是一发……

    这时舒尔卡就感觉有些不对了,这几发炮弹的间隔很有节奏,它们不像是流弹而是炮兵的试射。

    他坐起身来侧而倾听,老兵也醒了过来望向舒尔卡。

    不过好一阵子也没见动静,两人以为是听错了。

    但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片炮弹的呼啸,接着就是连串的轰炸,炮弹的冲击波震得头顶的瓦片“咳咳”响,墙壁的粉尘“唰唰”的往下掉。

    “战斗准备!”舒尔卡大叫一声。

    其实不需要舒尔卡下令,战士们已经自发的动起来……他们要做的就是步兵从坦克舱里出来坦克兵回到自己的位置,喝高的阿列克大叔也不知道是慌乱还是乏力,几次都没能成功钻出来,费多西耶夫着急之下和另一名坦克兵一左一右的将他拖了出来然后丢到了一片。

    这让阿列克大叔有些不满,骂骂咧咧的,不过此时已没人在乎同时在炮声中也听不见他骂什么。

    很快战士们就做好了准备。

    不过他们不久就发现其实不需要这么着急,因为敌人正在与外围防线第316师的步兵作战。

    战士们只听到外面炮声震天,时不时的还有战机俯冲的声音,尤其是斯图卡轰炸机俯冲特有的啸声。

    舒尔卡与指导员对望了一眼,然后就透过窗户往外望……情况有些不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似乎在天空中被冻住,而地上的积雪又不够明显,它们在潮湿的地面很快就处于半融化状态,只有屋顶覆盖着薄薄的一层。

    这使能见度有所提高,而涂成白颜色的坦克如果开出去反而会显得突兀。

    舒尔卡马上就把电话打到加夫里洛夫少校那。

    加夫里洛夫少校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天气变好了!”加夫里洛夫少校说“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少校,我们应该让炮兵营做些准备!”舒尔卡说“让他们在地面或是其它地方铺上白布!”

    “好主意!”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然后马上就挂断了电话。

    不久,在村里的炮兵营就按舒尔卡说的那样做了。

    苏军有很多白布,这些白布都是用来给部队伪装用的,从后方一车车的往前线运。

    莫斯科或许会因为大量的部队被围歼而缺乏装备,但像白布这样的东西却是不缺的,发动工人很快就能大批生产出来。

    然后……

    柴堆、石头、土丘,甚至就连灌木丛都被披上了白布,整个村庄很快就变成了雪白的一片。

    但这时德军还是没出现在士兵的面前,外围防线上的枪声和炮声依旧激烈。

    “那些步兵!”老兵说“他们打得很顽强!”

    “他们有多少人?”演员忍不住问了声。

    “一个营!”舒尔卡回答。

    这种情况也让舒尔卡有些意外,按之前的惯例,苏军步兵在敌人装甲部队的冲击下应该迅速崩溃才对。

    后来舒尔卡才知道,这除了来自哈萨克斯坦的316步兵师作战勇敢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装备了ptrd反坦克枪……德军装甲师在初期还装备有许多“二号”坦克用其弥补前线坦克的不足,而且在泥泞地中德军更喜欢用重量更轻的“二号”坦克突击,原因是担心“三号”坦克陷在泥地里无法动弹。

    这就给ptrd反坦克枪发挥的机会。

    这款反坦克枪能在500米的距离上击穿25厚的垂直装甲,而“二号”坦克的侧装甲只有16厚。

    虽然“二号”坦克正面装甲有30,但ptrd反坦克步枪在200米左右还是能从正面将其击穿。

    这对德军装甲部队来说绝对是个悲剧……敌人只需要架起一把枪,一把步枪,虽然它长度有两米重达17公斤需要两人一前一后抬着机动,但它毕竟是可以快速机动的枪。

    它打出的子弹就能在坦克上开一个孔让坦克瘫痪,这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的。

    尤其第316步兵师的战士们还采用一种战术……他们让几把反坦克枪联合在一起攻击同一个目标,这样就能成级数的增加击毁目标的慨率。

    于是,一辆辆“二号”坦克瘫痪在进攻的路上,德军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以为是坦克发生故障。

    “三号”坦克在泥地中艰难的推进,结果又遭到“喀秋莎”火箭炮的阻拦败下阵来。

    但ptrd反坦克枪有些后继乏力……

    首先它对于“三号”坦克基本是无效的,在任何距离上都无法击穿其37的正面装甲。

    其次,就是这款反坦克枪后座力太大,击发的那一刻肩膀就像是被驴踢上一脚似的。

    射手的情况通常是用右肩打一发子弹,再换一个肩膀左肩打一发子弹,完了后换回右肩再打一发。

    三发子弹过后基本就达到人体的极限了,射手就无法作战该进医院养伤了。

    因此,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钟,当德军发起第二波进攻的时候,第316师的部队才渐渐不支。

    卡图科夫上校在特维尔指挥着这场战斗……他不得不在特维尔,只有他在特维尔才能骗得了其它人。

    他听到报告后第一时间就命令高炮营撤退到防线内。

    然后他一个电话打到第316师指挥部。

    “你们应该撤退!”卡图科夫上校说“把外围防线上的部队撤回去!”

    “我正要向那派出援兵!”第316师师长潘菲洛夫回答“我们不能失去那里!”

    “放心,潘菲洛夫同志!”卡图科夫回答“我们不会失去阵地的,你可以准备好预备队反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