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另一个选择
    指挥部里一片沉默。

    做为一名军人,最可悲的就是明知道上级的决定是错的却无处可辩,明知道这样下去是死路一条却不得不这么做。

    第四坦克旅乃至整支突围部队似乎都陷入死胡同……不前进就意味着被处分,前进就意味着被敌人包围!

    “我们可以向上级反应吗?”加夫里洛夫少校问。

    “我这么说了,少校!”卡图科夫回答“但是……”

    但是后面是什么就不用多说了,最高统帅部下达的命令,部下再怎么反对也不会有用的。

    就比如基辅战役,朱可夫、布琼尼、基尔波诺斯等一大批有头有脸的将领接二连三的提出放弃基辅……但一个接一个的被撤职,基尔波诺斯如果不是因为在一线指挥只怕也难逃被撤职的命运。

    这次反攻也同样如此。

    “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将目光投向舒尔卡,问“你有什么想法吗?”

    “不,少校同志!”舒尔卡无奈的回答“我们似乎只能执行命令!”

    军官们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继续反对的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撤职,然后部队依旧要向特维尔进攻,也就是说除了给自己惹麻烦外什么也改变不了。

    这次会议就这样不欢而散,不过散会后卡图科夫还是把加夫里洛夫少校和舒尔卡两人留了下来。

    “我们需要讨论下步坦协同方面的问题!”卡图科夫说。

    等其它人都离开的时候,卡图科夫就给加夫里洛夫少校和舒尔卡两人倒上一杯酒,然后再支走了身边的助手。

    “现在你可以说说你的想法了,舒尔卡同志!”卡图科夫在两人面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卡图科夫上校有肾病不能饮酒。

    加夫里洛夫少校不由吃惊的望向舒尔卡,又看了看卡图科夫。

    舒尔卡暗道还是卡图科夫的眼力老道,自己的确有些想法但不适合在大会上说。

    “我们或许还有另外一个选择!”舒尔卡说。

    “另外一个选择?”卡图科夫举起杯喝了一口水,目光却始终都没有离开舒尔卡。

    卡图科夫才是最希望找到解决方法的人,因为他不希望自己辛苦组建的坦克第四旅甚至可以说是莫斯科的希望就这样陷入敌人的包围。

    “如果我们继续进攻特维尔的话!”舒尔卡指着地图说“德国人最有可能做的就是集结兵力夺回沃洛科拉姆斯克切断我们的退路将我们包围。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利用这一点?”

    “利用这一点是什么意思?”卡图科夫问。

    “把主力留下伏击德军!”舒尔卡说“其它部队按照最高统帅部的命令继续朝特维尔前进!”

    卡图科夫上校和加夫里洛夫少校闻言不由愣住了。

    半晌,加夫里洛夫少校才说道“可这是违抗上级的命令!”

    “是的!”舒尔卡说“所以我才没有在会议上提!”

    就像之前所说的,苏军部队中永远不缺乏打小报告的人,在会议上提也就相当于告诉所有人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不仅要骗过敌人,还要骗过我们自己人?”卡图科夫问。

    “是的!”

    “怎么做?”

    “无线电静默!”舒尔卡回答“至少在坦克第四旅内保持无线电静默!”

    考虑了一下,卡图科夫就点了点头“这不难做到,我们可以用军事机密为借口!”

    这也正是舒尔卡想的,坦克第四旅的电台要比其它部队多,比如坦克中还有些指挥车装备电台,如果有什么秘密行动尤其是此时已经在前线作战,为了保证坦克部队的位置不被敌人知道,无线电静默是很正常甚至可以说是很普通的一种做法。

    所有人都会以为本来就应该这样做,他们不会想到无线电静默的另一个原因是担心有人打小报告……军令若是一下,所有无线电都不许开机,那么即便是政工人员察觉到有什么不妥,也无法向上级报告。

    “坦克呢?”加夫里洛夫少校说“如果我们的主力留在沃洛科拉姆斯克的话,他们会查觉到什么!”

    “坦克部队可以在夜里行军!”舒尔卡说“而且我们可以造一些假坦克,把他们混在的真坦克里!”

    “假坦克?”卡图科夫问。

    “我们从德国人那缴获的桶车!”舒尔卡说“我们可以在外面用木板搭起坦克的样子,喷上白漆……”

    卡图科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坦克和装备刚刚喷过白漆,所以伪装起来并不困难,再加上是夜里行军以及混在真坦克中前进,不是近距离查看的话的确很难分辩。

    更何况,即便有些细心的士兵发现了这些,他们也只会以为这是用来欺骗德国人或是欺骗间谍的手段……甚至命令都可以这么下,事实上这也是目的之一,于是就可以理所当然的要求坦克第四旅的官兵保密。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么做的欺骗对像还有自己人。

    “这么做……结果会是什么呢?”加夫里洛夫少校问“我是说,如果上级知道这些的话!”

    “你们不需要为这个担心!”卡图科夫回答道“这是我的责任。更何况,如果德国人没有像我们猜测的那样进攻沃洛科拉姆斯克,那么这些伏兵马上就会赶赴特维尔参战。如果德国人被我们猜中了,那么我们就会在沃洛科拉姆斯克取得另一场胜利,同时最高统帅部也会意识到他们犯下的错误……”

    卡图科夫上校分析得很有道理,于是加夫里洛夫少校也就不说什么了。

    其实这也是舒尔卡所考虑的。

    卡图科夫作为坦克第四旅的指挥官,做这些其实可以有很多借口,比如发现敌人向沃洛科拉姆斯克方向集结,于是留下一支部队保护后勤等等。

    这么解释就只是指挥上的失误而不是违抗命令。

    “问题就是……”卡图科夫说“我们怎么做才能将主力留下而不让敌人发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