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二百章 自责
    “杀!”舒尔卡大喊一声,战士们就沿着坦克撞开的洞冲杀了出去。

    德军高射炮手哪里会想到敌人就像从天而降似的突然从侧翼的建筑里“闯”了出来,而且一出就是一辆t34坦克。

    毫无防备的他们一愣之后手足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跑。

    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坦克机枪“哗哗哗”的响了起来,子弹在路面带起一长串沙土,然后将逃跑的德军士兵一排排打倒在地。

    有些德军士兵正好处在坦克机枪的死角,不过他们也无法幸免,因为墙洞后已钻出一群苏军士兵举起武器从后方将他们一个个射杀。

    过了好半晌,卡拉什尼科夫才“哈哈”笑了起来。

    “我们成功了,我们居然成功了!”卡拉什尼科夫说道“难以置信,居然是以这种方式……我们穿过整幢建筑!”

    接着卡拉什尼科夫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着话筒问“嘿,你叫什么名字?”

    话筒另一边没人回答,卡拉什尼科夫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于是又多叫了几声,但依旧没人回答。

    舒尔卡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在举枪打倒了两名正在逃跑的德军士兵的时候,就看到蜷缩在墙角下的小偷。

    舒尔卡赶忙上去察看,发现小偷没有枪伤,但他却脸色苍白整个面部都因为疼痛而扭曲在一起。

    “医护兵!”舒尔卡大叫,但苏军的医护兵总是会迟半拍。

    “是墙砖!”小偷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我动不了了……”

    于是舒尔卡就知道,小偷是在坦克穿过墙体时被掉落下来的墙砖砸伤的。

    舒尔卡往旁边一看,发现了一整块连在一起比背包还大的断墙,如果是它砸中小偷的话……

    小偷嘴里大口大口的喷着血,痛苦的抓着舒尔卡的手,挣扎着,挣扎着,然后像是受到惊吓似的打了个哆嗦,接着就再也不动了。

    这时医护兵才从后方赶了上来,不过他只是用手探了下小偷的鼻子,就带着抱歉的眼神向舒尔卡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就走向另一名伤员。

    演员等人也围了上来,他们没有继续前进……其它的有部队其它完成,在这门高射炮被摧毁后这场战斗已没有任何悬念,另一门高射炮也会因此而失去侧翼和后方很快就被摧毁。

    舒尔卡默默的从小偷上衣口袋里摸出存放身份卡的胶木筒,打了开来……似乎是意料之中,里面没有包含小偷信息的身份卡,只有一根缝衣针和一卷线。

    “他没有家人!”老兵解释道“他的父母都饿死了,十岁那年他就成了孤儿,这也是他会成为小偷的原因之一!”

    顿了下,老兵又接着说道“福瓦利科夫同志,他常说自己是最没有牵挂的人,就算死了也没有人会想念他或是为他悲伤,就这样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舒尔卡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步枪后就走开了,他有些不敢面对小偷。

    战局就像舒尔卡想的那样,坦克第四旅很顺利的占领了克林并补上了第二道防线的缺口。

    不过坦克第四旅注定不能呆在克林太久……就像之前所说的,坦克第四旅是机动部队,他们组建的目的就是用于机动防御。

    理论上他们任何时候都应该呆在莫斯科,只有防线的某处被德军突破时,他们才会出发并发起反攻。

    所以,当天夜里坦克第四旅就搭上返回莫斯科的火车……克林距莫斯科不过100公里,要修复这两地间的铁路并恢复交通不是难事。

    火车上,舒尔卡默默的抽着烟望着窗外在黑暗中掠过的景物,脑海里一幕又一幕的闪现着小偷牺牲前的最后时刻。

    指导员坐在舒尔卡对面,给他递上了一杯伏特加,说道“那不关你的事,舒尔卡同志!”

    舒尔卡笑了下,说道“虽然我也很想这么认为,但你真觉得那不关我的事吗?”

    “当然!”指导员回答。

    “是我下的命令!”舒尔卡说“是我让他趴在坦克后装甲上进攻的,而他因此而死!”

    “你的命令没有问题!”指导员又拿过一个杯子然后往里倒着伏特加……对于像坦克第四旅这样打了胜仗的部队来说,伏特加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了,他们一上车就知道莫斯科特许坦克第四旅每人每天100克的配给。

    毫无疑问,这让每个战士都欢呼雀跃,就像过节一样。

    “每人每天100克,我没听错吧!”阿列克大叔高兴得手舞足蹈“哦,小伙子们,我就知道跟你们一起打仗错不了,还能有比这更好的吗?”

    但只有舒尔卡一直沉默不语。

    在此之前,他只知道第一次杀人有些让人后怕,但从没想过一名部下在战斗中牺牲会让自己这么难过……确切的说是愧疚,因为小偷是死于舒尔卡的命令。

    “你应该这么看,舒尔卡同志!”指导员端起杯子遥遥朝舒尔卡敬了下,小喝了一口,然后接着说道“每个人都有他的任务,每个人,包括你、我在内……从这个角度来说,每个牺牲的士兵,都是因为他们的任务,同样也都是因为他们的指挥官要求这么做,也就是说,指挥官要为每一名战死的同志负责?”

    说着指导员笑了笑,然后接着说道“不,舒尔卡!你要知道一点如果你的命令是错误的,福瓦利科夫同志因为你错误的命令而牺牲,那么的确是……你应该为此感到愧疚应该自责。但事实并非如此,你的命令是正确的,我们因此获得了胜利,也就是说福瓦利科夫同志的牺牲是有价值的,他为祖国、为部队、为苏联做出了贡献,如果你因此而自责,你就要为每一个曾经做过你部下同时又牺牲的同志自责,而不应该仅仅只是福瓦利科夫!”

    舒尔卡觉得指导员说得对,事实似乎的确像他说的那样,因为这就是战争。

    但是,那丝歉意始终在舒尔卡心头挥之不去,毕竟那是舒尔卡直接下的命令,亲手将小偷推上了这条不归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