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塔拉西克
    欠一章,明天补上!

    舒尔卡很快就知道要使用这些地雷犬要承受危险……

    “我们必须拆除铁丝网!”塔拉西克对加夫里洛少校说。

    “哪一段?”加夫里洛夫少校问。

    “所有的,少校同志!”塔拉西克说“否则铁丝网会把这些地雷犬缠住,然后那些炸药会在我们面前爆炸!”

    加夫里洛夫少校咬了咬牙,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拆!”

    “还有地雷……”塔拉西克说。

    “排掉!”

    加夫里洛夫少校在说这些话时脸上有些不安。

    如果说反坦克壕是一道屏障的话,那么铁丝网、地雷就像是步兵的衣服。

    拆掉它们就像是让步兵赤身的面对敌人。

    但这样还没完……

    “还有那些杂草、灌木……”

    “够了!”加夫里洛夫少校突然发起火来“你知道这些对士兵来说有多重要吗?他们需要这些来隐藏自己!”

    塔拉西克似乎被少校给吓住了,应了声“是”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但舒尔卡却知道这是为什么。

    “少校同志!”舒尔卡说“塔拉西克是对的,地雷犬的引爆装置是背部竖着的一根短杆,如果它被杂草和灌木绊到……这就意味着炸药提前爆炸!”

    见加夫里洛夫沉默不语,舒尔卡又补充道“地雷、铁丝网,还有那些杂草和灌木都挡不住敌人的坦克,但地雷犬可能可以!”

    “好吧,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不耐烦的对塔拉西克说道“需要做什么准备就是完成吧,不会连战壕也要拆掉吧!”

    “不,少校同志!”塔拉西克回答“这样就可以了!”

    加夫里洛夫少校扬了扬头,塔拉西克就像逃也似的离开了。

    加夫里洛夫少校给舒尔卡递上了一支烟,然后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从没打过这样的仗,舒尔卡……它看起来不像是打仗。我是说,它更像是欺骗、耍小聪明,甚至可以说是将希望寄托在敌人身上!”

    “我明白,少校同志!”舒尔卡说。

    这的确有些不符合苏联人的直来直去痛痛快快的在战场上冲杀的习惯。

    但是……

    “我们不是为了打仗而打仗,少校同志!”舒尔卡接着说道“我们是为了胜利,为了莫斯科,为了民众!”

    加夫里洛夫少校默默的点了点头。

    于是,战场前不仅没有加上一道反坦克壕,反而还把工事、路障全都拆除了,杂草、灌木都被劈个干净……阵地前方可以说是一马平川。

    “可以提个建议吗?”舒尔卡问正在做准备的塔拉西克。

    “当然,少尉同志!”塔拉西克赶忙停下手中安抚地雷犬的动作。

    “如果敌人进攻的话!”舒尔卡指着战壕前的阵地说“他们的坦克更多的会集中在铁路的两侧,因为这一带的更安全,万一陷进泥坑里也更容易利用其它坦克将其拖出来!所以,我认为你们应该尽可能多的把地雷犬分布在这一带。”

    “是,少尉同志!”

    “当然,不能一下把它们全放出去,明白吗?”

    “是,少尉同志!”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德第79摩托化师师长施罗德少将正不断的催促着部队赶路。

    “想想前面等你们的是什么吧!”施罗德少将对前锋部队说“是莫斯科,我们距离莫斯科只有不到80公里了!第79师……将会成为第一支进入莫斯科的部队,而你们,就是第一个踏上莫斯科的帝国士兵!”

    这份荣耀刺激着每一名德军士兵血脉贲张,个个都像是打鸡血似的往前赶路,尤其是在他们知道自己突破了敌人最后一道防线并且顺利的踏上了敌人来不及设路障的铁路之后。

    德军士兵一边前进一边互相激励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莫斯科的大门已经向我们敞开了!我们没理由把时间浪费在睡觉和休息上!”

    “听说空军今天炸毁了一座铁路桥!”

    “这些该死家伙……他们肯定是嫉妒我们,不希望我们这么快就赶到莫斯科!”

    ……

    所以之前才会说炸毁铁路桥是“偶然”现像,此时最不希望铁路桥被炸毁的德军自己。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如果铁路桥没有被炸毁,此时的他们就该一脚踢在铁板上了。

    不过现在也没多大区别……

    走在最前头的是德军侦察小队,它通常是由边三轮、装甲车再加上几辆二号坦克构成。

    边三轮开在前头侦察路况,装甲车和二号坦克则在后方紧跟随时为前方提供支援。

    车辆穿过一片开阔地。

    边三轮的指挥官库格尔少尉坐在边座上摇着简易探照灯朝周围照了照……这是德军夜行军时侦察部队必备的装备,它通常被安装在边三轮和装甲车上以便侦察人员更好的观察地形、地势或是发现危险。

    然后库格尔少尉就马上下令道“小心,这里有些不太正常!”

    就在刚才探照灯亮起的一霎那,库格尔就注意到这片开阔地被人为的休整过。

    人为的休整过……这几乎就是有敌人的代名词,虽然他不知道敌人为什么要这样休整,它们看起来平坦干燥是难得的坦克作战场地。

    库格尔少尉的警示很快就成了现实。

    因为两侧的黑暗中传来敌人机枪的吼叫……开在最前头的边三轮在弹雨中失去控制冲到路边翻倒。

    库格尔少尉和部下马上就停下边三轮然后翻身下车趴低,然后端起步枪和冲锋枪做好战斗准备。

    坦克和装甲车“隆隆”的开了上来,因为担心敌人有反坦克炮所以不敢开车灯。

    库格尔少尉下令“照明弹!”

    几发照明弹升上天空,照亮了前方几百米外一道经过精心伪装的敌人阵地。

    “跟着坦克前进!”库格尔少尉下令,这种地形适合坦克战斗,他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

    坦克用机枪压制着战壕里的敌人火力,乘着这时候德军步兵勇敢的朝前跃进。

    突然,在照明弹的亮光下,一道身影快速的从敌人战壕里窜了出来。

    “一条狗!”库格尔少尉听到有人大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