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信
    这章算昨天的……

    这正是舒尔卡想说的。

    舒尔卡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奔着t34去的……有这么好的坦克就别把它分散的投到前线去逞匹夫之勇啊,防御、火力、机动都不错,甚至让德军陷入了“t34危机”这样的恐慌。

    但是,苏军却是生产一辆就上去一辆。

    这样看起来的确像是在防御,t34也的确能在前线某处发挥一些作用,但这些作用都停留在战术层面上。

    而且这么做不可避免的存在几个问题

    首先,将t34用于前线防御对其机动性就是种浪费……防御就是将坦克开到某个位置当炮台使用,甚至kv2都能胜任这个任务。

    其次,将少量的t34与其它坦克编在一起无法协同,这不只是无线电通讯方面的问题,更是速度不一、装甲防护与火力不协调的问题。

    t34最高时速能跑45公里,t26能跑30,kv2只能跑26。

    把它们编在一块……就只能t34等t26,t26等kv2,于是大家都只能以26公里的时速跑,否则就无法协同。

    t34能正面怼“三号”、“四号”,t26就扛不住,于是很快就变成一小撮t34对阵一群“三号”、“四号”。

    所以,正确的做法就应该是将t34编成一支部队,一支足以与德军装甲师抗衡的部队,然后充分利用铁路及坦克本身的机动性哪里有危险就赶去哪里。就像朱可夫这个“救火英雄”哪里有火就赶去哪里一样。

    “很好的建议,舒尔卡同志,还有加夫里洛夫少校!”朱可夫站起身来,与两人分别握了握手,接着说道“愉快的交谈,因为时间关系今天就到这吧!”

    “是,大将同志!”

    舒尔卡和加夫里洛夫应了声。

    实际上,他们两人直到走出指挥部时还是满头雾水。

    “你说,大将同志认同你的想法吗?”加夫里洛夫少校问。

    “也许吧!”舒尔卡说“我不知道!”

    因为后续朱可夫什么话也没说。

    沉默了一会儿,加夫里洛夫少校就笑了起来“我认为你说的很有道理,这可能是唯一解决我们被动防御状态的方法!我很好奇,舒尔卡同志,你没有上过军校……怎么知道这些?”

    “少校!”舒尔卡打趣道“如果我上了军校,可能就不知道这些了!”

    加夫里洛夫少校哈哈大笑起来,他听得懂舒尔卡这话里的意思……军校里教的更多的是政治觉悟和落后的战术,在这种思想环境的熏陶和压抑下又怎么能有自己的思想。

    汽车在黑暗中行驶,过了二十几分钟才开进军营。

    舒尔卡已经困得在车上就小睡了一会儿,下车后就昏昏沉沉的走向自己的宿舍。

    结果宿舍里还有几个人没睡着,正在小声的交谈着,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几个人躲在被窝里在手电筒的亮光下打牌……

    这似乎有点匪夷所思,连续紧张的战斗之后轻松下来竟然还有精力打牌。

    不过这其实也可以理解不知道自己哪天就要在战场上牺牲了,所以怎么舍得睡觉?当然是及时行乐!

    只不过这是违反纪律的实施戒严时是不允许打手电筒的,除非是特殊情况,否则有可能会害了整支部队。

    打牌当然不属于特殊情况。

    所以,他们一发现是舒尔卡就马上关掉了手电装作睡觉,甚至还有了鼾声。

    舒尔卡也懒得理会他们,径自走到自己的床前然后一屁股躺下。

    “连长同志!”演员冒出头来装作刚发现似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你们睡着前回来的!”舒尔卡说。

    演员闻言不由一愣,然后很快就发出几声谄笑“报告连长同志,我已经睡一会儿了!”

    “我也是!”

    “还有我!”

    ……

    “忘了这个吧!”舒尔卡说“别让别人发现了,我要睡了,什么都不知道!”

    “是,连长同志!”几个人不由乐得马上又要开局。

    这时列昂耶夫才哀叫了一声“我一手好牌就这样洗掉了……”

    这惹来其它人一阵起哄。

    舒尔卡转过一边不想理会这些家伙。

    这时演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连长同志,有件事我认为需要向你报告!”

    “什么?”舒尔卡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瓦尔拉莎,那个记者少校!”

    “嗯!”

    “她又来采访了!”

    “这跟有什么关系?”

    “她没看到你,以为你阵亡了!”演员说“然后很着急……”

    “是的!”列昂耶夫接嘴道“我似乎还看到她眼里的泪水!”

    “这不可能!”舒尔卡笑了起来“那是雨水吧!”

    “不,我保证那不是雨水!”演员回答“直到我们告诉她你没事,你只是有新任务没在队伍里,她才恢复了常态!”

    “我一个字也不相信!”舒尔卡说“如果你们不希望我举报你们的话,就闭上嘴!”

    “是,连长同志!”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应了声。

    但过了一会儿演员又探出头来“我保证,连长同志……”

    “奥库涅夫同志!”

    “是,连长同志!”

    然后就再也不敢有声音了。

    舒尔卡根本就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虽然他相信瓦尔拉莎的确来找过他,不过那只是采访而已。

    这些家伙,有事没事总喜欢编一些故事出来。

    迷迷糊糊的,舒尔卡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尽是些恐怖的片段,奇怪的景像紧紧纠缠、交织在一起。

    有时看到敌人,有时又看到死去的战友;有时是失败被敌人追杀,有时又是胜利的欢呼;有时是这时代,有时又是现代。

    接着又看到长腿,他举着齐腕而断的血淋淋的双手,对舒尔卡说“连长同志,我的信,交给我妈妈……求你了!求你了!”

    舒尔卡猛然从梦中惊醒,好长的一段时间他都以为自己是在床上,但接着就发现自己其实是掉在冰冷的地上。

    舒尔卡脑袋乱糟糟的,想了想,就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那封信,那封卷在一起用防水布裹着的信。

    把它寄出去吗?舒尔卡不知道能不能寄到,毕竟这是战争时期。

    所以想了想,舒尔卡又把信放回兜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