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一百七十章 喇叭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上级的命令原本是让第333团在这里守五小时,但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五个小时,援军却依旧没能赶来。

    “德国人的这次突袭显然是经过周密计划的!”加夫里洛夫少校指着地图说道“他们前线的部队对我军防线展开猛烈的进攻,同时还派出勃兰芬堡部队占领了普希诺,暂时切断了图拉与莫斯科之间的联系!”

    普希诺是图拉与莫斯科之间的一个小镇,铁路和公路都要经过那里,于是就成了德军勃兰芬堡部队的目标。

    不过这与苏军一路将公路封锁只留下一条小通道有关系……否则的话,即便莫斯科兵员奇缺也不可能对付不了德军一支勃兰芬堡部队。

    但是现在,苏军是自己把自己的通道给封死了,一路上到处是路障和地雷,德军勃兰芬堡部队只需要在通道前架上一挺机枪或是一门迫击炮都会给苏军造成很大的麻烦。

    “援兵什么时候才会赶到?”这是舒尔卡最关心的问题。

    “上级希望我们还能再守一天!”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他们需要时间打通德国人的封锁,修复隧道。”

    舒尔卡摇了摇头,说道“少校,我们的反坦克火力只剩下23单位了,其中还有些坦克是刚刚修好的,它们只够抵挡敌人一次进攻,也就是说明天天色一亮,我们就有可能要用手榴弹去对付他们的坦克了!”

    “我知道,舒尔卡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但情况就是这样!”

    然后指挥部就陷入了一片沉默,战场往往就是这样,尤其是在这种敌我双方都拼尽全力对抗的战斗,就是会让人有很多无奈。

    “好消息!”这时福明政委递上了一封电报,说道“援军,文尼奥夫斯基派来的!”

    加夫里洛夫少校和加夫里洛夫闻言精神不由一振,但下一句就让他们再次陷入失望。

    “他们有一个坦克连,另外还有十门反坦克炮!”福明政委说“他们会在五小时后到达!”

    “嗯!”舒尔卡说“我们可以挡住敌人两次进攻了!”

    一次还是两次,根本就没有多大区别。

    这时外面的枪声和炮声又响了起来。

    不过舒尔卡和加夫里洛夫少校一点都不为这个担心。

    夜里坦克基本没有战斗力,在照明弹下它们会成为反坦克炮绝好的靶子,所以德军不敢贸然用坦克突击。

    至于步兵……德军的确是在用步兵偷袭,只不过阵地前到处都是陷阱,苏军战士又乘着夜色拉起了铁丝网埋下地雷,想要偷袭谈何容易。

    想了想,舒尔卡就说道“德国人也很着急!”

    “当然!”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他们想赶在援军到来之前占领图拉……”

    “也就是说……德国人并不知道他们其实还有一天的时间!”

    “或许吧!”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他们只是占领普希诺而已,德国人无法确定其它方向是否有援兵!”

    “其它方向?”

    “比如从文尼奥夫斯基,还有佩列梅什利斯基。”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白天他们通往我们的公路被德国人用炮火封锁,到了夜里……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从小路绕过来!”

    “是的!”福明政委说“刚才这支援军就是绕小路赶来,不过坦克和反坦克炮很难通过,所以速度很慢!另一方面,他们的反坦克火力也紧缺,所以也只能勉强抽出这么点装备增援我们了!”

    “但是德国人不知道这些不是吗?”舒尔卡说。

    “或许吧!”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但这又有什么用,他们一样会发起进攻!”

    “不,少校!”舒尔卡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德国人确定援军已经赶到图拉,或者说相信我们有足够的坦克或是反坦克炮……那么,我并不认为他们还会继续这样毫无意义的进攻!”

    “或许你说的对,舒尔卡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但这必须是在‘确信’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才能让德国人‘确信’,难道我们要举着喇叭对他们喊……嘿,我们有的是反坦克炮,尽管来吧!你们这些走狗!”

    “好主意!”舒尔卡说“我们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别开玩笑了,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说。

    “我是认真的,少校!”舒尔卡说。

    舒尔卡的确是认真。

    只不过,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的只是其中一步,也是最简单的一步。

    舒尔卡让人准备一个大喇叭……苏联到处都是这样的大喇叭,它们平时被挂在电线杆上,城里甚至村里每隔几百米就会挂上一个,然后时常会播放一些音乐、新闻或是莫斯科传达的精神及重要文件等。

    现在,只需派人拆下一个然后用一个话筒稍加改造也就可以了。

    接着,舒尔卡就让播音员在广播前喊话,先是很严肃而且中气十足大义凛然的“侵略者们,你们试图偷袭图拉的计划是注定要失败的,放下武器投降吧!你们今天的失败只是刚刚开始……”

    然后就是士兵们的胡吹乱叫

    “德国人,这就是你们的闪电战吗?我只看到你们的坦克有如闪电一样爆炸!”

    “你们的坦克怎么了?你们把它们开上来给我们当靶子吗?”

    “我迫不及待的等到天亮了!”

    ……

    苏军部队有个优良的传统,那就是部队的困境通常都不会让士兵们知道,所以这些士兵在说这些话时是很放松、很自然、很嚣张的,就像他们真的能轻松的打败面前的德国人一样……他们的确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舒尔卡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但是这并不重要。

    “说的是俄语!”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他们能听得懂吗?”

    “当然,少校同志!”舒尔卡说“因为他们的部队里肯定会有俘虏,或者是愿意为他们翻译的叛徒!”

    这可以说是个讽刺,但又是事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