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花瓶
    “少尉!”正在舒尔卡一个人在宿舍里抽闷烟的时候,瓦尔拉莎出现在门口叫了声。

    舒尔卡赶忙丢掉烟然后小跑上前敬了个礼。

    “别担心,少尉!”瓦尔拉莎依旧一脸严肃说“采访已经结束了,我知道够多关于你的事了!”

    “是,少校同志!”

    想了想,瓦尔拉莎就掏出笔记本,一边在上面飞快的写着什么一边说道“我的父亲,他在冬季战争中牺牲了,你知道的,一场失败的战役……所以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瓦尔拉莎将写完的那页撕了下来递给舒尔卡,接着说道“如果你想谈谈那场战役的话,打这个电话!”

    “是,少校!”

    舒尔卡接过纸条,看着转身离开的瓦尔拉莎,突然明白了这一切其实与瓦尔拉莎甚至其它记者无关,她们同样无法决定自己采访什么或是说些什么。

    第333团在莫斯科停留了三天。

    主要作用就像副指导员说的那样……稳定民心。

    因为这三天的时间里舒尔卡和一众战士们就是参加各种活动,比如某个表彰大会、说几句话等等。

    舒尔卡因此获得了一枚红星勋章,这种勋章用于授予那些在战争时期与和平时期为国防事业以及为保护国家安全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个人与集体。

    一起获得这种勋章的还有加夫里洛夫少校、福明政委几个人,舒尔卡是唯一一个低军衔获得这种勋章的。

    然后当然又是拍照、采访、发言之类的。

    舒尔卡并不是很喜欢这些,因为他认为这些都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能在宿舍里好好休息几天好为将来的战斗养精蓄锐。

    不过就像之前所说的,很多事都不是他能决定的,于是只能随波逐流别人说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让舒尔卡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木偶。

    关于舒尔卡的报道很快就出来了,第一版一个醒目的大标题《阻止敌人包围基辅》。

    文章用很华丽的语言描述了舒尔卡以及第333团在基辅实施反包围的过程,有些地方夸大得让舒尔卡简直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

    舒尔卡将目光投往加夫里洛夫少校。

    加夫里洛夫少校则很平静的回答道“别那样看着我,这是战争的需要,舒尔卡!”

    或许加夫里洛夫少校才是对的,难道还在报纸上宣传被丢在路边的伤员吗?或是新兵的胆怯?要么在敌人炮火打击下崩溃发狂的士兵?

    不,如果写的是这些,只会让百姓们心里感到一阵阵恐慌,对战争的残酷感同身受。

    报纸就应该让百姓误以为苏军正在胜利中,敌人的进攻一次被一次的轻松挫败,然后他们才会保持安静。

    从战争角度来说这的确没错,因为战争是不择手段的,包括对自己人。

    “那么!”舒尔卡问副指导员……现在应该称他为指导员了,因为他的领章已经换成了两个红色的正方形,也就是中尉政治指导员。

    “我们就继续这样在莫斯科呆下去吗?”

    “你不喜欢这样下去吗?”指导员在一小块镜子前努力照着自己的领章,然后用手弹了弹,接着叹了一口气。

    “叹气是什么意思?”舒尔卡问。

    “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指导员回答“我毕生都在为这个军衔奋斗,中尉指导员甚至是我一生的目标!”

    “那么你现在已经实现了!”

    “是的!”指导员说“但是你突然发现它其实不重要,你毕生奋斗的目标不重要……你会怎么样?”

    “我会对着镜子照,用手指弹弹它,然后叹一口气!”

    指导员转头望向舒尔卡,难得的是嘴角露出了点笑容。

    “知道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吗?”指导员整了整军装收起了镜子“我们要出去打仗了,保卫莫斯科!”

    没有任何军队可以在莫斯科混吃等死,因为此时的莫斯科已经处于大军压境兵力奇缺的状态

    北方,有德军霍普纳的第四坦克集团军和霍特的第3装甲集群。

    东方,有克鲁格庞大的第四集团军群。

    南方,则是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和克莱斯特的第1装甲集群。

    初步估计德军在莫斯科方向投入了100万人的部队,而且大多是主力部队。

    而苏军,兵力虽然比德军多,有125万人,但在制空权被夺和坦克综合性能尤其是战术落后的情况下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

    因此,第333团被派出城去作战那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舒尔没想到的,是第333团并没有被安排到主战场上,而是被安排在二线……

    第333团是搭乘火车出城的,原因是所有公路都已经被封锁。

    这在火车上就可以看到公路上每隔几米就砍倒一棵树作为路障,两侧到处都是工兵在布雷,布完后用一面面小红旗插着显示可以通过雷区的狭窄的通道。

    雷区一直延伸至遥远的南方,尽头应该就是德军的进攻线。

    第333团没能被安排到那,他们在图拉下车,这里距离莫斯科130公里,而德军还在20公里外的位置与苏军作战,在这里可以隐隐听到炮声。

    “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舒尔卡在下车后看到周围正在挖战壕布雷的苏军士兵,问指导员。

    指导员有许多内部消息,所以舒尔卡习惯从他那打听消息。

    “记得我们的任务吗?”指导员将目光眺向面前的战场。

    “你是说稳定民心?”

    “是的!”指导员说“稳定民心,这意味着我们不能不打仗,因为那会让百姓鄙视;但同时又不能打硬战,因为那意味着我们不能继续宣传!所以……”

    指导员朝四周摊了摊手,接着说道“这很好,不是吗?”

    “是的,很好!”舒尔卡回答“至少比在城里演讲、应酬要好得多!”

    舒尔卡嘴里虽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些不乐意的。

    虽然他知道第333团的战斗力不怎么样,它混杂了各兵种、各部队的士兵,甚至都没有统一训练过。

    但是……被当作花瓶成为摆设那就过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