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调动
    罗马尼亚第4集团军溃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

    伦德斯泰特接到这个电报后吃惊得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但另一个情报更是让他呆愣当场。

    “元帅阁下!”副官说“我们刚刚确认,肖伯特上将在撤退途中触雷身亡了!”

    “什么?你说什么?”伦德斯泰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副官又重复了一遍,然后补充道“第22步兵师伤亡三千余人……”

    伦德斯泰特不敢再听下去了。

    这对德军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耻辱,尤其是在其它战线都势如破竹的时候。

    接着伦德斯泰特就意识到自己要面临的就是怎么跟柏林方面交待了。

    果然,不久电话就响了起来,副官将话筒递到伦德斯泰特面前,从他的表情看伦德斯泰特就知道是希特勒打来的,而且没有好语气。

    伦德斯泰特猜的没错,他刚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表面身份,电话那头就传来希特勒的咆哮声

    “你应该为这场战斗感到耻辱!在我们的军队将俄国人打得一路溃逃的时候,你的指挥却让我们的部队遭到史无前例的、惨重的、恐怖的伤亡……”

    希特勒的讲话在任何时候听起来都像是在演讲,即便是骂人。

    伦德斯泰特知道这次自己的失败的确很严重,所以任凭希特勒大发雷霆而一言不发。

    骂了好一会儿,希特勒突然问了声“你打算怎么解决眼前这个烂摊子?”

    伦德斯泰特愣了下,然后就回答“我会尽力打通补给线,元首阁下,他们的装甲部队在敖德萨,步兵主力守在基辅,中间部位显然更为脆弱!”

    “可我们的部队同样脆弱!”希特勒大声反驳道“南方集团军群被分成两个部份,事实上是三个部份装甲部队被拦在第聂伯河东岸无法返回,主力部队被包围在中断,后勤部队被挡在外围,我想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元帅!”

    “元帅”这两个字,希特勒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由此可见希特勒此时对伦德斯泰特的愤怒。

    “是的,元首阁下!”伦德斯泰特回答。

    伦德斯泰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后勤部队有装备有弹药但却没有战斗力,主力部队有战斗力但却没有足够的弹药,打通补给线的计划如果不成功很可能会遭到苏军的反扑。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主力部队将在缺乏弹药的情况下被苏军歼灭,这样的失败是德军无法承受的。

    沉默了一会儿,希特勒就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元帅!必须有人为这次失败负责!”

    说着希特勒就挂上了电话,只留下伦德斯泰特愣在原地拿着话筒发呆,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将话筒放了回去。

    伦德斯泰特知道希特勒说的“为这次失败负责”是什么意思,那就代表着他要带着耻辱离开南方集团军群司令这个位置。

    其实伦德斯泰特应该庆幸,因为如果是苏联将领听到“为这次失败负责”这句话,那多半得被关在牢里甚至枪毙了。

    不过这对于伦德斯泰特来说是似乎没什么分别……注重荣誉的德军将领带着失败的耻辱卸任,这只怕比杀了他还难受。

    伦德斯泰特猜的没错,不到半小时来自最高统帅部的命令就下来了。

    当然,命令充分考虑到伦德斯泰特的面子,以他有心脏需要养病为由命令其向冯赖歇瑙元帅交出指挥权。

    冯赖歇瑙元帅原本是第6集团军司令,也是希特勒的忠实拥护者,由他接替在伦德斯泰特的预料之中。

    接着希特勒又将正在北方集团军群的曼施坦因紧急调往南方集团军群接替肖伯特第11集团军司令。

    之后伦德斯泰特可以说再无建树。

    如果说有做了什么的话,那就是在法国打造“大西洋壁垒”以抵御英、美有可能的登陆作战,不过却因为态度消极而大权旁落于隆美尔。

    在希特勒处分伦德斯泰特并做了一系列的调动的时候,另一边的苏军就是另一番景像了。

    第9军在进入敖德萨时获得了苏军军民的热情迎接……虽然舒尔卡知道至少有一部份百姓不是真心的,就像之前所说的,他们可能更希望德军胜利。

    但此时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不应该表现出来。

    于是,整个敖德萨都沸腾了。

    在进入敖德萨之前第9军还花了点时间做准备……据说这是为了以更好的形像振奋敖德萨军民的士气。

    这可以说是形像工程,但偏偏这形像工程却是有效的,因为士气这东西就是一种精神一种激励,相比起一支军容不振到处都是伤员的部队,让敖德萨军民看到一支雄纠纠气昂昂的援军,拥有更多的自信以及对心理还在犹豫的反动份子的喝阻效果那是毫无疑问的。

    所以,谁又能说这就是形像工程呢?

    战场上,只要是有用的,就算只是做个表像、做个样子,就算不真实的,那也是一个好的战术。

    这时舒尔卡的镜子和递须刀就派上用场了,反而是其它战士……因为要借用舒尔卡的这些东西而不得不拿出香烟来交换。

    演员还不禁感慨了一声“排长同志,原来你早就想到有这一天了!”

    舒尔卡不由哈哈大笑,在此之前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改变了历史拯救了基辅和敖德萨,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南部战区。

    接着在湖泊里清洗了下头盔、军装,甚至有人干脆脱个精光跳到湖里洗了个澡……其实根本不需要跳进湖里,雨水就可以把他们冲涮干净了。

    与此同时,敖德萨驻军也在做准备。

    他们将敖德萨最直、最宽的街道“海港大道”清空出来,这是一条连接北部铁轨和公路的街道,由北往南直达港口。

    战斗时这里是罗马尼亚军的主攻方向,所以一路上被堆满了障碍物和沙袋构筑起的防线。

    当然,要全部清空是不可能的,他们只来得及在中间清了一条足够两辆坦克并行的通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