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八百四十三章 问题
    ,最快更新苏联1941最新章节!

    “所以!”舒尔卡轻松的对萨拉耶夫说“萨拉耶夫同志,我认为们应该考虑清楚,也就是解决们内部的问题,一致同意需要第82步兵团训练的话再跟我说,在此之前我认为训练应该暂停!”

    说着,不等萨拉耶夫同意,舒尔卡就下令道“收队,回营休息!”

    第82步兵团的官兵们早就不想再这样“热脸贴屁股”了,一听到命令呼啦一下就收起枪跟在舒尔卡后走得干干净净,只留下萨拉耶夫和约瑟夫维奇等一干人在那干瞪眼。

    萨拉耶夫在此之前也没处理过这样的事。

    对萨拉耶夫来说,如果训斥约瑟夫维奇几下然后继续训练倒不是什么难事,问题就在于内务部几乎就相当于德国的党卫军,他们本身是执法部队是绝不允许出现像逃兵存在的,在平时的思想政治学习上也是极度鄙视逃兵。

    但是现在,却要让部下接受“逃兵”的训练这让萨拉耶夫也无法接受,如果接受的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教育说服部下。

    于是萨拉耶夫没有马上做决定,而是返回指挥部向内务部总部请示。

    电话很快就转到贝利亚那,贝利亚听完萨拉耶夫的叙述后就很平静的问了声“我想知道,第82步兵团任教官是教们什么?”

    “教我们怎么与敌人作战,贝利亚同志!”

    “他们有教们如何当逃兵吗?”贝利亚又问。

    “不,没有,贝利亚同志!”萨拉耶夫回答。

    “他们现在是逃兵吗?”

    “不,不是!”

    “知道这些们所谓的逃兵在战场上杀死过多少敌人立下多少功劳吗?他们的战果至少是们的几倍,而们居然称他们为‘逃兵’?!”

    “是,贝利亚同志!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还没等萨拉耶夫说完,电话那头的贝利亚已经挂上了电话,显然贝利亚已经对萨拉耶夫不满了。

    萨拉耶夫不由抹了把汗,然后马上就下令道“把约瑟夫维奇给我叫来,马上!”

    结果是什么就不用多说了,贝利亚的精神得到了彻底的贯彻,约瑟夫维奇被责令向舒尔卡及索科洛夫道歉,所有第53团的官兵都做了一份报告并连续在几天的思想政治课上做深刻的检讨。

    从此内务部的官兵就再也不敢惹第82步兵团这些“教官”,确切的说是在“逃兵”方面不敢再有什么意见了。

    但舒尔卡却不认为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了。

    “舒尔卡同志!”萨拉耶夫客气的给舒尔卡递上了一根烟,说道“看这样解决没什么问题吧,我想知道还有什么处理意见!”

    “不,萨拉耶夫同志!”舒尔卡回答“我没什么意见!”

    “那么训练”

    舒尔卡摇了摇头,说“他们是被命令压下去的,我担心”

    “放心,舒尔卡!”萨拉耶夫说“如果下次还有类似事件,我马上把他们踢出内务部!”

    踢出内务部是个很严重的处罚,因为那就意味着他们不再高高在上而成为普通士兵了。

    但舒尔卡担心的却不是这个。

    舒尔卡认为内务部与第82步兵团之所以有这次冲突,不仅是因为第二步兵营是“惩戒营”的问题。

    事实上谁都知道第二步兵营已经“转正”了,当然这的确是一个因素,但如果从内务部之外的部队也就是普通部队中随便拿一支部队来由第82步兵团任教官团,他们只怕会求之不得毕竟第82步兵团可是出了名的英雄团。

    而内务部的反应却截然不同。

    所以很明显,内务部问题的根源在于他们内心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总以为自己比谁都优秀并且高人一等,不管第82步兵团立了多少战功也无法打破这种观念。

    舒尔卡清楚,如果不打破这种观念放低姿态的话,内务部部队根本就无法与普通部队协同当然也就无法形成有效战斗力,即便第82步兵团成功的将战术和经验教给他们也无济于事,甚至有了这些战术和经验后内务部部队还会更加看不起普通部队战争从来都不是由一支、两支部队决定的,而是由所有部队互相协同决定的,内务部部队就算加上边防军也只有三十万人,这些人说实话对苏军庞大的军队来说算不上什么,如果不知道与普通部队协同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想了想,舒尔卡就认为自己操太多心了。

    贝利亚让第82步兵团任教官团或许更多的出于政治因素,所以自己不需要那么认真,只需要做做样子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舒尔卡心里很快就释然,打定主意不关心这些真正的“难题”。

    然而,贝利亚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

    就在舒尔卡放下心的那一刻,萨拉耶夫就举起电话对几米外的舒尔卡叫道“舒尔卡同志,贝利亚同志让接电话”

    舒尔卡一接起电话,就听到贝利亚在电话那头说道“我听说在训练期间发生了些磨擦?我希望这对的训练计划不会有什么影响!”

    “当然不会,贝利亚同志!”舒尔卡回答“这只是小问题!”

    “是吗?”贝利亚问。

    “是的!”舒尔卡回答。

    然后电话里就没有了声音,贝利亚在电话那头等待。

    这是贝利亚的习惯,他如果不满意对方的回答的话,那么就会等待他纠正。

    这方法很有效,因为舒尔卡心里没来由的一阵阵发毛,过了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好吧,贝利亚同志!”舒尔卡承认“这不是小问题!不过我觉得您或许不会关心这个问题!”

    “为什么会以为我不关心这个问题?”贝利亚反问。

    从这话就知道,贝利亚其实已经知道问题所在了,而且他知道舒尔卡也一定会发现这个问题。

    “我”舒尔卡一时无语,想了想,只能说“您的意思是说,我的训练计划里要加上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贝利亚回答“否则我为什么一定要让来任教官,舒尔卡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