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八百三十六章 场面话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基里尔洛维奇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虽然上级已经取消了政委制度,但取消的只是政委在军事上的指挥权,在部队没打仗的时候甚至是打仗时的思想政治指导工作的权力依旧在政委手里。

    第二步兵营这个私刑的问题显然是思想政治问题而不是军事指挥问题。

    所以基里尔洛维奇根本不需要舒尔卡的同意,舒尔卡不仅无权干涉,还要接受基里尔洛维奇的批评。

    当然,基里尔洛维奇也不会像舒尔卡要求的那样,让舒尔卡去跟索科洛夫说。

    这妥妥的是基里尔洛维奇的工作,舒尔卡这是干涉到基里尔洛维奇的职权了。

    然而更重要的,舒尔卡认为基里尔洛维奇这是想在部队里竖立自己的权威他这是在告诉所有人,在部队里可以发号施令的是他基里尔洛维奇而不是舒尔卡,就算舒尔卡再会打仗也无济于事。

    另一方面,基里尔洛维奇这样做同时也可以煞煞舒尔卡的威风拉开舒尔卡与部队之间的距离或者也可以说减弱舒尔卡对部队的控制力。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很讽刺的一幕舒尔卡向斯大林提出建议,斯大林也同意了舒尔卡的建议削弱了政委的权力,但结果却是政委、指导员对第82步兵团的控制力增强了,甚至可以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在基里尔洛维奇离开的时候,舒尔卡就感叹赫鲁晓夫是选对人了。

    这个基里尔洛维奇几乎可以说是无懈可击,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使舒尔卡想挑他的毛病也找不出来如果能挑出来的话,舒尔卡只需要一个电话,然的阿卡季耶维奇就很乐意凭着他在内务部的权力将情况传达到最高统帅部,于是基里尔洛维奇就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

    但赫鲁晓夫显然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派了基里尔洛维奇这么个“一身正气”、“刚正不阿”的政委来恶心舒尔卡。

    “团长同志!”安德里安卡凑到舒尔卡身边,小声问了声“现在怎么办?”

    “没怎么办!”舒尔卡回答“如果他想这样就控制第82步兵团,那就想得太简单了!”

    事情果然像舒尔卡想的那样,如果是其它部队或许可以,但这是第82步兵团,一支由战斗中成长起来并且其中大多数人都是因为舒尔卡所以才能活到现在的第82步兵团,赫鲁晓夫和基里尔洛维奇如果认为这样随随便便派几个人来就能撼动舒尔卡在第82步兵团里的地位,那就小看舒尔卡同时也小看第82步兵团了。

    基里尔洛维奇带着两名警卫员来到了第二步兵营的驻地。

    此时的第二步兵营正在进行协同训练,其中还有迫炮手和炮兵观察员。

    这是舒尔卡对全体第82步兵团官兵的要求。

    步炮坦之间协同最困难同时也最危险的是其实是步炮协同。

    步兵与坦克之间的协同当然也困难,但至少坦克与步兵还互相能看得见的,甚至在坦克后方还能接个电话与坦克通话,步兵可以告诉坦克走慢点、走快点攻击哪个方位等等。

    这种协同没有多少危险性,彼此之间是互相掩护的关系,步兵和坦克兵为了生存自然而然的会尽可能协同。

    但步炮协同就不一样了,步兵与远程炮兵互相看不见,它们之间的协同只能通过电话、电台报方位和距离,一个不小心计算错了炮弹就会砸到自己头上。

    更重要的还是,舒尔卡希望第82步兵团能够朝现代化步兵方向发展,也就是抛弃那种面对敌人一味用人去堆的那种战术。

    “如果能用炮弹击退敌人,能用炮弹摧毁敌人的碉堡和防线,并且我军还有足够的炮弹,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要用人命去跟敌人拼去夺取这些碉堡和工事呢?”

    这就是舒尔卡对下属说的一句话。

    这句话很受官兵们的拥戴,毕竟没有人会愿意在毫无意义的情况下用人命去拼。

    同时,步炮协同的训练又是成本最低廉见效最快的,它所要做的几乎就是将官兵们的观念转换成优先联系炮兵摧毁目标,然后再让炮兵观察员从步兵中选择一些算术好的兵教他们计算方位就可以了。

    然后用不了多久,一支只会挺着枪使用人海冲锋的部队就转换成了不断引导炮火精确轰炸敌人火力点并协同进攻的部队炮兵变成了步兵的武器,步兵变成了炮兵的眼睛,这转换要是到位那就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

    第二步兵营是第82步兵团中的一部份,所以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这样的训练。

    基里尔洛维奇走到正在与参谋讨论训练细节的索科洛夫面前,下令道“索科洛夫同志,命令的部队集合!”

    索科洛夫一看基里尔洛维奇的脸色就觉得有点不对,但他还是应了声“是,政委同志!”

    第二步兵营很快就在一阵急促的哨声中集结完毕,因为战损严重,全营还不到两百人,这使基里尔洛维奇讲话都不需要小喇叭。

    “同志们!”基里尔洛维奇掷地有声的说道“我听说我们营还存在私自处决逃兵的行为,们的本意是好的,逃兵的确可耻,也该杀!但是,们身为一名战士没有权力决定这些逃兵的生死,这是我们的职责!往后,在碰到这样的事的时候,们应该第一时间向指导员或是向我报告!我们会将他们逮捕并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叭拉叭拉的一大堆,基里尔洛维奇口才很好,脱稿也能口若悬河的讲半小时,这或许就是一名思想工作者的职业病。

    完了后,基里尔洛维奇就问“同志们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战士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明白了吗,索科洛夫同志?”基里尔洛维奇转头问。

    “明白了,基里尔洛维奇同志!”索科洛夫很干脆的回答。

    这让基里尔洛维奇有些意外,他原以为索科洛夫至少会解释几句,可索科洛夫却什么也没说。

    不过,索科洛夫当然不是真的“明白了”,因为索科洛夫以及他的部下只是把这些话当场面话,左耳进右耳出,该怎么做依旧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