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压力
    ,最快更新苏联1941最新章节!

    基里尔洛维奇上校是舒尔卡见过的最自律的一名苏联人,因为他不喝酒。

    在苏联尤其是这时代的苏联,有各种各样的人都不奇怪,比如有些不近女色、有些不抽烟、有的每天坚持晨跑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就是很难找出几个不喝酒的男人,因为喝酒已经成了他们的一种生活习惯,不会喝酒的男人在他们眼里算不上男人。

    但基里尔洛维奇政委不喝酒,这是在舒尔卡将一杯沃特加递给基里尔洛维奇时得到的回答。

    “不,舒尔卡同志!”基里尔洛维奇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我不喝酒!”

    “不喝酒?”舒尔卡对这个回答感到意外。

    “是的,一点都不喝!”

    “是不会吗?”舒尔卡这话带有点激将的味道。

    但基里尔洛维奇一点都不为所动。

    “可以这么说吧!”基里尔洛维奇点了点头,但随后说的话又否定了这种说法“要知道政委的工作对一支部队来说十分重要,战士们需要政委的指导和帮助,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找到方向,而如果我们自己都因为沃特加而找不到方向,那么怎么才能帮助战士们找到方向?”

    “所以会喝?”舒尔卡还是有些不甘心。

    “可以这么说!”基里尔洛维奇还是一样的回答,只不过补了句“从我二十五年前任指导员起,我就再也没有喝过酒了!”

    虽然基里尔洛维奇没有细说,但舒尔卡却能想像出这里头的故事为了工作而戒酒,而且一戒就是二十五年,滴酒不沾。

    在苏联要说戒烟、戒赌甚至戒色都容易,但戒酒就差不多是要人命,何况部队根本就不要求政委戒酒,但基里尔洛维奇还是做到了。

    由此可知基里尔洛维奇的自律到了什么程度。

    很快舒尔卡就感受到了来自基里尔洛维奇的压力。

    “舒尔卡同志!”基里尔洛维奇从前线视察一遍回来的时候就对舒尔卡说“我想跟谈谈第二步兵营的问题,我听说他们营还存在私刑?这在部队里是绝不允许的!”

    对此舒尔卡并不意外,因为在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的这段时间里第82步兵团的指导员已经进行了大换血并充分补充在战斗期间免不了会出现指导员伤亡没有及时补充的情况,甚至第82步兵团之前因为是类似“惩戒营”的身份上级都不屑派出政委所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空缺。

    但所有的这些“空缺”都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补上,于是整个第82步兵团就像是被一根绳勒紧了似的差点都要喘不过气来。

    基里尔洛维奇之所以会这么快就知道第二步兵营有“私刑”的情况,肯定是从指导员那得到的消息。

    “放心吧,基里尔洛维奇!”舒尔卡回答“我相信他们能处理好的!”

    这对舒尔卡来说就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第二步兵营是“惩戒营”转过来的,当然是需要特殊处理的特殊情况。

    “不,舒尔卡同志!”基里尔洛维奇反对道“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违反纪律的行为,除了纪律部队外,任何人都无权决定其它士兵的生死,在这方面第二步兵营不能例外!”

    “它就是例外,基里尔洛维奇同志!”舒尔卡说“而且,他们使用这种纪律后运作得很好,至少到现在为止连一个逃兵都没有出现,他们如果有减员,就都是在战场上牺牲或是受伤!”

    基里尔洛维奇愣了下,然后又接着说道“我很敬佩他们的勇气,这是一种英勇的行为,舒尔卡同志!但我依旧不能同意!”

    “说说的理由!”舒尔卡反问“难道希望他们再回到以前的状态么?希望他们走上战场后又出现逃兵并且士气低落无法与敌人作战么?”

    事实证明私刑是解决第二步兵营这个问题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否则就算是索科洛夫也无法镇住这批基本是由“惩戒营”转过来的战士,毕竟他们都有逃跑的前科。

    然而,基里尔洛维奇当然有他的大道理。

    “也许这种方法在第二步兵营很有效果!”基里尔洛维奇说“但不知道您是否考虑过一个问题,舒尔卡同志!第二步兵营不是一支独立的部队,它是苏联的一支部队!如果第二步兵营可以这么做,是不是说其它部队也可以这么做?!第一步兵营,第三步兵营,整个集团军,甚至扩展到军如果每支部队都可以使用么私刑决定部下的生死,这还是一支军队吗?”

    于是舒尔卡就明白了。

    说到底,这还是政治部不允许将权利下放的问题。

    能随意决定战士生死的就只有政治部,其它人如果能这么做的话就是在挑战政治部的权力。

    不过话说回来了,基里尔洛维奇说的也有道理,如果其它部队纷纷效仿,那很容易就形成“结党营私”的局面比如索科洛夫能决定部下的生死,那么索科洛夫就可以绝对控制第二营,第二营就相当于是他的私人武装。

    如果只是第二步兵营的话那并不可怕,但如果扩展到军,那么军队就不再忠于国家而是忠于一个个“山大王”,于是军队也就四分五裂。

    从这方面来说,基里尔洛维奇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问题就在于第二步兵营不是普通的部队

    想到这里,舒尔卡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将第二步兵营当作普通部队对待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因为如果自己真的把第二步兵营当普通部队对待的话,那就不应该允许其有私刑。

    同时,上一次第二步兵营在冲锋时舒尔卡就不应该把他们硬生生的拉回来,甚至是拼着受处分也要把他们拉回来。

    想到这里,舒尔卡就点了点头,对基里尔洛维奇说道“我同意,基里尔洛维奇同志,不过我希望由我来说这个问题!”

    “别误会,舒尔卡同志!”基里尔洛维奇说“我不是在征得的同意,我是在指出思想上的问题,希望能改正,往后不会再出现类似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