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809章 调查
    结果佐洛塔廖夫果真去做了这样一个调查。r/>

    r/>

    因为在米洛韦的德军俘虏较少,佐洛塔廖夫还专程赶去卡拉奇一趟,那里有许多德军俘虏被苏军用于构筑工事。r/>

    r/>

    由此也可以知道,苏军的政工人员通常都只负责将传单散发出去而从来不管这些传单是否有效。r/>

    r/>

    特鲁法诺夫和舒尔卡对佐洛塔廖夫这做法有些无奈。r/>

    r/>

    因为他们有时想不明白,这些政委对于军队内部的“小道消息”可以说了解得很细,某个士兵说了句什么不该说的话马上就会传到他们耳朵里,但是对敌人的情况却几乎一无所知……这些对前线的士兵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没有什么德国人会因为看了那些传单而来投降,如果有那一定是脑袋被炮弹直接命中却还活着。r/>

    r/>

    佐洛塔廖夫用了几小时的时间完成了他的调查。r/>

    r/>

    结果是怎么样从他满脸的怒气以及拳头上的血迹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拳头上的血迹不是俘虏的,而是自己的,俘虏的血早就洗掉了,但俘虏的脸还是将政委同志的拳头打破了皮,甚至有些红肿,这无法洗掉。r/>

    r/>

    “看来你已经调查过了,政委同志!”特鲁法诺夫随手给佐洛塔廖夫递上了一卷绷带,然后哪壳不开提哪壳的问了声“情况怎么样?”r/>

    r/>

    “不怎么样!”佐洛塔廖夫闷声闷气的回答,然后就自顾自的用绷带缠着手掌。r/>

    r/>

    后来舒尔卡是从佐洛塔廖夫的警卫员那了解到那些俘虏的回答是r/>

    r/>

    “传单,哦,是的!我经常看到,但从没看过它的内容!你说它叫什么来着?《真理报》?我不知道它原来是份报纸!”r/>

    r/>

    “是的,我看过它!因为它成功的让我笑了好几天……它说,你们优待俘虏?还有俘虏写信劝家人反抗德国?!”r/>

    r/>

    “我曾经看到过它上面发布《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但是,你们难道就认为《凡尔赛条约》是公平的吗?如果不是,凭什么我们就不能将它撕毁?”r/>

    r/>

    ……r/>

    r/>

    这其中的确也有表示看过甚至同意传单上所说的,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部份俘虏只是因为担心自己如果说“不”的话会被面前这个俄军政委枪决。r/>

    r/>

    佐洛塔廖夫没有枪决他们,他只不过愤怒的挥起了自己的拳头,然后他的拳头就这样了。r/>

    r/>

    过了好一会儿,佐洛塔廖夫才问了声“为什么会这样?”r/>

    r/>

    特鲁法诺夫说不出什么来,只能把目光投向舒尔卡。r/>

    r/>

    “有句话叫‘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舒尔卡说“德国人在希特勒的蛊惑和制度下走到现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希特勒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的信仰,尤其是党卫军。而我们却希望用几张传单直接撬动他们的元首而使他们失去信仰……”r/>

    r/>

    舒尔卡摇了摇头,说“所以这毫无疑问就是白费力气,尤其我们还是他们的敌对国家正在与他们作战,他们天生对我们的话保持着警惕和怀疑,所以这些根本无法影响到他们!”r/>

    r/>

    “另外还是《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舒尔卡接着说道“我知道宣传部的目的是让德国士兵认识到德国背信弃义发动战争的可耻行径,于是从道义上来说动摇他们战斗的决心……但他们是职业军人,职业军人一直都清楚国家间只有利益不存在什么‘背信弃义’,那只是一种天真的想法!”r/>

    r/>

    其实舒尔卡还有些没说。r/>

    r/>

    德军士兵中的确有些人认为这是“背信弃义”,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总会有几个幼稚的人相信什么“正义的战争”于是认为德军不应该撕毁条约进攻苏联。r/>

    r/>

    但是,当德军打进苏联境内发现被乌克兰等地百姓当作是“解放者”的时候,就连这些幼稚的士兵也会给自己找到了理由使他们相信这场战争是正义的,否则苏联百姓为什么支持他们?!r/>

    r/>

    至于德军战俘受到优待并写信给家人劝说他们反抗德国……那就更可笑了,谁都知道苏军对待战俘的方式,身在前线的他们所见、所闻甚至亲身经历都在告诉他们成为战俘就会被送往西伯利亚。r/>

    r/>

    写信嘛,那多半是脑袋上顶着一把手枪用颤抖的手写下的,图片上的字迹甚至都能明显得看到痕迹。r/>

    r/>

    这样的传单不仅无法说服德军士兵,反而还会成为反面教材教育德军士兵不能投降。r/>

    r/>

    苏联人的方式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他们只是为了宣传而宣传,却从没想过他们为什么宣传,宣传能否很好的达到目的。r/>

    r/>

    “如果!”舒尔卡拿起桌上的传单,说“我们继续把这样的传单发到敌人阵营里,是不会有效果的!”r/>

    r/>

    佐洛塔廖夫没说话,因为他无法反驳。r/>

    r/>

    甚至这就是事实,因为此时与德第6集团军接触的苏军还在用大炮将一批批这样的传单发射到德军阵营,甚至冒险在夜里用飞机空投。r/>

    r/>

    因为他们始终相信,宣传战能使自己的部队更好、更快的消灭敌人甚至使敌人从内部崩溃。r/>

    r/>

    宣传战的确能有这样的效果,但这样的宣传就不可能能有这样的效果。r/>

    r/>

    而这种无效的宣传之所以能延续到现在,是因为没有人敢对政治部说三道四。r/>

    r/>

    “如果是在其它情况!”舒尔卡继续说道“我或许并不会依赖宣传战。但现在德第6集团军被我们包围,而且突围的机会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可想而知在包围圈内的德国人正面临着强大的心理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只需要一根小小的稻草就能将他们压垮。只不过这根稻草不是进攻和威胁,而应该是宣传!合理的宣传!”r/>

    r/>

    “我同意!”特鲁法诺夫说“而且这对我们可以说没有任何损失,我们要做的只是改变一下宣传方式!”r/>

    r/>

    此时的佐洛塔廖夫已经包扎好了伤口,他站起身,问“那么,舒尔卡同志,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