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755章 最后的幽默
    &nbsp&nbsp&nbsp&nbsp副官的紧张没有影响到埃伦少将,因为他知道敌人的轰炸对此时的苏罗维基诺战局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不管是炮火还是轰炸机。

    &nbsp&nbsp&nbsp&nbsp原因就像舒尔卡等人考虑的那样,能见度差、建筑分散,另外漫过一楼的水位还能很好的保护建筑的地基使其不被炸弹炸毁……航空炸弹恐怖的地方,就在于它如果装了延时引信后会狠狠的扎进地下然后在内部炸开,这样一来所有的能量都会被土地吸收产生强烈的震动,这震动有时会像地震似的即便没有直接命中建筑也能将附近的建筑震塌。

    &nbsp&nbsp&nbsp&nbsp但是,如果这里有两米多深的水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nbsp&nbsp&nbsp&nbsp在这种情况下航空炸弹很难扎进地里,其爆炸的能量也会被水吸收激起冲天的水浪。

    &nbsp&nbsp&nbsp&nbsp这看起来有些吓人,但除了能炸出河里的鱼虾之外对身在建筑内的德军士兵不会有太大的威胁,甚至那些鱼虾还可以成为德军的食物……德军很需要这个,他们被水淹时第一时间想的就是带出装备和子弹,吃的东西基本都留在水里,此时正处于严重缺乏食物在饿肚子的时候。

    &nbsp&nbsp&nbsp&nbsp所以,埃伦少将显得很镇定,他甚至看了副官一眼,认为这个副官并不足以接任自己的位置。

    &nbsp&nbsp&nbsp&nbsp埃伦少将所有的反应,就是到楼上探出点头用望远镜观察了下空中飞来的敌人机群。

    &nbsp&nbsp&nbsp&nbsp敌人的飞机很多,虽然能见度不高却依旧能看到天空黑压压的一片。

    &nbsp&nbsp&nbsp&nbsp然后发动机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响……几乎就在头顶上。

    &nbsp&nbsp&nbsp&nbsp“将军!”副官叫道:“我们应该到楼下去!”

    &nbsp&nbsp&nbsp&nbsp这一点副官是正确的,因为无论炸弹是在水里爆炸还是在土里爆炸,弹片都是自下而上飞,所以肯定是越低的地方越安全。

    &nbsp&nbsp&nbsp&nbsp不过埃伦少将却没有理会副官。

    &nbsp&nbsp&nbsp&nbsp这不是因为埃伦少将勇敢,而是他所在的这幢建筑是钢筋水泥结构……这是位于苏罗维基诺中心的市政府办公大楼。

    &nbsp&nbsp&nbsp&nbsp如果弹片自下而上飞,那么就必须穿透埃伦少将脚下几十公分的水泥地板,而这对于在水里爆炸的炸弹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它直接命中。

    &nbsp&nbsp&nbsp&nbsp也就是说埃伦少将只要后退几步离开窗口就基本安全了。

    &nbsp&nbsp&nbsp&nbsp这使埃伦少将越发鄙视自己的副官。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这毫无用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任命其它副官的人选,同时也没有必要,因为此时的第29装甲掷弹兵师实际上已无法有效指挥。

    &nbsp&nbsp&nbsp&nbsp埃伦少将暗暗决定,如果这次能够成功突围或者活着回去的话,第一件事就是把副官赶出自己的视线。

    &nbsp&nbsp&nbsp&nbsp同时,埃伦少将后退了几步并趴在了冰凉的地板上,他可不想这么莫名其妙的就死在敌人的胡乱轰炸之下。

    &nbsp&nbsp&nbsp&nbsp然而,埃伦少将很快就发现所有这一切都是浮云,因为天上掉下来的不是一枚枚炸弹,而是一个个油桶……一个个侧壁到处是漏洞的油桶。

    &nbsp&nbsp&nbsp&nbsp这是空军第八集团军赫留金空军少将的发明。

    &nbsp&nbsp&nbsp&nbsp油桶从空中投往目标区域还存在一个问题:如果油桶是密封的,即便是投到了苏罗维基诺也是一桶一桶的浮在水面上,这实际上是给德军送汽油而无法扩散并烧起一片大火。

    &nbsp&nbsp&nbsp&nbsp于是赫留金也发挥他的创造力,他命令士兵们在改造油桶挂点时再在油箱挂点附近凿几个孔然后用木塞塞住。

    &nbsp&nbsp&nbsp&nbsp因为这些孔都是在挂点旁也就是朝上的,所以挂在机翼下方甚至在空中飞行燃油也不会泄漏。

    &nbsp&nbsp&nbsp&nbsp塞住这些孔的软木塞的另一端则用绳子绑在挂架上。

    &nbsp&nbsp&nbsp&nbsp于是,一旦挂架解锁油箱往下落,绳子就会扯开软木塞……当油箱落地时,里头的汽油自然就会沿着开孔往外流。

    &nbsp&nbsp&nbsp&nbsp埃伦少校趴在地上愣愣的盯着前方几十米处一个从天而降接着在水里翻滚起伏的油桶好一会儿,才说道:“油桶,他们抛下来的居然是油桶!”

    &nbsp&nbsp&nbsp&nbsp“他们……”副官艰难的说:“他们打算把它点燃?我们该怎么做,将军!”

    &nbsp&nbsp&nbsp&nbsp埃伦少将摇了摇头,回答:“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我们输了!”

    &nbsp&nbsp&nbsp&nbsp如果说埃伦少将还有做什么的话,那就是他最后提醒了曼施坦因一句:“苏罗维基诺已经完了,我想你们要抓紧时间准备好防御了!”

    &nbsp&nbsp&nbsp&nbsp曼施坦因闻言不由大吃一惊。

    &nbsp&nbsp&nbsp&nbsp因为此时他派出的援军甚至还没能赶到目的地,从卡拉奇通往苏罗维基诺的铁路线和公路线一直都在遭到俄国人的轰炸和进攻……这时苏军“伊尔2”强击机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他们四处攻击,对公路、铁路线上的汽车、坦克、火车等又是炸弹炸又是机枪扫射,这使紧急增援苏罗维基诺的部队不仅死伤惨重前进速度也十分缓慢。

    &nbsp&nbsp&nbsp&nbsp“什么情况?”曼施坦因问。

    &nbsp&nbsp&nbsp&nbsp“元帅阁下!”埃伦少将一边无奈的望着天空又一次落下一批油桶,说:“你可曾想过,敌人在水攻之后又会用火攻吗?”

    &nbsp&nbsp&nbsp&nbsp“火攻?”

    &nbsp&nbsp&nbsp&nbsp“是的!”此时的埃伦或许知道自己死期将近,于是反而放松下来表现出了点幽默感:“我想,第29装甲掷弹兵师或许是最神奇的一支部队,因为它同时经历了被水淹被火烧两种折磨,如果最终还有人能幸存下来……元帅阁下,请您善待他们!”

    &nbsp&nbsp&nbsp&nbsp接着埃伦少将就挂上电话静静地走向窗口。

    &nbsp&nbsp&nbsp&nbsp他的部下正忙着搬走屋内一切易燃物品并将它们抛出窗外,有些人还试图用毛巾等物堵住墙缝,因为他们发觉浮在水面上的汽油正无孔不入的从墙缝中与河水一起渗透进屋内。

    &nbsp&nbsp&nbsp&nbsp然而,埃伦少将却知道所有这些都是无用的,他们没有人能从这里活着出去。

    &nbsp&nbsp&nbsp&nbsp如果可以的话,埃伦少将甚至想到了投降。

    &nbsp&nbsp&nbsp&nbsp这很正常,如果改变不了战局的话,投降对德军来说并不是耻辱。

    &nbsp&nbsp&nbsp&nbsp问题在于……因为要点燃汽油,俄军已早早的避开了这片区域不再进攻了,所以德军想投降都看不到人。

    &nbsp&nbsp&nbsp&nbsp埃伦少将将目光投向窗外,接着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火势就像潮水一般涌来,然后“腾”的一下照亮了整个世界。

    &nbsp&nbsp&nbsp&nbsp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