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728章 把柄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因为如果将假设定在德国会赢得这场战争的话,那么德军官兵所做的一切当然就是有意义的,他们的牺牲和战斗当然会给德国带来利益,他们也会得到荣誉和勋章。

    但是……

    如果德国注定要失败的话,那么德军官兵的抵抗和牺牲非但不会得到荣誉,反而会成为祸水。

    这理论有点像是汪精卫的“曲线救国”。

    但它们又有本质的区别。

    这并不是说正义、非正义或是侵略与被侵略。

    当然,它们从道义上来说是很重要的,但与军事和战争无关。

    从历史来看,并非只有正义的战争才会取得胜利,非正义或是侵略就一定会被打败……这只存在电影、小说以及童话故事里。

    如果正义就能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的话,那么蒙古就不该灭了一个又一个国家屠了一个又一个城,八国联军也不应该打进北京大肆烧杀劫掠。

    事实上,现实中若是抱着“正义必胜”的观点不仅是不对的还是很危险的,因为它很容易使人对敌我形势做出错误的判断。

    德国此时的情况与汪精卫“曲线救国”不同,是因为此时的德国内忧外患同时开辟几个方向的战场,内部有侍机而动被吞并的包括法国在内的国家,外部有英国、英国的殖民国家、苏联,以及将要参战的美国。

    德国几乎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尽早停止战争投降寻求和平显然是合理的,它能使德国免于最终被残破、被肢解。

    但汪精卫的“曲线救国”,却是在中日两国的战争陷入僵持之时提出的。

    是时中国完全有可能获胜,甚至可以预期美国在不远的将来必定会参战,只需要中国坚持抵抗将日军拖住总体战略形势就会朝好的方向发展。

    在这种情况下,汪精卫因为个人争权夺利硬生生的套上了“中国必败”,并由此衍申出一套“曲线救国”理论就完全是颠倒黑白、不辩是非了。

    鲍尔少校考虑了好久,然后才回了一句:“说不定……我们能取得胜利!”

    “是啊,说不定!”舒尔卡说:“但那就要等奇迹出现,你是说吗?”

    鲍尔少校没回答,只是眉头紧皱叼着烟狠狠的抽着,不一会儿烟抽完了,舒尔卡适时又给他递上了一根。

    “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才是对德国有利的,少校!”舒尔卡说:“结束这场战争,越快越好!否则,你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英国人、美国人、苏联人,还有法国人甚至非洲人,他们会冲进德国,把你们在他们土地上所做的事以十倍的代价还给你们!”

    “可是我又能做什么?”鲍尔少校愤怒的说:“我只是个少校,难道出卖情报给你们就能结束战争吗?结果还是一样的,我不傻,你们还是会冲进德国,区别只是你们更轻松、更快的打赢这场战争,而我却会成为一名叛徒!”

    舒尔卡静静的等他说完,然后回答:“你或许有另一种选择!”

    “什么选择?”

    “你想想!”舒尔卡说:“这场战争的根源是什么!”

    鲍尔少校开始还不明白舒尔卡的意思,但几秒钟后就猛地抬起头来吃惊的望向舒尔卡,说:“你是说……希特勒!”

    舒尔卡点了点头,说:“这场战争实际上是由他发起的不是吗?如果除掉他,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德国可以凭借着现有的军事武装与其它国家谈判。你们有谈判的资本,因为如果战争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也将死伤很多人,很多很多人!相信我,没人愿意这样。于是,接下来就是谈判桌上的问题!”

    这或许不符合东南亚的战争观,东南亚更多的是强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但欧洲这些只讲利益的商业国家,他们更会从“利益”角度去考虑问题,而且是对彼此都有利的“互利共赢”,因为只有这样协议才有可能达成。

    此时舒尔卡提出的方案,就是一种“互利共赢”的方案,所以是很有可能实现的。

    在一旁听着翻译解释的阿卡季耶维奇听到这不禁有些愣了,他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望向舒尔卡,他不敢相信这么宏大并且听起来又合情合理的方案居然会来自一个少校,一个步兵少校。

    虽然这个计划可以说才刚刚起步甚至还可以说没有起步,但舒尔卡刚才所提出的那一套说词和理论如果由几名“间谍”带到德国的话,不难想像,肯定会说服一大批德军官兵。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套说词是从现实角度分析,然后得出对德国最有利的做法。

    所以,这甚至并不能说是“叛国”,而应该说是“拯救德国”,不管那些德军官兵是否抱有私心。

    而对于苏联来说,就几乎不需要耗费资源……不需要弹药、不需要补给装备,只需要动动口舌再加上有限的一些运作和资金,就能在德军内部掀起大浪将德军分裂,甚至还能铲除德国元首结束这场战争。

    此时的阿卡季耶维奇是彻底服了。

    “他是个天才!”阿卡季耶维奇对参谋说:“比起一名战士、一个英雄,亦或是一名指挥官,他更应该是一名间谍或是军情总局的参谋!”

    阿卡季耶维奇不知道的是,舒尔卡其实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高明,他只是知道将来会朝什么方向发展而提前利用而已。

    “怎么样?”舒尔卡问着鲍尔少校:“你不需要急着回答,我们可以给你考虑的时间。不过……”

    说着舒尔卡看了看表,接着说道:“我认为你最好尽快做决定,因为时间拖得越久,你回去后就越会被怀疑!”

    “你是说……”鲍尔吃惊的望向舒尔卡。

    “是的!”舒尔卡说:“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其实对你知道的情报不感兴趣。但是,我们必须确保你受我们控制,明白吗?”

    于是鲍尔少校就明白了,就像德军对苏军俘虏做的一样,他们需要抓住一些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