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723章 为难
    然而,这可以说好事也可以说是坏事。

    好事是因为舒尔卡和特鲁法诺夫总算等到了他们希望看到的德军,而且是战斗力不俗的德军……这可以从这批德军拥有为数不少的防空炮可以看得出来。

    这些防空炮给苏军的冲造成很大的麻烦,尤其德军将它们布设在建筑甚至是碉堡里平射,这使苏军想用炮兵和战机将它们敲掉都做不到。而苏军前进的坦克却在这些防空炮下一辆辆被摧毁。

    说它不是好事,则是因为新来的政委。

    这个新来的政委叫舍甫琴科,很不幸被特鲁法诺夫言中,他恰恰就是一名会拼命催促部队一遍又一遍的发起的冲锋的指挥官……或许这也是最高统帅部会派他来“协助”指挥第51集团军的原因。

    “根据我们的情报,敌人只有一个装甲师,一个装甲师!”舍甫琴科在会议上冲着一众苏军军官怒吼,这其中也包括舒尔卡。

    “而我们呢?”舍甫琴科挥着拳头说:“我们有一整个集团军,兵力将近是敌人的九倍,却对敌人的防线无可奈何?!问题在哪里?就是因为我们打得不够坚决!你们知道我们的任务,是穿插包围敌人!可笑的是我们却被敌人一个师挡住了去路……”

    “政委同志!”特鲁法诺夫说:“敌人占据了有利的地形,防御很严密!”

    “这又能怎么样?”舍甫琴科反问道:“难道第51集团军每场战斗都是在敌人没有防备且地形不利的情况下打的?如果不是,那么以前的战斗又是怎么取得胜利的?”

    顿了下,舍甫琴科就用不容置疑的声音下令道:“进攻,明白吗?除非有我的命令,否则永远也不要停止你们进攻的脚步!”

    “是,政委同志!”特鲁法诺夫无奈的回答,同时将目光投向舒尔卡微微摇头。

    于是,一队队士兵被派上战场向德军防线冲锋,又一队队的被打了回来。

    德国人的防守完全是针对苏军坦克部队设置的,前方两道反坦克壕……之所以有两道反坦克壕,是因为防空炮射程很远,它足可以在一公里外从正面击穿苏军的t34坦克。

    因为防空炮有这么强悍的穿甲能力,所以才有必要构筑两道反坦克壕……防坦克壕通常都是搭配反坦克炮的火力使用。

    原因就不用说了,反坦克壕是死的,如果没有与炮火搭配,很容易就会被敌人工兵填满然后畅通无阻。

    但如果为反坦克壕配上迫击炮、榴弹炮甚至是反坦克炮,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敌人工兵一上来填壕马上就会遭到迫击炮和榴弹炮的大面积杀伤。

    这时敌人就需要用坦克掩护工兵并压制对方炮火以便施工,然后反坦克炮就能起作用了,“轰轰”几声就将那些被挡在反坦克壕前当肉盾的坦克炸上天。

    这会使敌人一点办法都没有,或者付出大量的伤亡却只取得很小的成绩,如果强行进攻的话只怕都要用尸体来填满那些反坦克壕。

    当然,这就要求反坦克壕根据反坦克炮的射程构筑了。

    如果反坦克壕构筑得太远,反坦克炮无法在这距离上击穿敌人坦克正面装甲,那基本与没有反坦克炮一样。

    所以通常,德军就是在战壕前两百米左右构筑一道反坦克壕,只有在这个距离德军大量装备的pak3反坦克炮才有可能穿透苏军t34坦克。(注:pak3在300米距离能穿透垂直装甲,t34正面装甲90)

    两百米可以说已经是极限了,因为如果再近一些,那么苏军大量装备的铁锹式迫击炮都能压制德军反坦克炮,这是德军无法承受的,于是反坦克壕也就失去了意义。

    当然如果远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反坦克无法击穿。

    同样,德军通常也没必要构筑两道反坦克壕,因为远的那一道起不了多少作用。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德军装备了大量的防空炮,它在一公里外都能击穿坦克正面……于是德军就放心大胆的在防线前构筑了两道反坦克壕。

    第一道构筑在四百米处,第二道在两百米处。

    当苏军坦克前进至四百米处时,就会遭到德军防空炮的打击,即便苏军工兵和坦克兵冒死将反坦克壕填平了,他们接着还会碰到另一道反坦克壕……在这里,他们会碰到防空炮和反坦克炮的双重打击。

    其结果就是,只半天的时间,防线上就到处都是苏军的坦克残骸和尸体。

    特鲁法诺夫抽了个空找到了舒尔卡,他一看到舒尔卡就说道:“我收回那句话,舒尔卡同志!你还是想个办法让我们突破这道防线吧!”

    舒尔卡摇了摇头,回答:“特鲁法诺夫同志,我不知道该怎么突破这道防线。另外,我们如果突破了这道防线,你知道在前方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

    “我知道!”特鲁法诺夫说:“可是我们现在有区别吗?这样下去只需要几天的时间,我们的第51集团军就打光了!”

    舒尔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舒尔卡却知道,就算像特鲁法诺夫说的那样,第51集团军也不能突破防线,因为那不过是多活几天而已,第51集团军很快就会被赶来的曼施坦因的第11集团军包围。

    多活几天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无异于饮鸩止渴,他不应该这么沉不住气。

    不过从某方面来说,特鲁法诺夫说的又是对的,与其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敌人枪口下,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大杀一场,至少还能拉几个德国人垫背。

    这时舒尔卡的电话响了,杰尼索科夫接了电话后告诉舒尔卡:“是赫鲁晓夫同志!”

    舒尔卡看了特鲁法诺夫一眼,特鲁法诺夫眼神里透出一些怪异……谁都知道赫鲁晓夫在这时打电话找舒尔卡是什么事。

    果然,当舒尔卡接起电话时,赫鲁晓夫就在电话的那头说道:“舒尔卡同志,斯大林格勒方向的战事很紧张,我们虽然包围了敌人,但几次进攻都没有长进!我们需要你和你的部队参加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