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684章 阴影
    凌晨六点,第82步兵团准时进入第11号位置。

    位置编号是从0开始,从北往南第一个数由0至9编了十个登进攻点,分别安排了十个团实施两栖登陆作战。

    其中有七个团为机械化步兵团,除了独立摩托化步兵第38旅的两个团是攻占火车站之外,其余五个团都是突破敌人防线并朝敌人纵深穿插。

    第二个数字代表该团所在的位置,比如第82步兵团的11号位置就是纵向和横向都是第二线。

    其实横向不完全算是第二线,摆在第一线的就是装备有两栖登陆船的海军步兵营及工兵部队,只不过在这场战斗中他们暂时调由集团军司令部指挥……这是为了能统一指挥两栖登陆作战避免造成混乱。

    所以舒尔卡带着部队只需要在后方等着,等着前方部队发起进攻甚至工兵部队架好浮桥然后再前进。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偶尔从树上掉下来的水滴打在头盔上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嗵嗵”声,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小动物都像知道要发生什么似的躲起来避凶,只有雨水打在白桦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舒尔卡趴在工兵事先挖好的隐蔽战壕里,稍稍探了下头观察下对岸又将头缩了回来。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对面的罗马尼亚人没有察觉到苏军即将到来的进攻,因为他们的探照灯还像往常一样来回照射河面。

    在此之前,即便是罗马尼亚军,其炮火对苏军也构成优势。

    确切的说不是罗马尼亚军炮兵强大,而是苏军将大量的炮火集中投入到斯大林格勒方向,其它方向的炮火难免有些薄弱。

    另一方面,就是德军的空中优势始终会以苏军的炮兵阵地为目标,所以整场战争苏军炮兵都有种低人一头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罗马尼亚军通常会在顿河另一面每隔几百米开一盏探照灯观察苏军这边的情况……这些探照灯通常都在低平的碉堡内,苏军炮火很难将其炸毁,同时苏军炮兵如果开火就会在夜里暴露自己的位置于是就会成为敌人炮兵的目标。

    罗马尼亚士兵就是用这种方式来防止苏军在夜里偷袭或是潜渡。

    这也是顿河防御很难被突破的原因之一……夜袭吧,在探照灯及碉堡火力之下渡河基本是找死,白天进攻虽然会好些,但却会遭到德军空中力量的打击。

    这也是德军对两翼顿河防线比较放心的原因。

    事实也的确如此,史上苏军也一直拿顿河防线毫无办法,虽然他们是战斗力较差的罗马尼亚军队驻防,直到冬季顿河封冻罗马尼亚军队优势不在。

    现在的区别,就是苏军要在顿河封冻之前突破这道防线,虽然有两栖登陆船,但在这种情况下依旧有风险。

    而身为罗马尼亚军,如果他们知道苏军将发起大规模反攻的话,就不应该像现在这样亮着探照灯,因为这会暴露其碉堡的位置给苏军提供目标。

    身边传来几声粗重的呼吸声,舒尔卡扭头望去发现是杰尼索科夫。

    虽然在黑暗中看不见他的脸色,但不用想也知道他紧张了。

    “放轻松!”舒尔卡说:“这只是一场小战斗,我们甚至不是打第一场仗……等我们过河的时候,敌人可能都在逃跑了,明白吗?”

    “是,舒尔卡同志!”杰尼索科夫回答:“我,我不紧张!”

    “这没什么好丢人的!”舒尔卡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块鱼干放进嘴里咬着一边回答:“这里的每一个人,在参加第一场战斗时都会感到紧张,你已经比大多数人好多了!”

    “是……是吗?”杰尼索科夫有些感激的望向舒尔卡:“不过,舒尔卡同志,我希望您别把这件事告诉我父亲!”

    舒尔卡有些意外的望向杰尼索科夫,他在杰尼索科夫眼里看到了担忧和顾虑。

    舒尔卡点了点头,他发现直到这时才有些了解杰尼索科夫,虽然他早就知道杰尼索科夫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坚强。

    甚至可以说,杰尼索科夫的坚强是因为他的父亲……维克多罗维奇作为一名政委,在要求部下勇敢、无畏时,当然也会用同样的标准要求自己的儿子。

    甚至他的儿子还会成为一种榜样。

    因为士兵们很容易就会想到:如果政委的儿子都贪生怕死,那么凭什么要求我们不怕牺牲勇敢冲锋?

    所以,杰尼索科夫可以说是幸运的,因为他生在一个旅级政委的家庭,毫无疑问从小都能受到更多的教育掌握更多的资源。

    杰尼索科夫也可以说是不幸的,因为他无时无刻不生活在父亲的阴影中。

    想了想,舒尔卡就对杰尼索科夫说道:“我能提个建议吗?”

    “当然,舒尔卡同志!”杰尼索科夫有些受庞若惊。

    “忘掉你父亲!”

    “什么?”

    “忘掉你父亲!”舒尔卡重复道:“或者,你别把他当作自己的上级,你想像下,你父亲像其它人一样在后方工作,每天拿着报纸看新闻,想知道前方的战事怎么样儿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可是……怎么才能做到这样?”

    “你必须做到!”舒尔卡说:“否则那就不是你自己,明白吗?我是说,如果你始终想着按你父亲的要求做的话,每做一件事或是一个决定都想着是否会让他失望的话,你无法在战场上活太久的!因为,你会感觉有双眼睛在背后盯着你,在危急时总比别人慢半拍,懂我的意思吗?”

    杰尼索科夫点了点头,眼里露出骇然的神色,因为很明显,舒尔卡说对了他的状态。

    “所以,忘了他!”舒尔卡说:“这里只有你和你的战友,还有你的上司,其它的一切都很遥远,跟着你自己的感觉走相信自己的判断,你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是,舒尔卡同志!”杰尼索科夫挺了下身。

    舒尔卡不再说什么了,他重新把目光投向河对岸,心里却想着……希望这小家伙能在成为一具尸体前学会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