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676章 防御
    舒尔卡明白米哈依尔维奇的感受,他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有用的、被需要的人,而不是一个混饭吃的废物……部队里鄙视那些混饭吃的废物,尤其是在战争年代。

    米哈依尔维奇不知道的是,他永远都不会是废物,因为有他这个老团长在,第82步兵团老兵的情怀就在,这一点甚至连舒尔卡都无法替代。

    于是第82步兵团就有五个营,虽然属性和训练程度不同,但还是编为第一至第五步兵营。

    其中学员营被编为第五步兵营……这是因为学员营是一支特殊部队,它有些类似于现代的特种部队,一般情况下它是不会用于普通步兵一样对敌人防线冲锋的,就算投入战斗也是火力掩护单位。

    这个营的营长舒尔卡让瓦维洛维奇担任。

    这不是说指挥狙击连的瓦西里不够优秀,是因为狙击连需要更多的时间在前线指挥而不是在二线统筹维幄,而瓦维洛维奇是指挥迫炮连的,原本就在二线的他负责协调学员营的指挥当然没有问题。

    海军步兵营则被编为第四营,它也可以算是特种部队,原因他们是海军,曾经被当作步兵使用而且文化程度、学习能力更高的海军,这就决定了他们拥有两栖登陆能力,而苏联战场上到处都是河流、湖泊、沼泽,也就是说往后需要他们的地方还多着。

    这个营当然是由哈里切夫指挥。

    第一营到第三营就是标准的步兵营,其中一营营长是瓦列里,二营由“惩戒营”转型而来的当然由索科洛夫担任。

    第三营是新兵营,米哈依尔维奇任命一名叫格里戈维奇的上尉任营长……那是一名跟随米哈依尔维奇多年的老兵,因为右眼负伤失明而无法参战,用来组织训练新兵却十分合适。

    米哈依尔维奇虽然有伤在身但做起事来却很积极,新兵还没赶到他就组织新兵营的军官进行集训,如果不是他的手还在脖子上吊着,舒尔卡相信他自己可能都会加入到训练的队伍中去。

    安德里安卡一边安排其它部队的训练一边问着舒尔卡:“我们是不是有场大仗要打了?反攻?”

    舒尔卡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说:“我不确定,安德里安卡同志!不过看样子可能是了!”

    舒尔卡无法回答安德里安卡。

    虽然明眼人都知道部队集结在这里肯定是要反攻,但它依旧是军事机密……所有的一切都是机密,部队的转移、军官的调动,装备和补给的运输等等。

    因为它们一旦被德国人发现,就很有可能猜到苏军的意图并提前做好准备。

    其实德国人已经发现了。

    毕竟那是一整个方面军的集结以及补给的运输,而德军飞行员又在斯大林格勒上空不断的侦察甚至轰炸交通路线,想不发现这些异样都难。

    保卢斯不久就收到了一封电报,副官送上电报时报告道:“我们的飞行员发现有大批物资运往斯大林格勒南部,敌人可能在南部会有什么行动!”

    保卢斯沉吟了片刻,然后就回答道:“他们只是想分散我们的兵力,弗兰克!我们不能再上他们的当了!”

    保卢斯会这么想并不奇怪,因为在德军夺取并控制了马马耶夫岗之后,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天平已经彻底倒向了德军,只需要再加上一把力,德军就能占领斯大林格勒。

    斯大林格勒是一个夹在顿河与伏尔加河两个险地之间的咽喉要道,占领这里几乎就相当于将苏军分成了无法互相增援的两块,到时敌人就会陷入全面的被动。

    “可是我们的侧翼十分薄弱,将军!”副官提醒道:“一旦他们发起反攻……”

    “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发起反攻,弗兰克!”保卢斯回答:“就算有,也只是些乌合之众,我们可以轻易将他们击溃,就像我们之前所做的一样!”

    “是,将军!”副官无奈的回答。

    保卢斯这个决定或是这种说法看起来很傻,或者也可以说是不客观。

    但其实保卢斯没有其它选择……有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战场上很多情况其它也是如此。

    比如保卢斯现在的处境,久攻不下的斯大林格勒眼看就要落到自己手里,他又何尝不知道侧翼薄弱有被敌人进攻并突破的危险?

    但是,知道又能怎么样呢?

    在没有其它援军的情况下,要补充漫长的上百公里的两翼防线……除非是把正在进攻斯大林格勒的第6集团军主力抽调回去用于防守顿河。

    就像之前所说的,防御一方总是需要更多的兵力。

    这个结果是保卢斯不能承受的,同时也是希特勒绝不会同意他这么做的。

    于是,保卢斯只能寄希望于敌人在侧翼的动作只是虚张声势,是敌人在斯大林格勒即将陷落时的垂死挣扎。

    另一方面,保卢斯还有一种想法,他希望罗马尼亚军队利用顿河至少能挡几天。

    如果能挡几天的话,那么保卢斯就能抽调援军协助他们防御。

    抽调援军与补充两翼防御是两个不同概念:前者是哪里遭到攻击就往哪里增兵,后者则是处处兼顾每一点都要增兵,它们所需要的军队数量完全不同。

    因此,保卢斯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副官:“弗兰克,命令杜米勒雷斯库将军加强防御,同时,保持铁路通畅,组建一支快速反应部队随时准备增援侧翼!”

    “是,将军!”

    保卢斯能做的仅此而已。

    他不知道的是,在顿河的另一边,载满了新兵、坦克和火炮的列车正一列列几乎不间断的开往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并抓紧时间进行整编和训练。

    虽然,那些刚运上来的大多是没有作战经验的新兵,其中甚至有许多是女人和孩子……战斗打到现在,在成批成批的士兵被德军围歼的情况下,即便以苏军的动员能力也出现兵源紧缺的情况,莫斯科方面不得不再一次降低征兵标准号召更多的新兵投入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