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663章 改革
    闻言诺维科夫就没声音了。

    舒尔卡这是釜底抽薪,让诺维科夫的论据不成立,于是其推导出的结果自然也就不成立。

    赫鲁晓夫马上就兴奋了起来:“是的,诺维科夫同志!我们可以用地面部队为诱饵,到时德国人不仅会有战斗机保护轰炸机的问题,还存在弹药不足的问题!”

    朱可夫也插嘴道:“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空军还在担心无法取胜,那么我也不认为它们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因为我相信他们经过几年的成长依旧不会是德国人的对手!”

    这话是话糙理不糙,因为这样一来苏联空军就可以占据很大的优势,如果这样空军还不敢参战,那差距也太大了,或者根本就是心理上的问题,就像赫鲁晓夫常说的:懦夫。

    “可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诺维科夫的反驳有些无力:“我是说,地面部队在敌人的轰炸下前进,等穿插到卡拉奇时已经是支残军了!同时有些地方也无法避免,比如后勤补给部队!”

    “这就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诺维科夫同志!”朱可夫回答:“事实上,步兵一直都在这样的环境下作战,我不认为在此之前与敌人的战斗,包括哈尔科夫战役,又或者是进攻科特卢班的战役有得到空军强有力的支援!”

    朱可夫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向诺维科夫表达抗议,因为在此之前的大规模进攻之所以被德军轻松击退,很大一部份原因就是空中支援不给力。

    “我说的就是这个!”诺维科夫说:“如果没有强有力的空中支援而仅仅只是被动或是以地面部队为诱饵的话,我们能取得胜利的概率微乎其微!”

    于是,这又进入一个互不相让的死循环。

    “我们同样可以采用欺骗战术!”舒尔卡说。

    “欺骗战术?”诺维科夫疑惑的望向舒尔卡。

    “是的!”舒尔卡回答:“我并没有说会让步兵用真坦克、真汽车做诱饵!”

    “是的!”赫鲁晓夫接嘴道:“我们可以用假坦克、假汽车,还有假的防空炮阵地!”

    诺维科夫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才有些无奈的说道:“同志们,你们或许不知道空军正在改革,我不妨告诉你们,他们甚至连正常的编制都没有!”

    “我知道这个!”赫鲁晓夫回答:“可我们有飞机也有飞行员不是吗?给他们一个编制难道需要很久?”

    “是的,需要很久!”诺维科夫回答:“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更久,因为我们不确定哪种方案是正确的!”

    赫鲁晓夫和朱可夫两人不由对望了一眼,他们似乎明白诺维科夫这话的意思。

    舒尔卡也明白,空军的改革和编制并不像陆军那么简单,陆军只需要把这些人、这些装备编到一支队伍里然后构建起由上到下的指挥系统再拉出去练练磨合下就差不多了。

    但是空军尤其是这时代的苏联空军,它几乎是要推倒重来然后按照一个更科学、更合理、更有战斗力的编制,这其中就要推理、验证、训练等,甚至还要向德国空军偷师。

    事实上诺维科夫也正是这么做的,毕竟德国是苏军的对手,德国空军能够如此快速凌厉的将苏联空军打倒并按在地上磨擦,这就证明了他们的理论、编制和战术是正确的。

    就像德国人通常采用的方法一样,如果遇到敌人的新战术而不知道怎么对付,那么很简单,就采用与敌人一样的战术。

    此时的苏联空军也同样如此,所以诺维科夫在做一个工作,就是从参加过战斗的飞行员那搜集信息,或者用侦察机观察德军战机的编组、战术等,而这些通过整合后就会成为苏联空军改革的理论基础。

    比如诺维科夫赖以成名的就是在列宁格勒开创式的使用德军的二机编队战术……

    在此之前,苏军一直延用一战时期的三机编队。

    三机编队或许适合一战,因为一战时的战斗机火力弱、速度慢,三机编队在正面对敌时可以从三个方向同时对目标发起进攻,于是首次进攻就取得战果的概率很大。

    但是随着工业的进步战斗机速度越来越快,三机编队的缺陷就被放大了:三机编队是一架长机在前两架僚机在后,直线飞行时没有问题,但只要一转弯,尤其是大角度转弯,就必然会出现内侧僚机角度过大必须减速而外侧僚机距离被拉长而必须加速才能保持队形的情况,甚至长机还不能随意做更大角度的转弯,因为内侧僚机无法原地调转机头。

    而在实战中,战斗机大角度转弯是必须的,它是规避敌人追击的一种正常手段。

    于是,三机编队中的长机和僚机被互相牵制,战斗过程中飞行员耗费了大量的精力用于跟上战友的飞机而不是敌人的,同时他们的飞行轨迹也有迹可寻不够灵活,在空战中必然会吃亏。

    诺维科夫当机立断,在指挥列宁格勒的空战中下令将三机编队改为双机编队……双机编队就不存在内侧、外侧的问题,僚机可以跟在长机正后方做同样的角度和速度的机动。

    这使诺维科夫一战成名,很快就被晋升为主管空军的副国防人民委员,完成空军改革后接着又晋升为空军总司令。

    “就像我说的,我们需要几个月!”诺维科夫改变了态度:“如果能等到那时候的话,我同意这个作战计划。但如果在空军改革之前……”

    说着诺维科夫就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愿意,也不是我们不够勇敢,或是飞行员们不努力,而是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此时我们的空军就像一盘散沙,我们不能寄希望于他们在这种状态下能帮助我们的军队取得胜利!”

    这话说的有理有据,赫鲁晓夫也无话可说。

    “我们等不了几个月!”朱可夫说:“确切的说,斯大林格勒等不了几个月!”

    “那么很不幸!”诺维科夫摊了下手:“就像我说的,这个计划行不通!”

    “我们为什么不说说空军的改革?”舒尔卡说:“也许不需要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