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650章 炮兵
    从前线传来的战报让舒尔卡有些无语,几通炮火过去只打掉敌人三个机枪火力点和两个碉堡,这战果甚至比前线步兵团的迫击炮和火箭筒取得的战果还小。

    主要原因,就是舒尔卡一直担心的准备不足的问题。

    虽然自行火炮部队与前线炮兵侦察员牵了电话线建立了联系,但互相报的坐标和修正参数有冲突,使炮兵部队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打。

    战后才知道这是其中有根电话线在黑暗中接到了步兵团迫炮部队的炮兵观察员那里了,结果把迫炮连的修正参数报给了自行火炮营。

    然后就是补给出现了混乱:工兵往前运送弹药时分不清哪些是76口径的、哪些是85口径的……这两种口径的火炮比较接近,相比之下152口径的倒时很容易识别,老大的一门摆在那。

    于是出现了几次炮弹不匹配的情况。

    这似乎情有可原,因为对于炮兵来说很少有这种十几门炮里还有不同口径的情况,尤其这些火炮还被装在了坦克底盘上,从外形上很难看出区别。

    最后就是炮手和坦克驾驶乘员协同不畅的问题……这其中最难的其实就是驾驶员,尤其是152火炮。

    原因是驾驶员要呆在舱内驾驶位上随时准备开动火炮转移,但自行火炮其后座力几乎都是由坦克底盘承受的,于是每打出一发炮弹那响声几乎就在头顶上不说,整个底盘都会因此剧烈震动,没打几发驾驶员就被震得七荤八素的,对外感知力成级数降低。

    而炮手是不知道这些的炮兵,所以冲着驾驶室大喊传达命令,于是往往无法被及时接收显得十分迟钝。

    幸运的是这些自行火炮都在敌人射击死角内,所以在德军实施炮火压制的时候没有造成多大的伤亡,除了几名炮手被飞射的砖瓦和弹片击伤外。

    这些都是小事,因为舒尔卡早就准备好炮手替换。

    这也是自行火炮适用于战场的另一个原因……要培养一组坦克乘员十分困难,甚至要想这组坦克乘员如臂指使的作战非得训练一段时间不可,其中如果有部份乘员负伤,往往很难补充而造成整个车组瘫痪或是战斗力大减。

    自行火炮就好得多了,它补充的就是炮兵,比起坦克来操控一门炮要简单的多。

    因此,这场进攻仗实际上已经打成了烂仗。

    至于在舒尔卡看来是这样……自行火炮根本就没有发挥出他应有的战斗力,当然也就无法将敌人的“虎式”坦克逼出来。

    简单的说,德国人就这样打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只要等天亮就可以了。

    然而,德军却选择了另一种打法。

    德军指挥官是多普勒上校,他的想法比较保守,也就是原本应该的打法,防御直到天亮。

    但“虎式”坦克连连长杜登少校却并不是这样想的。

    “上校!”杜登少校通过步话机向多普勒上校报告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发起反攻,我们拥有‘六号’坦克,我们可以像辗死一只蚂蚁一样消灭他们!”

    “现在是夜晚,少校!”多普勒上校回答:“我们不适合在这时反攻!”

    “不,上校!”在坦克炮塔上举着望远镜的杜登一边观察一边回答:“你应该看看战场形式而不是呆在办公室里,然后我相信,你会做出与我一样的决定!”

    杜登少校这话让多普勒有些恼火,因为这根本就不是部下对上级应该说的话。

    但多普勒上校却无可奈何。

    这不只是因为杜登少校是“六号”坦克连连长……众所周知,指挥这种坦克的军官优越感是应该的,他们本身就是一种传奇般的存在。

    更何况,这个杜登少校是从党卫军调过来的。

    想了想,多普勒上校就不愠不火的回了一句:“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少校!”

    说着多普勒上校就挂断了电话。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么今晚的战斗或许到此就结束了。

    但多普勒上校迟疑了一会儿,就从墙上拿下他的武装带和望远镜钻出了地下室。

    多普勒上校指挥部所在的位置用一个交通壕连着一幢三层楼高的废墟,它可以作为一个观察哨所。

    多普勒沿着炮弹箱搭成的梯子爬了上去,然后居高临下的望向苏军方向。

    观察了一会儿,他不得不承认杜登少校说的是对的,俄国人的炮火轰炸十分混乱,步兵冲锋也不成气候,几乎都是送死的。

    但有一点却让德军十分忌惮……敌人炮兵距离前沿阵地只有两里远,这从其炮口发出的火光就可以看出来。

    想了想,多普勒上校就对通讯兵下令道:“联系杜登少校!”

    “上校!”杜登在步话机里回了一声。

    “你是担心那些火炮对你们构成威胁吗?”多普勒上校问。

    “是的!”杜登回答:“我们没有做好准备,我的意思是说,没有做好应对这种大口径火炮的准备,我想你也看到了,俄国人可能拥有150口径榴弹炮,而且距离我们很近……如果他们发现我们坦克的藏身处,那就有可能给我们造成惨重的伤亡!”

    德军“六号”坦克为了第二天能够尽快的赶到一线并参加战斗,当然其中一个原因是其容易故障,另一个原因就是敌人几乎没有火炮能对其构成威胁,于是德军大胆的把“六号”坦克布署在距离前沿阵地不足一里的位置。

    这原本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现在俄军却用大口径榴弹炮对德军前沿实施轰炸,而德军炮火对他们的压制却又无效。

    于是,继续这样打下去,很可能就会出现瞎猫碰到死老鼠的情况,也就是炮弹命中躲藏在掩体中的“六号”坦克。

    德军可以选择原地碰运气,也可以选择后退,但很明显,杜登少校更倾向于反攻,因为他认为在“六号”坦克的掩护下,德军可以轻易的突破敌人防线然后消灭那些可恶的火炮。

    “他们不堪一击,上校!”杜登少校说:“因为他们是炮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