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军事小说 > 苏联1941 > 第641章 较量
    然而命令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通常到这时候已经太迟了,德军已经陷入全面被动。

    首先是德军无法用炮火轰炸的方式进行拦截……如果苏军突击队还在路上话,那么用炮火对阵地之间的空地实施无差别轰炸,也就是不管尸体还是废墟一古脑的炸上一遍,这样就是耗费一些炮弹就可以有效的清除或是部份清除这种威胁。

    在2号火车站方向,苏德两军有一道相对较为明显的分界线:普希金大街。

    这分界线并不是苏德两军有意为之,而是大街两侧都是密集的建筑,只有大街是一片空白而且没有藏身处。

    如果说有什么藏身处的话,那就是几个弹坑或是坦克残骸……如果有人想用汽车残骸做掩体的话那肯定会后悔的,机枪打上一梭子就能轻松的将躲藏在其后的目标击毙。

    这也使苏德双方都很难跨过这道分界线。

    正因为有这条较明显的分界线,所以德军用炮火实施不动拦阻射击是能做到的。

    问题在于此时苏军已经大部穿过普希金大街进入德军防区,此时用炮火轰炸的话势必会误伤友军。

    德军在这时候甚至都无法打照明弹,因为照明弹一升空那就是大面积的照亮自己,这无疑是给苏军狙击手提供机会。

    于是,德军只能小心翼翼的从掩体和射孔探出头张望寻找。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绝不是什么好主意。

    如果目标是火箭筒射手的话,那因为火箭筒的火光和尾迹还有迹可寻,但如果抛的是手榴弹……它的特点是没有声音,而且从天而降在黑夜中甚至无法确定大概是哪个方向抛来的。

    再加上死角多尸体多,能找到目标绝对是运气。

    更重要的是,这就给早就潜伏在对面的苏军狙击手找到了机会……他们正愁德军不冒头,现在冒出一个就打一个。

    随着“砰砰”一阵枪响,德军又被压了回去。

    然而,当德军缩回头之后抵近的苏军马上又活跃起来,很快又是手榴弹、炸药包往德军掩体里塞。

    苏军这突如其来的打法打得德军阵脚大乱,直接导致一部份德军因为抵挡不住而放弃了前沿阵地。

    季米特里在听到这个报告时十分意外,他怎么也没想到可以这样轻轻松松付出如此小代价的情况下就取得了大规模冲锋付出数倍代价都无法取得的战果……苏德两军在此之前已隔着普希金大街发起多次进攻了,但除了增加一些废墟外彼此都没有多大的进展。

    事实上,这战果让舒尔卡也感到意外,他原本只是希望能尽可能多的杀伤德军的有生力量,同时再让苏军得到锻炼打击敌人的士气,没想到居然一次进攻就逼退德军半步。

    这里所说的“半步”,指的是德军占领整幢建筑退出一个房间。

    “现在怎么办,上尉同志?”季米特里拿着电话问:“他们请求继续进攻!”

    “不!”舒尔卡回答:“原地潜伏,等待机会!”

    “原地潜伏等待机会!”季米特里这一回没有迟疑,马上就把舒尔卡的命令传达了下去:“重复,不许进攻!”

    不进攻是正确的,因为德军并不是真的被击退了。

    比如在一幢建筑里只让出一个房间,又或者是让出前沿一个掩体撤到附近不远的两个掩体……这其实是在以退为进,同时也是一种很高明的战术。

    德军知道,如果继续这样打下去的话,德军显然会被全面压制占不到半点便宜,因为他们看不到敌人而敌人却在暗处观察着他们等着他们冒头。

    但如果后撤半步,形势就会完全反转。

    比如德军主动让出一个房间,又比如一个掩体、一段战壕,苏军如果要往前推进的话就必然要进入房间、掩体、战壕,于是马上就变成德军在暗苏军在明。

    舒尔卡猜的没错,这是乔纳斯少将下的命令,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乔纳斯少将不简单。

    而乔纳斯少将也同样想着这句话,当他知道苏军并没有因为德军的撤退而追击时,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家伙不简单!”

    “哪个家伙?”副官问。

    “我不知道是谁!”乔纳斯少将摇着头回答:“但我知道,我们这次突袭之所以会失败并陷入现在的窘境,很可能就是拜他所赐!”

    “那么,将军!”副官问:“他们不进攻,我们怎么办?”

    乔纳斯少将沉默了一会儿,回答:“等,等天亮!”

    于是战场上就出现了诡异的一幕,敌我双方都在黑暗中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时不时的朝对方投出一枚手榴弹,但谁也不敢轻易前进一步。

    最后直到天色将明时,苏军突击队才分批从德军防线撤回。

    这晚的战事很快就传遍了全军。

    这并不是因为占领某块地或是往前推进了多少米,而是苏军以极小的代价取得完全不成比例的战果……苏军一共伤亡53人,这其中还包括7名因为受不了压力走极端的。

    而德军方面保守估计伤亡两百余人。

    这无法统计出准确的数字,尤其是在夜里。

    更重要还是苏军居然能摧毁敌人在一线的火力点和碉堡。

    如果用往常的战术达到同样的战果,至少得用两个团冲锋伤亡一个营以上的兵力。

    这事很快就传到了集团军司令部。

    戈利科夫一个电话打到师部找到舒尔卡,用质问的语气问:“舒尔卡同志,有这么好的战术为什么不早点用?你知道这会让我们少损失多少人吗?!”

    “戈利科夫同志!”舒尔卡回答:“因为我并不确定它们是否实用,同时这些战术还需要狙击手和迫炮手的协同……”

    “现在你们马上回来!”戈利科夫打断了舒尔卡的话:“我们需要你们训练更多的狙击手和迫炮手!”

    看着已经挂断的话筒,舒尔卡有些无奈。

    就在不久前,戈利科夫还不看好舒尔卡这两个只有连级规模的学员班,现在马上又把它们当作宝了。